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什么不起?

“我、我先回学校了。”

夏稚快步离开店铺。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会觉得这张振刀卡的套路有些似曾相识了。

魔法少女卡的技能不也是打掉对方的武器吗?

原来,顾辞就是魔法少女卡的制卡师……

夏稚没有听顾辞解释。

不是因为生气,而是觉得好尴尬。

顾辞是骗了她没错,可那也是因为她先跟顾辞吐槽,然后顾辞才和她一块吐槽的。

结果,和自己一块吐槽的人,竟是被吐槽的人本人……

三室一厅有人要吗?

刚抠出来的。

小胖子和夏稚在门口擦肩而过。

“咦,我们学校的?”

夏稚低着头,小胖子没看清脸,只能认出夏稚身上的校服。

不过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魔法少女卡在期末考试上威风凛凛,大杀四方。

期间碰到了好几张同为二阶的召唤卡,但没一个顶得住魔法少女一套连招。

火球冰锥土墙也干掉了不少对手。

被他打败的同学都骂骂咧咧的,可小胖子知道,这群家伙嘴上说着阴险狡诈不讲武德,背地里却肯定会有人想办法找到这些星卡的来路,然后自己也买上几张。

他不就是这么过来的么?

打不过就加入嘛,不丢人。

毕竟,一名战卡师有多强,80%取决于手里的卡有多强。

另外20%是天赋。

有些人天生反应就快,动作敏捷,比一般人更适合打架。

就像那个名为夏稚的女生。

魔法少女都差点栽在她手上。

小胖子在战斗方面的天赋其实也不差,只不过不像夏稚那样顶尖。

他非常清楚,自己能拿到期末考试的第一,纯粹是仗着星卡厉害。

所以他准备继续仗着星卡厉害。

嗯,再多来点魔法少女卡。

直接整个女团出来。

“这是钱!”

小胖子这回十分豪气的刷了4万块。

8张。

顾辞还以为夏稚是生气跑了,本想吐槽两句。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但看到收银机上的数字。

算了。

顾辞觉得,这事儿也不能怪人家小胖子。

人家只是来定制卡牌的,有错吗?

没有错。

一年有365天,一天有24个小时。

这都能撞上,只能说运气不好,和别人没啥关系。

“什么时候要?”顾辞问。

“不急。”小胖子嘿嘿笑道,“只要赶在五十天后的考试之前都行,先保证星卡的质量。”

“考试?”

顾辞疑惑,“你们学校不是刚考过吗?”

“不一样不一样,这回是星澜学府的特招考试。”

星澜学府,世界名列前茅的星卡大学之一,条件极好。

资源上,星澜学府和星卡师协会合作紧密,缺什么都不会缺卡。

生活上,星澜学府的食堂顿顿有肉,宿舍还全是单人间。

但相应的,星澜学府对学生的要求也非常高。

“校长说我们这个小镇总共只有五个特招名额,我一定要争取到一个。”

小胖子握紧拳头道。

顾辞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你加油,星卡的质量不用担心,会比上次买的还好。”

小胖子和雷猛手里的魔法少女学徒,都是他在二阶认证考核上做的。

第一次是怕星力不够用,攻击到了极限后便只做了10点血量。

第二次是懒,想着反正考核随便过,没必要搞得那么麻烦,所以也只做了10点。

可如今他还指着高质量的星卡增加星力,哪怕小胖子不说,他也会把魔法少女学徒的攻击和体质都给拉满。

“那我先去吃饭,下午还有课,星卡就拜托老板了!”

“嗯,慢走。”

顾辞看着小胖子的背影,一脸若有所思。

“你不会也想去星澜学府吧?”

星舞奇怪的道,莫非这家伙想通了,知道上进了?

顾辞翻了个白眼。

“我去学府干嘛?当个大龄插班生吗?”

“你要真想也不是不行,我可以给你想想办法。”

“拉倒,我只是在想要不要帮他一把。”

顾辞其实不太看好小胖子。

如果特招考试提前到期末考试之前,他或许能够如愿以偿。

但现在,不论是魔法少女还是火球冰锥等法术卡,效果都已经被很多人知道。

想出奇制胜是不太可能了,小胖子只能凭借卡牌本身在数值上的优势去打倒对方。

只打个几场的话还好说,但要一路杀进小镇前五……

说实话很难。

“特招还早,你这会有空不如先想想该怎么跟夏稚解释。”

星舞语气里颇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让你骚,让你骗人家女孩子,翻车了吧?

顾辞:……

对哦,夏稚的事还没解决。

“你也加油!”

星舞鼓励道,接着飞起来,落到顾辞身后墙壁上的装饰画框上。

这位置不错,适合吃瓜看戏。

最好再来几张能量卡……

话说,反正这家伙都已经知道了,自己是不是可以直接拿箱子里的新卡来用了?

……

时间一晃而过。

傍晚7点。

夏稚来到店里,手上提着一个小袋子。

“来啦,快坐,这是剩下的三张星卡,你看看满不满意。”

顾辞脸上洋溢着热情的笑容,对中午发生的事情只字不提。

能混过去最好,实在混不过去也没关系。

他已经想好了说辞。

“生活不易,我只是想多接点单子挣钱过日子罢了。”

“一个小小的二阶制卡师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你看,我制的卡也不差吧?这样不挺好的么。”

“你买到了自己满意的星卡,我也能吃上几顿自己想吃的大餐,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只要少女问,他就这么说。

但事情的发展和他想象中完全不同。

少女轻轻咬着嘴唇看了他半天,然后低下脑袋。

“昨天在食堂的事……对不起。”

顾辞:?

星舞:??

什么不起?

“我不应该在背后说你坏话,不应该说你丑,更不应该诅咒你找不到老婆。”

夏稚声若细蚊,偷瞄着顾辞,“其实你是个非常厉害的制卡师,不仅不丑,还很帅,人也很好,以后绝对不会找不到老婆……”

顾辞:……

虽然你说的都是实话,但为什么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这是我平常最喜欢吃一家烤鸭,给,希望你能接受我的道歉。”

夏稚还低着脑袋,抬起手把袋子递到顾辞面前。

“我吃过了……”

“吃过也没关系,可以当宵夜。”

“……好吧,谢谢。”

夏稚见顾辞收下烤鸭,才抬起头。

“没生气了吧?”

“没有。”就没生过气,只是生平第一次感到脑子不太够用而已。

“那我们现在算不算朋友?”夏稚眼巴巴地问道。

朋友?

顾辞想起中午和夏稚握过手了,便点点头:“算是吧。”

“既然是朋友,便不能称呼你为顾老板了,不然和陌生人有什么区别呢?”

夏稚有理有据地说道:“以后我就叫你顾辞哥吧。”

咔擦。

有能量卡碎掉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