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选择

  • 顾辰为官攻略
  • 屠狗辈
  • 1561字
  • 2022-03-13 14:38:15

顾柔辰再醒来以后已经是五天以后。

十字街中心沁入地底的血已经被新铺的黄土盖了严实,冷清了两天便又重新热闹起来,不过是死了个把人又不是天塌了。

顾盛是个普通人、是个普通的父亲、也是个普通的文人,所以他死后天上没有下雪也没有任何异象,倒是失道后一直挂在西边天空的七彩异象一如往常的绚丽夺目。

顾柔辰睁开眼,看着眼前青色的床幔,面无表情,耳朵一动她听到屋子的后面似乎有些什么响动。

“咯吱……”客栈的木门被推开,冬青端着一盘子饭食走了进来:“女公子醒了?”

冬青说着在看见顾柔辰的脸时脚步一滞:“女公子,你的眼睛?”说着递给顾柔辰一面铜镜。

顾柔辰低头看过去,她一双眼睛已经满是血色,可能是之前挨板子受了伤眼睛充了血没有散下去。

顾柔不在意,只是看向冬青:“这客栈后面有飞骑”长时间的睡眠让她嗓音沙哑。

冬青走过来捧着杯子喂了顾柔辰些水:“是啊,那些飞骑真闹腾,主人们也不管管。”

顾柔辰没有说话只是睁了眼睛呆呆的望着床顶。

微微叹气,找话题似的继续说:“幸好那几个秦国人要离开了,我们可以安生……”

顾柔辰眼睛一亮扭头看向冬青,视线焦距没有聚在冬青身上,明显是散的。

岭南郡扣给顾盛的罪名就是勾结秦国人贩卖异人,而前不久偏偏有秦国人来到平阳县。这样想着顾柔辰一把扯开身上的棉被就要起身,下身的伤口重新裂开,踉跄两下摔在地上,吓得冬青赶紧来扶她。

“女公子你这是去哪里?”冬青着急问。

顾柔辰耳朵里根本没有听见冬青的话,一双眼睛盯着门口,走不动便拖着身子用两只胳膊在地上向前爬,地板被划出一条蜿蜒的血迹。

冬青站在顾柔辰身后越看越害怕,撒开腿去隔壁寻了窦玄过来。

窦玄一进屋冬青低头退了出去伸手给关上门。

窦玄站在顾柔辰面前伸手要将顾柔辰扶起来:“囡囡,节哀。”

顾柔辰一双眼睛略显呆滞,被窦玄握着的手一缩。

窦玄眸色一痛松开手让顾柔辰将手抽回去,背过身去不看顾柔辰。

顾柔辰慢慢坐起身子坐在地板上,还没有回过神,整个人呆呆的也不愿意同窦玄说话。

“囡囡,你现在已经死了,这门你是出不得的,再忍忍,过些日子我们回安阳都。”窦玄鲜少有说这么多话的时候。

昏黄的阳光透过窗照在顾柔辰身上,她看着身前被阳光投下的阴影伸出手细细的摩挲着,嘴里慢慢的说:“那我以后岂不是见不得人了。”

窦玄一顿:“也不是。”

顾柔辰听了低着头轻轻地笑出声来。

窦玄回过身去一把将顾柔辰揽住:“囡囡,待回到安阳都你换个名字我们便成亲。”

顾柔辰抬起头看着窦玄弯了眼睛:“换个名字成亲?”

窦玄说:“是。”

顾柔辰看着窦玄笑着问:“那,那个时候我还是我吗?”

窦玄看着顾柔辰眸色认真:“是!不论发生什么事你都是囡囡。”

顾柔辰迎头看向窦玄,问出了一个问题:“你此番来平阳到底为了什么?”

窦玄听言慢慢直起身子,或许是窗外昏黄的阳光令他不舒服,他后退了两步站在阴影里,宽大的袍袖垂下他负手站立至顾柔辰面前:“我之前说过,是为了鉴才试。”

“初到平阳第一晚你让马夫在客栈查的是什么?”

“我爹出事后你又去了哪里?”

“岭南郡郡守将我爹这个案子办得这么狠,人杀的慢了都害怕夜长梦多,那更应该生怕牢房看的不严跑了人,可你来带我走却走得轻而易举,监牢丢了人这么久都没有传出大动静。”顾柔辰连续几个问题不带喘息的全都丢到窦玄面前。

“牢房没有人逃跑。”窦玄避开其他问题,只是单单说了这么一句话。

顾柔辰不可思议的看向窦玄:“你找了替罪羊?”

窦玄将视线挪开了些重新陷入沉默。

顾柔辰想要问替罪羊是谁,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起窦玄探监时为他们把风的温山,话到嘴边几次都没敢说出来,指尖微微打颤:“自愿的?”

“对结果来说没有差别。”窦玄不会对顾柔辰撒谎,所以对于那些棘手的问题他只会避开。

顾柔辰心渐渐沉下去,再重新看窦玄,顾柔辰觉得自己仿佛又将这个人重新认识了一遍,准确的说这十余年来她第一次认识窦玄。

“囡囡,别这么看着我。你想要活别人就要死。”窦玄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