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我求你,救救我爹!

  • 顾辰为官攻略
  • 屠狗辈
  • 1787字
  • 2022-03-13 14:38:15

顾柔辰听了看向温山,因为背着光一双眼睛显得分外黝黑。

“我打听了下,他和张平张家似乎有来往……”

顾柔辰一直看着温山,渐渐的,刚才脸上冷漠的笑意退去,露出些真诚的感激来,在这种境地下难得还有人肯同她说些真话。

这一顿板子,将顾柔辰彻底打了个清醒。且不论顾盛这几年在安阳都如何,来到平阳县以来,顾盛因为异人势弱时常维护异人,且还将平阳几家大户得罪了个干净。谁都知道境外资源多土地肥沃,金银矿众多,最初能来境外置办家业的人家,哪个背后没有盘根错节的势力?顾盛当官这么些年,朋友都没有交下几个,又贸贸然来到平阳还不肯与当地势力妥协,有眼前这一难实属正常。

“谢谢!”顾柔辰口齿不清,满头汗珠子将脸颊冲刷了个干净,但她还是挣扎的想要给温山行礼。

温山在牢房外面看着顾柔辰,一脸不忍却又不知道怎么办,他想到白天听到的关于顾盛的消息,更是仿佛一块热油糕含在嘴里,吐了不行,不吐也不行。

顾柔辰看得出温山的坐立不安:“说吧,现在没什么是我不能听的了。”

温山顿了顿,咬牙:“顾县守看到女公子的样子,立刻便招了。孙郡守判了顾县守及侍女连同女公子在内十三人……明日斩首……”这么着急动手分明是怕夜长梦多。

顾柔辰目眦尽裂一口血喷了出来。

顾盛总说为官者首先应当为心,做好人才能做好官,那怎么大夏的官员都跟中了失道前那群妖畜的毒一般丧心病狂?

身躺砧板任人宰割,顾柔辰从来没有这么恨过!

晚上窦玄带着冬青在温山的带领下进入牢房。

顾柔辰伤势严重,发着高烧却睁大眼睛不肯昏过去,一双带着血水的眼睛瞪着牢房门口,她的耳朵因为今天板子砸的重,有些听不清声音,窦玄和冬青走到她面前她都没有感觉出来。

冬青看着趴在地上血肉模糊的顾柔辰,一捂眼睛首先哭出来,一边哭一边跪到顾柔辰身边,想要为顾柔辰医治伤口,却又无从下手,只是颤抖着手哭的使劲儿。

顾柔辰顾不上自己,只是费力仰了脖子,对站在她前面,俯视着她表情复杂的窦玄说:“玄哥哥。你从前在宰尹邸对我说的话还作数吗?”

窦玄犹豫了下:“作数。”

顾柔辰费力爬了两下,用带血的手抓住窦玄的袍脚说:“我求你!求你救救我爹!”说到这里,顾柔辰眼角终于又滚落了泪水。

窦玄看着顾柔辰眸色一动,匿过痛色,终于蹲下身来,让自己的视线高度与顾柔辰的视线高度近了些:“囡囡,我此番来是来带你走。”

顾柔辰一听,嘴角的笑容来不及扬起,又连忙问:“我爹也会一起走是……”话没有说完被窦玄打断:“囡囡!”窦玄声音骤然拔高。“顾伯父是主犯,这个通融不了。”声音又落下。

顾柔辰着急:“可我爹是被冤枉的!”

“伯父已经招了!”

“你爹是宰尹!这个案子可以重新审!”顾柔辰满怀希望的看着窦玄,直到窦玄又慢慢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她渐渐松开抓着窦玄的袍脚,给他的衣服上留下两个清晰的血印子。

顾柔辰扬起嘴笑起来,她不再费力仰着头迎着窦玄的视线,阿秀总说她一派天真轻易相信人,她是天真却不是没有长脑子。

“女公子,顾县守公子救不了,但是公子可以救你啊,你和我们走吧!”冬青小心的看了窦玄一眼,原本不敢多说什么,但是他看着身边已经凄惨的无法形容的顾柔辰,擦着眼泪说着。

顾柔辰轻笑一声:“我同我爹本是一体,哪有任由老父去死,女儿独自逃生的。”她这话说的分外轻柔,仿佛一片飞羽被大风卷起后,轻飘飘的落在地上。

一直在外面把守着的温山,听到窦玄可以带顾柔辰走,终于忍不住走出来:“女公子走吧!你只要活着就还有机会!”

顾柔辰看着温山视线温和,她轻轻摇摇头,然后将头枕在手臂上,已然什么都不听了。

窦玄的视线落在顾柔辰血肉模糊的下半身,又快速的躲开,这样要人命的痛楚,偏偏顾柔辰可以忍住一声都不吭,他沉着脸背过身去冲什么人命令着:“背上她带走!”房梁上跃下两人,身量矮小样貌普通,仔细看了就会发现,这两人是窦宰尹官邸负责看守大门的那六人中的其中两个。

顾柔辰听见窦玄的话,正要说什么,被房梁上跃下的二人中一个名叫窦青的下人一手刀劈晕了,扛在肩上带走。一直沉默居多的窦玄看着那人的动作,顿了顿说:“轻一点。她疼。”

冬青看着顾柔辰被带走,抹抹眼泪笑了跟在窦玄身后准备离开。

另一个负责善后的下人窦红,将视线落在不远处一直盯着外面的温山身上,窦玄眼色一沉点点头离开了。

牢房的烛火灭了又亮,顾柔辰被带走后,原本空下来的牢房里,重新趴着血肉模糊的一个人。不论是窦玄还是现在躺在县官邸安心睡觉的孙郡守,都没人觉得一个失去父亲孤苦无依的小姑娘,能翻起什么大浪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