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少年呼啸山林
  • 绝世武尊
  • 玄念一
  • 3014字
  • 2022-05-17 12:47:03

是日,石林。

这是一片鲜有人迹的林子,林深不知处,怪石嶙峋……

突兀地,林深处显出一个瘦小的影子,是人影!

呼呼呼!!

人影穿梭在林子中,其疾如风,身后还伴有其他动静!

唿嗤!!!

是猛虎!

这是一头无比雄壮的石虎,其不同于正常老虎的斑斓纹路,全身灰白如被风沙侵蚀过的灰石,石虎之名源于如此,它在追前方的人影。

前方的人影跑跑停停,不一会儿来到了片空地,空地跫然足音,有斑驳血骨残留,这里是凶兽捕食的地点,是人类的禁绝处!

人影驻足于此,灼眼日照下,相貌清晰可见,其五官明朗,目光有神,只皮肤暗沉,看上去不太健康……竟是个少年郎!

少年郎约莫十四五岁的年纪,不修边幅,穿着简陋,麻布衣裤,手中紧握着把打磨得发亮的石刃,看着实在叫人焦心!

吼~

石虎如期而至,它低吼着,硕大的眼珠转动,无处不散发着极度凶险的气息!它的身躯至少要比五个魁梧大汉加起来还要壮实,相比之下,眼前的少年郎大概只有其一只爪子的分量,勉强够塞牙缝……

“陪你玩耍了这些天,今天也该有个结果了。”

少年郎并未因此露怯,确切的说,他看向这头石虎的眼神反而有些兴奋!那是捕食者的兴奋,石虎就是他捕食的对象。

原来,他不是故意跑跑停停的,他就是要把石虎引到这里,这是他这些日子以来每天都要做的事……如果你仔细的去观察,会发现石虎身上有不少道被割伤的痕迹,那些伤痕被沙石覆盖,尽管看不真切,可依然能分辨是人为伤口!

这片林子只有少年郎一人,他一人,与这头石虎斗了好些日子。

唬~唬~

石虎已有智化的迹象,它认得眼前的少年郎,它很愤怒,本该是百兽之王的它之所以能在这片林子生存,是因为它得到了进化,在这个世界,没有进化的只有人类,可偏偏是这样的人类,这几天竟耍得它团团转!

它迫切的想撕碎眼前的少年郎,再连骨头带血的吞进肚子,但此时此刻却不敢轻举妄动……因为眼前的少年郎不是一般的人类。

在这个凶兽纵横的世界,人类表体虽然没有得到进化,但内里却打通了另一种道路!此道,为飞升之路,其始于两千多年以前,第一个肉身成圣者的诞生,

四方大陆尊为天人,从此天地大变,人终胜天,堪武道造化,下通九幽,上达碧落。在这之后,每三百年必出一武道至圣,先圣们为天下厘定了一条前往通天大道的境界线,从普通人到武者,从武者到武道至圣,共分为九境五大界。

一境初识,打破人体极限,拳可开山裂石,抖一抖腿地三颤。

二境入形,必先淬体练神,从外功入内力,久而久之返自然。

三境通念,可叹物使念力,通晓万物之形,万物皆可化己用。

此三境达到,便算是登堂入室的武者了,在大多数地方,都能被奉为座上宾。

而再后面的六大境界,常人难以想象,有些人刻苦修炼了一辈子,也难以达到第二境界,更别说触及凌驾于九境之上的五大界……这是一个武道至上的世界,眼前的少年郎,便达到了一境初识,将将摸到淬体入形的门槛!

“来吧!”

不容多说,少年郎沉定许久,终于不再迟疑!他大喝了一声,跺了跺脚,石林坚硬的地面颤了颤,霎时沙石飞溅,气势顿发!

嚎!

石虎嚎叫了,恐怖的声波振聋发聩,直震碎了飞溅的沙石!此乃石虎特有的虎贲吼,一吼何止大地抖三抖,方圆半公里的林子齐刷作响……虎啸山林!

少年郎没受影响,初识境的力量在他看似瘦小的体内蕴生出了无法以肉眼识别的体魄,他魄力十足,踏地而起,飞身扑向发吼的石虎!

嗤!啦!

石刃在石虎沙石般的身上划出了新的伤痕,触目惊心!少年郎的飞扑是猛烈而疾,虎贲吼不能阻止他的进攻,反而使得石虎的身形有些停滞!

少年郎一击得手并未恋战,他飞快后掠准备酝酿下一击,这些日子以来他都是这么做的,面对这样的石虎,想要一击必杀非入形不可……

嗷!

石虎吃痛,再猛的猛兽受了伤都会感到疼痛,石虎也不例外,但它没有后退,它只又大声嗷叫了一嗓子,声波升级,恐怖的声浪响遏行云!

少年郎脸色微变,喉咙滚烫,血液在翻涌!这一波声浪的力量,不是初识武者能够轻易承受的,但他仍咬紧牙关,死死盯住了眼前的石虎!

轰!

石虎进步动作,拖着壮实可怕的躯体朝少年郎奔了过来!

隆隆!!

犹如数辆马车并行掠过的动静,沉重而有力,可以想象,若是被这样的躯体撞击,不死也得残!

少年郎目光灼热,眸中闪过一抹决绝!以往的几天,面对石虎这样的攻击他只能躲开,可今天,他好像不打算躲开了!

他尽可能的沉住双腿,暗自蓄力,持着石刃的手隐隐在颤抖,却不知是在害怕还是由于石虎冲撞过来产生的震荡造成,总之,他未做规避!

“啊!!!”

撕心裂肺的呐喊,伴随着血液激荡,这是多少日子以来少年内心强烈的渴望,他渴望走出这片山林,渴望走出强者的道路,他不要像周边乡镇那些武者守着这个破地方还沾沾自喜,他想要出去见一见这世界,他要见天地!

见天地前,必先见生死……

噗!嗤!!

当这一声响传出,连带着石刃破碎,有血飞荡,掺杂骨片,各种说不上来是什么物质的渣滓如散花般绽放,石林空地绽放出了一朵硕大的血花……

嶙峋怪石,血渍遍布!

这片只见沙石枯木走兽残存的石林,开出了从未有过的‘血花’。

少年处在‘血花’中,浑身是血,分不清哪些是他的,哪些是石虎的,他的表情有些茫然,茫然的看着身旁呜呼的石虎,石虎雄壮的后背插着石刃!

石刃已经破碎了,但却是穿透了石虎的胸膛才碎掉的,这是少年花了许多年打磨的特质石刃,只为杀死眼前的石虎诞生,今天,它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成功了么……我成功了!”

茫然了好一会儿,少年喃喃自语道,说道最后,他已是泪流满面,热泪中有热血,没有人明白,他为这一刻付出了多少……

林深不知处,有虎啸山林,少年如虎,更胜虎。

此时,已近黄昏,不知不觉,日薄西山,罕有人至的石林深处,不时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少年深呼吸了几口气,抹了把脸,目光坚定!

他用了最快的时间清理倒下的石虎,从皮囊到内脏甚至是每一根骨头都收集了起来,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石虎的内丹,一颗浑圆滚烫的黄色内丹。

少年小心翼翼的捧着石虎内丹,眼神灼热而颤抖,他仿佛还能感受到石虎强壮有力的心跳,他的心跟着跳动,有了这颗内丹,他便能跳出这里了吧?

临夜,石村。

这是位于苍莽群山跟石林中间的一个小村庄,村庄人丁稀少,总共就几十户百来人,拥有的设施十分简陋,将将够人们安稳生活……

“这不是陌小子吗!咋这么晚才回来?你又跑出去瞎晃荡了?!”

村口,一名粗糙大汉本蹲在村庄入口看守,蓦然看到迎面走过来一少年郎,不由地起身瞪眼道:“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仗着自己如此年少就达到了初识境便成天在外面浪!村长可是想把你当成以后村子的有力者来培养的!你要是在外面有什么三长两短,村里不就白养你了!”

陌小子正是少年郎,也就是石林杀虎的少年。

少年是被村里领养的,据说是村长在外面采药草时发现小溪旁有个被遗弃的婴儿,便想也没想的带回了村庄,本想作为村庄添丁,没曾想这个婴儿跟别人不同,打小不哭不闹,渐渐长大了也不说话,时间长了,有人说莫不是个傻子吧!

于是乎,村里的人们真的把少年郎当成傻子了,并起了个谐音姓,姓陌,没有名字,村里人从此也慢慢不待见他了。

培养?如果睡在跟猪圈无异的屋子,自打记事起,每次集体干活出力最多,分的饭菜却都最少,从不跟人起矛盾,只因不爱说话而受人排挤到现在也算培养,那这种培养,少年郎还真不想要!

“我知道了。”

少年陌默不作声了许久,直到门前的粗糙大汉没给好脸色的训完了他,他才丢下这句话,往自己的住所走去。

一间破到不能再破的屋子,用来遮风挡雨都够呛,相比附近的房屋,这的确就只能算猪圈……他是想过好好修缮的,可每次他从外面带来修缮的材料,总被其他人用各种理由拿去作为村里用,后来他就没想过修整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