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最恶是人心

  • 顾辰为官攻略
  • 屠狗辈
  • 1719字
  • 2022-03-13 14:38:15

上游监工的窦玄,听到消息赶快赶了回来,没过一会顾盛带着验尸官也到了。

一队县武士快速的将人群分开,将尸体放到架起来铺了稻草的高台上。

窦玄跟在顾盛身后,一眼看到对面的顾柔辰皱起眉头,要叫了人将顾柔辰送回去,被顾盛阻止:“让她留下,帮着一起动手。”

窦玄一脸错愕。

对面的顾柔辰听了,习以为常站出身来,将食盒递给窦玄,冲窦玄笑笑扭头,站在验尸官身边挽起袖子。

几个目睹了男人死亡过程的人,站在顾盛身边说明着情况:“宁峰平日里身体都很好,今日和其他人打完河桩刚上岸,便一头栽倒了再也没有醒来。”

顾盛坐在椅子上皱着眉听着,时不时还有验尸官高声响报验尸发现的声音,他身后的窦玄却什么都没有听见去。

窦玄看着顾柔辰一双手,在死去男人身上大穴摸着,然后一双平日里白皙纤细的手拿起利刃,眼睛都不眨将死者的肚子打开,探看里面有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他忍住喉头间的不适,看着手中刚才顾柔辰递给他亲手做的饭菜,默默放到了离自己两尺远的大石上。

顾柔辰帮着验尸官忙了两个时辰,最后的结果非其他,是猝死,具体详细的记录都记在了验尸簿上,尸体随后也送去了平阳县的往生寺安置。

县里死了人,还是个由县官邸招募负责临河河工的异人,众人的心情都很沉重。李少君也早早的离开了县官邸。

顾盛做主,由县里拨了重金抚恤死者家人,异人族长带着死者家属来领钱时,安慰顾盛:“顾县守,你的好意我们明白,这是意外不怪你。”

傍晚,日暮黄昏,窦玄因为河工死了人,为了防止意外,干脆住在了河边,饭桌上仅有顾柔辰和顾盛两人。纵然顾盛看惯生死,可还是皱着眉头不能轻易释怀。

顾柔辰为顾盛夹了饭菜:“爹,这只是意外。”

顾盛点点头:“希望如此。”终于捧起了饭碗,动了筷子。

吃过饭后,顾柔辰推开房门准备离去,一开门,看到屋前几棵东芝树枯黄的叶子落了一地,顾柔辰一怔,她身后传来顾盛感叹的声音:

“已经是深秋了啊。”

随后半个月,顾柔辰一直呆在县官邸,刻着她刻了小两个月的木雕。

“女公子,玄公子有一阵子没回来了吧?”阿秀替顾柔辰关上迎着窦玄房屋门打开的窗户,对顾柔辰说。关窗户时冷风进了阿秀的眼,引得阿秀眼圈一阵发红。

顾柔辰放下手中刻刀,抬起脸:“是,有些日子了。”

阿秀体贴的说:“奴替女公子备些饭菜,让你送去河边吧。”

顾柔辰点点头,抬了头冲阿秀笑:“谢谢阿秀。”近些日子,顾盛脸色不好,忙的脚不点地,她有心帮忙却被顾盛拒绝,不敢给顾盛添乱,只好将自己关在后宅,都快忘记有些日子没见窦玄了。

阿秀反常的摸摸顾柔辰的脸,柔声交代:“女公子太单纯容易被人骗,以后若是出去了,千万记得防人之心不可无。”

顾柔辰微怔随机点头笑:“阿秀你怎么了。”

阿秀起身,慢慢走出去门边,回首取笑顾柔辰:“还不是因为你平日笨手笨脚,连个木雕都做不好。”

顾柔辰看着手边惨不忍睹的木雕,默默捂了脸。

顾柔辰拎了食盒往河边走,从前一条走了无数遍的路越走越陌生,原本在河边做工的异人们,今天一个都没有看到。沿路还有一些认识她的百姓,看到她出现没有从前的笑意,反倒一个个交头接耳指指点点。

顾柔辰原本微笑的一张脸,越走越冷,她在路边请了一位老者,重新扬起笑容低声询问:“敢问老者,这里负责河工的异人呢?”

老者看着顾柔辰怪异的笑了一下:“这事我怎么知道,你需得问你爹啊,看他都把异人们卖去哪里了。”

顾柔辰脸上的笑容挂下,她冷冷的说:“我敬你为老者,可你这人怎么含血喷人!”藏在袖子下的手指微微颤抖。

老者重新看看顾柔辰,不耐烦的说:“县里负责河工的异人接二连三的出事,往生寺的尸体又在一夜之间失踪,县里都传遍了,你爹勾结秦国人,将异人迷晕了再说是死了,然后将异人私自贩卖给秦国人!……”

越往后听顾柔辰越生气,抓着食盒的手恨不得抽上眼前人的脸,扯烂他的嘴,她咬着牙,硬生生忍着继续问:“那负责河工的窦玄公子呢?”

“那谁知道,或许看势头不对早跑了吧。”老者说完再懒的理顾柔辰,扭身背起地上的竹筐离开。

顾柔辰拎着食盒站在原地,从头凉到脚,带着水汽的冷风一吹,周身遍体生寒,扒在她后背的汗珠子都仿佛被冻成了冰珠子,咬咬牙,拎着食盒转身往县官邸跑。不知怎么的,顾柔辰一边往回跑,眼睛里一边往出涌泪水,擦都来不及擦。

怪不得她爹怎么这几日脚不着地……

怪不得她爹怎么这几天不让她随意出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