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医院
  • 都市最强幸运儿
  • 林统帅
  • 5039字
  • 2022-01-11 18:29:43

“这是哪?”

林秉文看着自己身上穿着的病号服,陷入了沉思,我好像住院了,好像是被车撞的吧……。

该死,记忆怎么那么模糊。

“太好了,哥哥醒了,妈,哥哥醒了。”

看着眼前泪汪汪的少女,林秉文心里一痛,他的妹妹宁沅沅是他最在乎的人之一,若龙有逆鳞,那林秉文在乎的人恐怕就是逆鳞吧。

“小文!!老天爷保佑,还好你没事,要不然你让娘怎么对得起你爸啊。”

“妈,没事,我身体倍棒,马上去上学都不是问题。”

“哥,你就别逞能了,我请假帮你复习,你就好好在医院休养吧。”

宁沅沅可是一个学霸明明才高二,却已经开始学习高三的课程了,相比之下林秉文的中等水平变得不值一提,而且宁沅虽然和他是亲兄妹,可却胜似亲兄妹。

“小文,先不说学习的事情了,你想吃什么,妈给你去买。”

“不用了妈,我还不饿。”

“咕~”

林秉文的肚子里传来一阵不和谐的声音。

“唉,小文,妈现在做保姆,陈先生一家都对我不错,给的工资也不少,这一顿饭钱还是有的,你就不用瞎操心了。”

“真的不用了妈,我吃个苹果就好。”

说罢林秉文就将手伸向桌上的水果篮子,旁边的宁沅沅却脸色古怪。

林秉文也注意到了宁沅沅的脸色不对劲,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伸向苹果的手停滞不前,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小文,这是你大姐送来的。”

“当年的那件事也不全怪你大姐……”

“妈,不用说了。”

林秉文一脸阴沉的说道“父亲就是因为林曼曼才……才……。”

林曼曼是林秉文的亲姐姐,可因为林曼曼的任性,在林秉文十五岁的时候,姐姐和父亲发生了争吵,姐姐就直接横穿马路,父亲紧跟上去却被撞倒,一命呜呼。

“妈,让我静静好吗?”

“好,你慢慢养伤情绪不要太过激动,妈去给你买碗面吃。”

林秉文看着缓缓走出门外的母亲,不禁有些怀念以前的生活一家人在一起多好啊。

“沅沅,你去陪一下妈。”

旁边一直站着的乖乖女听罢,却一脸的忧虑。

“哥,其实曼曼姐她来找过我,她说她得了癌症,想在见你一面,她就在楼上的五一六房。”

“妈知道吗?”

“不知道。”

房间里在次陷入沉默。

“这件事还是不要让妈知道为好。”

“嗯。”

林秉文躺了下去,他现在的心情很复杂,他需要静静。

“那我先去陪妈了,哥,你好好休息。”

林秉文没有说话其实以前他和姐姐的关系是很好的,可自从发生那件事情以后他和姐姐的关系就日渐下滑,直到姐姐自己出去打拼就在没有联系过了。

“少年,你想拥有力量吗?”

“什么鬼?!”

林秉文突然惊恐地望向四周,为什么我会听见一个人说话,但周围明明没有人。

“别找了我就在你的脑子里,我可以调整你的身体素质,让你拥有超乎常人的体质和自愈力,不然你以为你被车撞了以后还能安然无恙?要不是我你早就死了。”

难怪我对被车撞了的事情没有多少记忆,等等你能操控我的身体?!

“别想太多我就相当于一个系统,你也可以理解为外挂老爷爷之类的。”

“那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脑子里?”

林秉文从不相信什么天上会无缘无故的掉下一张饼还正好砸中他,他也不相信他会是什么主角,他深知自己不是那块料。

“别太灰心了对自己有信心点,乾坤未定你我皆是主角。”

“那你有没有治疗癌症的办法?”

林秉文心里经过刚才的事件才发现他好像对大姐,还是有点思念的,而且大姐虽然没有回过家,但每个月都会寄钱过来。

而且当年的事情肯定有问题他也想问个究竟,所以他才会有此提问,虽然他也没有抱有多大的希望,毕竟癌症可是蓝星上的几大最难病症之一。

“没有办法。”

“果然……”

林秉文嘴角扯出一丝苦笑,他本就没有抱有多大希望。

“我是没有办法,但是……你有。”

“我有?!”

这搞得林秉文是一脸懵,我有这么强的吗?我怎么不知道。

“我可以帮你觉醒血脉,上古之初,有无数拥有大气运之人,开启了属于他们的时代,科技、古武、符纹数不胜数。”

“无数个时代?在我们蓝星之前真的还有其它文明?”

蓝星现如今公之于众的只有那几千年的历史,更深的历史无从考证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文明?哈哈哈,井底蛙怎知宇宙星空的浩瀚,当年我华夏文明巅峰之时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哪怕是亿万个高级文明也只配作为陪衬。”

那么强的吗?林秉文感觉到了惊讶,那为什么我华夏历史记载其它国家皆想攻占我华夏,是我们的先辈付出了生命才守护住了我华夏国土。

“这就是近千年的历史吗,要不是我华夏要镇守山海异兽,岂能论到他们放肆!”

“那你是谁?”

说了那么多,林秉文更加好奇他的身份了,能知道那么多他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护城卫,编号1314。”

护城卫?护卫都那么历害的吗。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守护的城叫景琛城现在叫蓝星。”

你是蓝星的守护神?!

“这……一下子知道了那么多东西你让我缓缓。”

“算了,先回归正题,你说给我开启血脉是什么意思?”

“就是给你开一个小挂,不过给你开完之后我得沉睡一会儿。”

刚得到一个挂现在又要开一个小挂,林秉文都不禁杯疑自己难道真是主角?

“对了那我该叫你什么,总不能叫你编号吧。”

“呃……”

“你不会没有名字吧。”

“那以后你就叫日月昨样?”

林秉文突然说道他倒是觉得这个名字不错。

“日月?这个名字倒还不错,配得上我的身份,好了我现在就为你开启血脉在此之前先给你一样东西。”

话落,林秉文只觉得眼前散发着一阵耀眼的光芒,一株长相奇怪的植物就出现在了眼前。

看形状有点像像灵芝,但整体的颜色,却好似有红光流转。

“这是阳灵芝,好东西可以/你能不能再变点其它的东西来吃,肚子正饿着呢,这么小的东西可不够吃,不过当饭前甜点倒绰绰有余。”

一股燥热的气息突然扑面而来。

“好热,怎么突然这么热,这现意儿冬天吃了,岂不是都能省点儿空调钱了。”

真不该说是脑洞有点大么,现在想的居然是这个。

“现在凝神静气,跟我一起默念基础心法,我念一遍你跟着念一遍。”

“潜心修上古,可渡劫渡难……”

林秉文立马跟着默念了起来,身上燥热的气是一逐渐化作一股暖流,流问他的全身。

“上古血脉激发完毕了,我也该沉睡会儿了……”

林秉文此时只感觉,体内有一股强大的神秘力量和一些零零散散的碎片?

“什么东西?”

一念至此那些碎忽然一动,林秉文的面前便出现了一道影像。

一群身穿铠甲的士兵,气势滔天,而前方则是一只只身高具大的怪兽。

很快前方的将士一声怒吼道:“为保陛下的千秋大业,诸位可敢随吾一起争战到死。”

“战!战!战!”

望着眼前似铁塔般的大汉和一群士兵们的气势如虹。

“血与撕杀才是我的浪漫啊。”

又一晃眼前的景象消失,林秉文的脸上写满了遗憾,他其实从小就有一个行侠仗义的梦,可却一直没有实现。

“有了现在这份机遇,以后实现梦想也并非不可能,等日月醒了我得好好问问他这个地方在那。”

林秉文下了床,他的身体本来在刚刚的治愈下也早就好了。

“咔”

原来是买早餐的林母回来了,三目相对,等等三个人……

“呀!”

糟了没穿裤子,林秉文立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一会儿就将裤子穿上了。

“哥……,好了没?”

看着宁沅沅,招着眼睛的双手却清晰可见的能看见留着一条缝盯着他看。

“呃,穿好了。”

“哦……”

放下了双手的宁沅沅,满脸的遗憾,怎么那么快呀。

望着失望的宁沅沅,林秉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个丫头自从知道她不是他的亲妹妹以后,竟然天天吵着要嫁给他,可在林秉文眼里她永远是那个天真无邪的妹妹。

“小文,你怎么那么不听话呀,快去躺着你这要是万一落下个病根可怎么办。”

“妈,不用了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

“妈这辈子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听妈的话把这碗面吃了。”

最终奈不过林母的强势,林秉文便乘乘的躺在了床上,端着面吃了起来。

“妈,您先回去吧,我在这帮哥哥预习。”

“好、好、好,沅沅你赶紧帮你哥好好学习,可不能让他的成绩在下降了。”

一说到成绩,林母连忙给林秉文和宁沅沅让出了足够的空间。

看到林母在一出去的身影,宁沅沅乘巧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邪魅的笑容。

“哥哥,我……们……来……好……好……学习吧。”

拖这么长的音,林秉文听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沅沅,咱能好好说话不。”

“呀,好了,好了,不逗你了。”

眼前的宁沅沅要不是面相上没有什么其它的变化,林秉文都可能觉得她是不是被夺舍了。

毕竟这人设反差也太大了吧。

“现在妈已经被我支开了,我们可以去找大姐了。”

“呃,好。”

看着眼前的丫头,林秉文总觉得等会,不会有什么猫腻吧。

“别想这么多了,快走吧。”

林秉文带着怀疑的态度还是站起了身。

“你去过姐姐哪儿?还是她跟你说了什么。”

“哎呀,到了你就知道了。”

“不过,总不能空着手去吧。”

“快点,磨磨唧唧。”

宁沅沅拉着林手天文的便飞奔出了门外。

这丫头什么时候力气那么大了,正当林秉文思索之际他们就已经到了楼上。

“哥,我们到了前面就是五一六房,大姐就在哪。”

只见五一六房门口站着两名男子,手上好像还拿着刀!至于为什么说好像,因为是用布条裹着的只能依据形状来判断。

这两个人好像很不一般,林秉文觉醒了血脉以后就发现他能感知道别人身上的气息,所以自从宁沅沅出去一躺如他爸觉得那儿不对劲。

与此同时,门外的两个人也注意了过来,这两个人都穿的一身黑衣,身形虽然看不出很彪悍,但林秉文思毫不敢小瞧。

“不愧是大姐头的弟弟,好纯的血脉。”

血脉?大姐头?看来了精越来越有意思了,我倒想看看她在玩什么花样。

林秉文眼神微眯,开口道:“我能进去了吗?”

“进来吧。”

从里面传出来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快点吧,别让大姐和姐夫等急了。”

姐夫?林秉文本来已经准备好的气势空然全然消失,剩下的便是无尽的疑惑。

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先是得知了姐姐得了癌症,又是到了一个类似于系统一样的东西,现在又好像貌似多了一个姐夫?

满怀着疑惑的走了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右眼有一道疤痕且穿着红色皮夹克的男人,旁边还有一个身材火辣皮肤嫩白的女人正躺在床上脸色憔悴。

“好久不见了,弟弟,没想到第一次出场就是这个场面啊。”

旁边的红夹克男子却突然说道:“曼曼把你弟弟交给我,他也许是蓝星未来的希望。”

“啪。”

只见林曼曼拿出一个酒瓶子就朝着夹克男的头上呼了过去。

“王草,你要是敢让小文去加入你的队伍,老娘跟你没完,已经把小沅牵扯了进来现在竟然还想对小文下手,你别以为,你为了老娘丢了一条肢膊我就不敢跟你动手,咳、咳、咳……”

“姐,你没事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曼曼躺上床之前还不忘瞪王草一眼。

旁边的王草对此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只是一赤裸裸地望着林秉文。

“姐夫,难道……你想姐弟通吃??!”

没等林秉文先发出疑问,宁沅沅倒是先发出了惊呼声,引得外面站着的两人也望向了屋内。

没想到老大的味口这么大,不愧是老大,喜欢这种调调。

林秉文听此,急忙退了两步。

“我告诉你,我可不是随便的人啊,你在这样我可就要动手了哦。”

王草听此眼睛中放出精芒说道,“这样如何,你与我比试一番,你接我三招,你赢了,我就告话诉你宁沅沅父母的消息,可你要是输了就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宁沅沅的父母?好,我答应你。”

听到是在于宁沅沅父母的消息,林秉文二话不说就答了下来,宁沅沅应该想她的父母吧。

可宁沅沅却显得兴致缺缺,林秉文却丝毫没有注意,胆大心细的林秉文却注意到了。

“你小子什么都好就是像王草这个家伙一样,两个钢铁直男。”

“对了姐,你还没有说身体是怎么回事。”

“放心,没什么癌症,只不过是怕你不来随便说的而已。”

说着,林曼曼瞟了王草一眼。

“伤口是我姑姑打的,你如果想为你姐打回来我随时欢迎。”

“看来跟你打一架是必然的呢。”

林秉文满脸的兴奋与期待,终于可以来一次疼疼快快的战斗了。

王草嘴角微微上扬。

“能撑过我三招在说吧。”

“跟我走,去地下室,小二、小三守住门口发现行为不轨者,就地抓捕。”

“噗呲。”

刚刚还有点闷闷不乐的宁沅沅空熊出了声。

“哈哈哈,太好玩了,一个小二、一个小三。”

“不行了要笑岔气了,哈……”

“大哥您下次能不能叫名字叫编号也行啊。”

外边的西住黑衣大哥也是满脸的无奈,他们的大哥什么都好就是为人性子太直了,不会拐弯。

“这样叫比较方便。”

言罢,王草带着林秉文就往地下室走,宁沅沅却也尾随了上去。

“小沅,你去陪一下姐姐,顺便帮我问一问当年的事,还有爸爸的骨灰在哪儿。”

不错,当年林秉文的父亲,是举行的火葬,这也是林曼曼的主张,林母也没有反对。

但是今天随着这些神秘力量的出现和老姐的表现,他有个猜测,也许他的父亲没有死西当年的车祸也许就是一个假象,至于到底是因为什么还得从老姐那里得知。

“不要,我现在可比你厉害多了,你要是快被姐夫打死了,我还能救你一命。”

“话说,小沅你为什么要叫这个姐夫。”

听到宁沅沅的话语,林秉文突然发现了问题。

“你和我姐到底又是什么关系,还有老姐说他身上的伤是你姑姑打的,又是怎么回事?”

“唉,你可真是个天然呆、大猪头,刚刚听了那么久的谈话你就一点也没有了解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