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穿秋裤

  • 顾辰为官攻略
  • 屠狗辈
  • 1529字
  • 2022-03-13 14:38:15

十月底,秋天最后的一丝热乎气儿似乎被失道前还趴在这里吞云吐雾的大妖怪风牲吸走了,空气里全是冷飕飕的阴湿。

顾柔辰不用她爹再三叮嘱,主动从她卧具下面的大木箱子中,翻出一条用羊绒织成的暖裤穿上。虽然这东西不好看,但是总比冷着两条腿,直打颤要好很多。

翻出暖裤,顾柔辰看了眼,这两天因为不断刻残而塞在箱子里的木头屑和雕刻的一塌糊涂的木头,摇了摇头,哎,这种手工活太难了,不适合她这种活蹦乱跳的官家女公子。

窦玄来到平阳,不久就被顾盛安排了负责异人族修筑临河河工的工作。

一天十六个时辰,窦玄有十五个时辰在河边,得亏这个季节水流不大,不然一准儿将窦玄冲回安阳都。顾柔辰手里拎着要给窦玄送去的饭菜,心里默默抱怨。

“诶呀!”顾柔辰脑袋一疼,抬了眼睛,看向身边刚打了她一扇子的李少君。

李少君用手扇指了地面笑着说:“小友,仔细脚下路!”

“自己的路要自己走好,每踏出任何一步都是收不回来的。”李少君这人,一把年纪了,顶着一张年轻人的脸倒也能唬唬人,只是认识的久了,便会在他身上发现一种强烈的神神叨叨的劲儿,比如此刻。

顾柔辰低头,看见好大一坨浅绿色的粪便挡在脚下,李少君没有说话,顾柔辰却看着李少君问出来:“秦国的飞骑怎么来了平阳?”

李少君哦了一声,似笑非笑的说:“你怎么知道是秦国来的飞骑?”

顾柔辰看了眼李少君,也不嫌脏,蹲下打量了这坨粪便许久后,才小心的绕开:“环境的不同。秦国人土地发涩,长出的植物韧性足纤维粗重,秦国的飞骑吃惯秦国的草食,排泄出的粪便,不似我们大夏吃着大夏植物的飞骑排泄出的粪便细腻,而且隐隐会有苦涩的味道。”

顾柔辰皱起眉头,一个地区人群简单则会好管理很多,相反,人员成分越复杂,社会混乱的可能性也会增加,这意味这她爹爹在平阳会更辛苦。顾柔辰对于来到平阳县的秦国人没有丝毫好感。

“你这女娃娃知道的不少。”李少君站在顾柔辰身边,还是刚才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如果不是因为李少君的岁数太老,顾柔辰一定给李少君一个白眼:“都是爹爹教的。”

李少君双手环胸,一柄手扇在指头尖转来转去,扇子柄上的青色流苏晃得顾柔辰眼花缭乱的:“他教你这些做什么?”

顾柔辰手里拎着窦玄的饭食,怕耽搁的久了凉透了,加快了脚步,头也不回的说:“那有什么,我爹爹连验尸、验妖这种事情都教过我。”顾盛初到境外,别人只当他好好的京官被贬到了平阳县,捧高踩低。县里人员不足,顾盛撸起袖子身兼数职,把自己当几个人的使唤。顾柔辰心疼她爹主动揽了验尸官、验妖的工作来做。

顾柔辰一心向前,没有看见不远处人群密集处,有些人以一种不寻常的方式凑在一起,声音嘈杂。李少君看着不远处的动静,啪的合上手扇,一直微笑着的脸上变得面无表情。

“死了?真的死了!!!”有人惊呼的声音传出,凑在一起的人堆儿突然仿佛炸开一般。

顾柔辰睁大眼睛,心头涌上不好的感觉。这里是平阳县异人族负责的临河河工段,这段河工最初是由顾盛负责,窦玄来了以后,顾盛发现窦玄很有才华,便将河工的事情交给了窦玄。

顾柔辰挤进人群,扒开人群冲进去,只见人群中,一个身穿青衣短打的年轻男人躺在地上生死不明。顾柔辰先是松了口气,可松了半拉心又提起来了,将指肚探上男人的脖子,又听了心跳顾柔辰的心越沉越深。

“女公子,如何?”身边一个身穿褐色布衣的老者,颤抖着声音问。

顾柔辰不敢看老者的眼睛,捂了脸退出人群外面,眼前是茫茫河水,耳边已经是众人齐齐的哭声。

一贯善笑多话的李少君,此刻也只是站在顾柔辰身边,在秋日河边带着水汽的冷风中,扬着手扇,那手扇扬起的冷风也沁进了顾柔辰心底。

每一个异人原本都是普通人,从来都是因为发生某种事情激发出自身的能力,才意识到自己是异人。大夏从来没有异人一族,只是后来异人逐渐势弱,有些异人便逐渐凑在一起形成了族落,大家身世相仿,连痛苦都感同身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