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来自亲爹的轻视

  • 顾辰为官攻略
  • 屠狗辈
  • 1674字
  • 2022-03-13 14:38:15

相爷里窦家宅院便占了整个里,正门为三个双开扇大红门,两边蹲着一公一母两头虎啸神兽,从东边的公虎啸,到西边的母虎啸两头虎啸之间,距离足有半里,门楣上竖挂着武王钦赐的门匾,上书“官家福邸”以显示窦山作为左宰尹,辅佐了三代夏王的功绩。

正门两边,分别把守着六个穿着青衣短打的青年人,其他府邸把守正门的下人,全都是样貌魁梧威慑力十足的壮汉,只有窦宰尹安排在正门这六个人,最其貌不扬,扔在人堆里转眼便无影无踪。

青灰的墙檐向东西两面延伸过去,渐渐的西面的墙下,一个内穿藏青衣袍,外罩素色衷州暗纹锦大袍的青年公子,缓步走来,头上玉冠垂下的玉充耳,随着他缓慢的动作轻轻摇摆着,只是不知为何,他的额头上用白绸绑了一圈。

天空湛蓝,因为失道,西边的天空长时间出现七色异象。窦玄微微仰头,七色光芒映上他速来峻削冷漠的侧脸,都没有让他的脸色变得柔和,直到他看见把守在正门门口的下人们时,眼中仅有的一点悲痛和温柔都快速的褪去了。

窦玄从窦府门前走过,门前守卫的六个护卫一动不动,权当没有看见窦玄这个公子。

窦玄虽然没有看那些护院,眼色却明显的沉了下来,他大踏步的迈过门槛进入窦府。

“玄公子,您回来了。”刚进门,窦玄的小厮冬青小声的叫了窦玄一声,“宰尹等您许久了。”

窦玄看过去,冬青左边的脸颊上还留着五个指头印。窦玄神色一凝,走过去用扇子柄勾起冬青的脸颊:“夫人打的?”

冬青躲闪着眼神:“是夫人手下的萍儿打的……”顿了顿,冬青的视线停留在窦玄额上的白绸,继续说:“宰尹命您过去寻他。”

窦玄点头,迈步去寻窦山,身后冬青小心翼翼的声音传出来:“玄公子,如今府中有蕙女公子的喜事,您还是将头上的白绸摘了吧。”

窦玄没有任何反应直接迈步离开。

窦山并不和他的夫人陈氏住在一处,而是另辟宰尹府东边的随园,作为窦山日常居住的地方。

走进随园,整个院子的植物看似随意生长,其实都经园艺工精心管理过,园子中亭台楼阁都在茂密的植物中若隐若现。

窦玄一进随园拱门,一抬头,远处竹林摇曳的影子中,一座三丈高的广楼映入眼帘。

广楼是重檐歇山顶,四周没有围墙,仅靠八根大柱撑起整座建筑。建筑四面通风,内挂缦纱,外挂竹帘,以青石为基,夏玉为阶,三百年乌樱木为地板。

乌樱木出自秦国生长缓慢,生有异香,千金难得。秦国官宦人家都未必有窦宰尹这般阔绰,这么大一座广楼的地板都用乌樱木铺就。

窦玄走进广楼,窦山逆光负手站立,窦玄跪下行礼:“父亲。”

窦山转过身来,天生慈眉善目的一张脸,视线落在窦玄低着的头顶上:“你又去哪里厮混了,整日游手好闲,如何教为父放心给你个一官半职!”

窦玄跪在窦山身前,对窦山武断的指责不做辩解,峻削的侧脸紧绷着,似乎可以看到咬牙的痕迹,许久他才缓缓的冲窦山磕头行礼:“父亲教训的是。”

“你从小没有养在为父身边,以至于没有人管教你……”

“娘管教儿子了。”窦山话未说完便被窦玄打断。

窦山微眯着的眼睛微微睁开,错愕从脸上一闪而过,平日沉默少言的窦玄,今日怎么学会顶嘴了?

“罢了,明日你长姐嫁入乾阳宫,你随为父一同去送亲。”窦山说。

窦玄又是一个头磕下去,阳光穿过竹林,剩下些许细碎的金光洒进广楼,光源太小并没有照到窦玄的身上,他整个人陷在阴影里,用了许久的时间才缓缓说:“父亲,娘走了。”

手中捧着书卷的窦山,视线没有从书卷上移开,皱起眉头说:“去哪儿了?”

“死了。”窦玄略带沙哑的声音,在一片风吹竹林的声音中,显得轻飘飘的。

窦山动作一滞,随即想起是谁来,他看着窦玄额上的白绸,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将视线移回书卷上说:“我知道了。”

窦玄起身低头:“儿子告退。”

窦山说:“你母亲在梓园等你……”顿了顿想起陈氏的脾气,窦山难得的提醒,“莫教她看到你头上的白绸,免得又寻你的不是。”

窦玄背着的身子没有动作,他渐渐走出广楼,广楼台阶上,窦玄将手落在夏玉雕成的柱子上,夏玉传来的一些微弱的凉意,让窦玄生生打了一个冷颤。

他抬了头,竹林与东芝树组成的林子中,一座阁楼的飞檐隐隐约约的露出来,铜铃在微风中轻轻摇晃着,发出沉闷的响声,不知是哪里的响动惊起一片飞鸟,细细碎碎的声音中,一个穿着青衫翠绿裙子的女子,抱着竹笋宝宝从竹林中钻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