第4章 喂不熟的白眼狼

  • 顾辰为官攻略
  • 屠狗辈
  • 1477字
  • 2022-03-13 14:38:15

女子看着台阶上的窦玄,弯了眼睛笑:“玄哥哥。”阳光撒了她一身,连笑容都有些烫人。

站在广楼阴影中的窦玄,手还落在夏玉上,纵然一身素衣,依旧没有让他整个人明亮起来。窦玄看着对面的人双眼发直,在顾柔辰的错愕中,他目中尽是揉碎了的悲痛:“囡囡……

“我没有家了。”

“我把我的家分给你一半。”顾柔辰先是错愕,随后微笑了说。

窦玄看着顾柔辰静默良久,终于一步一步走了下来。

顾柔辰怀里抱着沾着泥土的笋宝宝,蹦蹦跳跳的跟在窦玄身后。阳光穿过竹林,细细碎碎的落在两人肩上。窦玄一步一步的走,脚步沉重,顾柔辰蹦蹦跳跳,开心都可以用篮子装满。

“你怎么来了?”窦玄问顾柔辰。

顾柔辰站定脚步,微微敛了笑容:“我和爹爹是来和你们告别的。”

窦玄错愕。

顾柔辰继续说:“我随爹爹去境外任官,平阳县做县守。”

“怎么要走?”窦玄皱眉问。

顾柔辰想到二个人的分别,神情也有些悲伤:“原本好好的,父亲在收到前王校尉的女儿送来的一封信以后,整个人便变得有些奇怪,如今又要走。”

窦玄听到王校尉的名字,想了想说:“可是衷州前检书校尉王孙?”

顾柔辰点点头。

窦玄心中一惊,脸上不动声色:“什么信?”

顾柔辰小心翼翼的看看四周,一把将窦玄拉进竹林中,小心叮嘱:“你不要告诉别人。”

窦玄一双黑沉的眼睛微微漾出些微光,轻轻笑了捏上顾柔辰的脸:“放心。”

“王校尉在信中说窦伯伯残害他全家,逼得他自尽身亡,还说窦伯伯将他的儿子充作皇嗣拥立为王……”说到后来,已经吓得窦玄捂上顾柔辰的嘴。

窦玄看着顾柔辰,严肃的叮嘱:“这些话切莫再教别人知道。”

顾柔辰仰了头,在窦玄板着的脸下,弯了眼睛轻轻的笑。

窦玄先是绷着脸,随后轻叹了一口气,掐上顾柔辰的脸,无奈的说:“你这个女孩子真不省心。”

梓园位于宰尹府西南面,占地比之窦山的随园还要大。随园是仙人匿与山林的幽深,而梓园则是富贵人家堂皇大气。

陈氏喜欢大夏的水芙蓉,整个梓园池塘、游廊、各色亭子占了三分之二,而园子中种植最多的便是水芙蓉。

顾柔辰和窦玄一直走到梓园园子口,远远的,梓园门口的两颗大柳树下,站着两个侍女。侍女们都穿着白罗裙,上面罩着青葱色小衫,头上梳着堕云髻,打扮的比寻常官家的女公子都要精致。

两个丫头见到窦玄带着顾柔辰一同过来,连忙走来阻拦,福了福身子对顾柔辰说:“顾女公子稍等片刻,夫人命我等先将玄公子迎进去。”

顾柔辰看看窦玄略微有些担心,但作为客人也不好多说什么,退开两步,顾柔辰冲窦玄挥着手说:“我在这里等你。”

窦玄看着顾柔辰,跟着两个侍女进入梓园。池塘中开满水芙蓉,池塘两边栽种着飞柳,细长的枝条随着初夏的风,在池塘边飘来飘去。

穿过游廊,绕过花厅,窦玄来到陈氏所在的明华堂,陈氏坐在椅子上端着茶,看到窦玄迈过门走进来,眼睛仿佛是揉不小心吹进眼中的沙粒一般,狠狠眨了两下。

窦玄一掀袍摆,跪在地上磕头行礼:“夫人。”

陈氏:“起身……”话没有说完,看到窦玄额间戴着的白绸,脸色难看起来:“你额间的白绸是何意?”

窦玄面无表情双目直视陈氏,冷冰冰的说:“戴孝。”

陈氏一拍桌子,怒而骂道:“我同你父亲都在世,你长姐明日更是要嫁入乾阳宫为后,你戴谁家的孝?”

“生母。”窦玄掷地有声目色倔强。

“萍儿,去给我把他的绸子摘了!喂不熟的白眼儿狼!”陈氏站起身来,一张脸因为生气皱纹尽现,看向窦玄的目光都带了恨意。

这么多年来,窦玄生母那双既倔强又惹人怜爱的眼睛,一直就是扎在陈氏心中的一根刺,一看到窦玄这根刺,就扎的她心口生疼。

陈氏身边的大侍女萍儿正要上前,屋子里一个大红色的身影走了进来,跪倒,温柔略带急切的声音响起:“娘,女儿真的就非嫁不可吗?”窦蕙看向陈氏,素来柔顺的面容上略带悲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