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受刑

  • 顾辰为官攻略
  • 屠狗辈
  • 1608字
  • 2022-03-13 14:38:15

第二天一早,县官邸的更鸟还没有鸣叫,顾柔辰已经被不远处牢房的铁链声惊动。紧接着没多久,顾柔辰看到两个隶属岭南郡的虞候公人,将手按在左手的刀柄上,示意两个县武士给顾柔辰开门。

顾柔辰整理整理衣衫站起身来。两个虞候公人相互对视一眼,带着顾柔辰离开牢房。

顾柔辰随着两人一路走着,越走越熟悉,直到穿过明辨门来到明辨堂下,岭南郡郡守身穿玄色绣着红鹇的官服,头戴梁冠,一张脸黑的仿佛地下鬼邸的青面鬼王。外面每到审案时总会打开的褐色的明辨门,今日关的严实,今日怕是当堂打死人也惊动不了门外趴着的鸟。

顾柔辰仔细留意着四周,一到地方便被两个虞候带上大堂,一把按倒在地上跪着。

这倒也新鲜,从前她都是躲在堂后的那个,今天倒好,也终于正大光明的站在了堂上。

顾柔辰挣扎着站起:“不知孙郡守何意?”

孙郡守坐在顾柔辰她爹从前坐的位置上,一拍桌子:“罪臣之女,快如实向本官禀来,顾盛是如何勾结秦人私自贩卖我国异人的?”

顾柔辰不卑不亢:“不知是什么人含血喷人,小女还请孙郡守明察还我爹爹一个清白。”

孙郡守歪了身子,手边一沓公文轻轻摔在手前,扭了头,向身边白发长须的公文吏笑着说:“呦,不承认?”

顾柔辰还正要说什么,只见孙郡守指着两边的一队虞候说:“把门看严实了……”顾柔辰睁大眼睛,心中不安越来越强,眼前的情况明显不符合章法,看来这群人是不和他们讲道理了。

孙郡守又指挥着另外一队虞候,将平阳县负责审案的县武士换下。他冲顾柔辰笑着说:“打!打到把他爹怎么勾结秦国人的事交代的一清二楚。”

一旁的公文吏弯了腰,一边恭敬的请示孙郡守,一边不怀好意的看着脸色发白的顾柔辰:“若是死了呢?”

孙郡守不在乎的挥挥手:“死了正好,说是弱女子胆小畏罪自尽了,直接办成铁案。”说完晃悠着大袖子走下座位离开。离开时看到明辨堂墙上,青玉雕的长宽两丈的明辨上仙站在东海潮头的雕像,冷笑一声:现在是失道,失道期间神仙有个屁用?

岭南郡郡守走了两步,似乎想到什么,又转回来交代两声:“顾盛不是疼女儿吗?你们见打的差不多了,把顾盛提出来让他看看,不用废话就问他招不招。”

顾柔辰堂下听着孙郡守无耻的言语,气的浑身发抖,不顾身份,脱下脚下绣鞋冲着孙郡守的脸便摔了过去:“无耻之尤!”

这次不用孙郡守说话,那个和孙郡守沆瀣一气的公文吏站出来,指了顾柔辰说:“看着做什么?打啊!狠狠的打!”

这孙郡守本事没多少废话却是多,见顾柔辰用绣鞋丢他,还走到已经被虞候按倒上板子的顾柔辰面前说:“你怨我做什么?只能怪你们自己得罪了大人物而不自知……”剩下的话顾柔辰还没有听清,就被铺天盖地的疼痛将全部的意识夺走。

孙郡守的人下手丝毫不掺水分,两尺厚板子比顾柔辰的腰都粗,由两个壮汉各执一板子,轮流砸在顾柔辰身上。仅两板子下去,顾柔辰已经耳朵嗡嗡作响,再听不到什么东西,只觉得天旋地转众,众人的面孔在眼前扭曲着,仿佛失道前占据境外动不动喷吐着瘴气的妖物。

不知过了多久,顾柔辰被下身剧烈的疼痛疼醒,她睁开眼,眼神发蒙似是没有彻底醒过来。

又不知过了多久,她拖着手臂费力的想要撑起上身,仅动了两下,身上的疼痛便让她想要放声吼叫!摔东西!骂人!但她只是咬了牙趴在地上,一双眼睛沁了血一般的红,冷的吓人。

“女公子……”温山的声音自头顶响起。

顾柔辰费力抬头去看了,温山一个大汉双眼通红不敢看她,顾柔辰笑了,一张嘴便是一口的血腥味儿,舌头都被她咬烂了:“如何?”

温山说:“人都去寻了,李少君公子说是很早以前便不知所踪了……”

李少君游历七国来去无踪,顾柔辰平日知道,那时候觉得李少君逍遥自在,如今停在耳中却觉得刺耳,怕不知道早知道顾家危难,早早躲了置身事外吧。顾柔辰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窦公子倒是住在了十字街的一家酒楼,我见到了,他说是今日会来看女公子,你放心我会帮忙……”温山继续说。

顾柔辰点头听到这个消息,也并没有觉得高兴多少。

温山看着顾柔辰的笑容,只觉得心惊。他犹豫着最后咬咬牙说:“女公子,我觉得你要当心那个窦公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