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天才

大周,庸州,安阳城。

清晨的微风拂面,让人觉得神轻气爽。

几缕阳光透过云层映射入这片宁静的小镇。

没有城市的喧嚣纷扰,没有漫天的尘土,也没有污染的空气。

“爽!”

人生在世就得一个字!

江寒缓缓舒展身体,慵懒的倚靠在木质躺椅上,观赏着身侧不远处的不知道名为何的花草。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个月了。

前世的他只是一个无所事事整日宅在家里的小宅男。

没有吞吐天地的雄心壮志也没有什么远大志向。

一心只想着安安稳稳的苟活这一世。

结果在家吃泡面烧个水居然触电了。

“无妄之灾啊,老天你为何要这么对我!”

所幸他并没有死,反而来到了一个极为类似古代时期的世界。

被他占据身体的‘幸运儿’同样叫做江寒,并且与他之前的模样也是一模一样。

这个江寒比他要混的好得多了,他爹是安阳城现任城主江云峰,而他自己更是安阳城第一的大天才。

整个安阳城无论是年轻一辈还是老一辈见到他,都不得不竖起大拇指夸上他几句。

“少爷!少爷,不好了!”

忽然庭院外传来一阵惊慌的呼喊声。

一名护卫模样的青年男子从外面跑了进来,神色慌张。

“小李啊,你也老大不小,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的,”被打搅了安宁,江寒心中颇为不满,瞪了对方一眼,口中说道:“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的。”

“少爷,张府的张远世公子跑来门口说要向您挑战。”李四口中喘着粗气说道。

“张远世?”

江寒微微皱眉,心中沉吟一番并没有关于对方的印象。

“谁啊?我不认识。”

李四说道:“张远世的天阳城张府的大公子,号称是天阳城年轻一辈的最强者。”

“少爷现在张公子就在门口,您要不出去见见?”李四接着说道。

“不见,就说我闭关修炼了,”江寒摇了摇头,说道。

这是一个武道盛行的世界,闭关修炼这种事情在武者之间是常有的事。

“呃......好吧,”李四迟疑了片刻,点了点头马上跑了出去。

“挑战?闹呢?”江寒撇撇嘴,前世的自己就是粗心大意湿水插电线才触电死的。

难得上天有好生之德,让自己再活一世,怎么的也不能辜负上天的美意,自己以后的每一步必须得精打细算的来,不能有一丢丢的意外。

挑战虽说只是切磋,但习武之人刀来剑往难免出现些许意外,前世的武侠小说和电视剧里因为切磋误杀的人可还不少。

“轰!”

突然,一阵喧闹的脚步声其后便是一声巨响。

一只粗壮的大腿踏入庭院内。

进来的是一个身材颇为壮硕的年轻人,一身锦绣华服一看便是出生大富大贵之家。

“张少爷,我家少爷正在闭关,您不能打扰......”

李四的声音从后面缓缓传来。

“闭关?我看未必吧?”华服男子便是张远世,他一眼便看到躺在躺椅上的江寒,言语间颇为不屑的道。

“......”

李四看了一眼立马闭上了嘴。

“李四啊,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还真让本少爷失望。”

慢慢的起身,江寒随手拿起一颗身旁果盘中的类似葡萄的水果,随手丢向张远世。

“张公子大驾光临,原来是客,请你吃个水果。”

张远世手掌一抖,甩开果子,目光迥然的盯着他,“久闻江寒公子是安阳城第一天才,今日一见,我倒是有点失望。”

“失望好!”

“失望好啊!”

“那便烦请张公子返回天阳城吧。”

江寒立即顺着对方的话接着说道。

“莫非你看不起我?”张远世眼角微眯,一手抓向腰间的配刀。

“这倒是没有,”江寒摇头,“只是第一眼见到张公子便已惊为天人,阁下面容英俊,身躯魁梧有力,身具浩然之气,在下只觉感觉得到一口英气扑面而来,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要刚拜下风。”

“你......”

“在我看来,如张公子这般人物将来必然的宗师有成,威震大周,江湖之上无人能顾与你争锋。”

未等张远世继续开口,江寒便抢先开口,语气激昂蓬勃有力,而后语气一转,“想来张公子是不会想要欺负我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吧?”

一席话如同醍醐灌顶,张远世还未表态,李四以及城主府内的侍卫们纷纷目光呆滞,三观尽毁。

堂堂安阳城第一天才,御灵境界的武道高手居然说自己的文弱书生?

在他们的印象中的江寒本应是高冷孤傲的,此时怎么变了一番模样。

“你莫非就想凭借三言两语将我劝退?”张远世淡声道。

此时他的声音已经不如先前那般饱含战意。

“在下才疏学浅,武道一途更是远不及兄台,我看不如你我结拜为兄弟,相互交流促进感情,将来兄台你成就宗师之日,我也能过占得一丝光辉!”

江寒声情并茂,做出一副希冀的模样看向对方。

“他日我也可以说上一句,吾兄张远世有宗师之姿!”

“......”

张远世沉吟片刻,收起了拔刀的手臂,神色颇有些不好意思。

江兄居然这般高看自己,而自己居然想要和他动手,这般想法,简直是天地不容。

他思虑了一下,拱手道:“难得江兄如此抬爱,只是结拜之事事关重大,今日是张某唐突了,告辞!”

“张兄实力之强堪称我庸州年轻一代第一人,在下实在敬佩不已。”江寒拱手回礼。

“呼。”

看着张远世离去的背影已经消失在视线内,江寒长吁一口气,挥了挥手让众人退下。

“少爷,您这口才真好,依小人看城东巷口的那说书先生也远远及不上您的一半,”作为江寒的贴身护卫,李四并没有立马离去,恭维道:“小的马上下去派人宣扬,公子才智过人,光靠支言片语便能够退去强敌,这样公子的名声肯定会大涨。”

“宣扬个屁!”江寒回身一脚轻轻踢了踢李四,没好气的道:“这种名声我可不要,麻烦。”

“可是......”

“知道我最后为什么要说那句话吗?”江寒停顿了片刻,说道:“我就是要认输,让别人知道张远世打败了我,这样以后有人来挑战都会去找他,而不会来找我了。”

李四挠了挠头,有些不太明白,“那公子您的名声?”

“名声?管什么用?能当饭吃?”

“那小人先行告退。”李四心中想不通,低头行了一礼,便缓缓退去。

“等等!”

江寒突然出声喊住他。

“少爷有何吩咐?”李四问道。

“派人宣扬出去,就说张远世打败了江寒,他才是第一天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