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现在退赛还来得及

“不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一个普通攻击可以打出56000点伤害?”

“我不李姐。”

“一拳可以打死5个我。”

“顾辞是想拿硬汉的金牌啊!”

“硬汉我懂,可是这未免也太硬了点吧?”

一拳56000,谁顶得住?

女选手的五张星卡幻化成人形。

是五个非常漂亮可爱的女孩子。

少女乐队!

主唱依靠歌声BUFF并治疗队友。

键盘少女打控制。

吉他少女和贝斯少女是远程。

架子鼓少女是近战。

该有的基本都有了。

综合战斗能力十分全面。

但缺点也很明显。

太过平均。

没有任何显著突出的地方。

光头佬上去就是一拳。

目标是带着鸭舌帽,打扮最酷的贝斯少女。

主唱赶紧给同伴套了个盾。

贝斯少女自己也使用了护盾技能。

可是没用。

“嘭!”

【56000】

盾破,人飞。

另外两名少女反应迅速。

趁着光头佬的平A空档打出了一套控制+突进的组合连招。

顾辞的女牧师瞬间接了一个净化。

同时,战士飞身上前,举起盾牌替光头佬挡下了架子鼓少女一槌。

【-5000】

光头佬反身又是一拳。

【56000】

架子鼓少女卒。

这时候,吉他少女蓄力完毕,弹出一个巨大的音符。

女牧师给光头佬上了个减伤,光头佬直接就莽了上去。

【-5000】

把比自己人都大的音符撞的四分五裂,来到吉他少女脸上。

再一拳。

【56000】

短短半分钟不到。

一个女团就被打到只剩下了主唱和键盘手。

观众A于心不忍:“少女们太可怜了。”

观众B也一脸心疼:“女选手也好可怜,抽谁不好,偏偏抽到了顾辞。”

观众C:“等会,女选手人呢?”

众人望向高台,却没发现女选手的人影。

观众A:“难道提前离场认输了?”

观众B:“可能叭,毕竟她的对手太强,挣扎都没必要挣扎。”

其实女选手还没走。

她此刻正蹲着身子,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她好害怕这光头佬冲到高台上,给自己也来上一拳。

早知道顾辞猛成这样,她就不跟顾辞打了。

我辣么可爱的少女乐队呜呜呜……

“哔哔哔——”

十秒过后,主裁判一声哨响,结束了这场惨烈的战斗。

余下的选手们互相看了一眼,在心中默默祈祷着。

如果自己能够进入下一轮,千万千万不要碰上顾辞……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除了顾辞自己之外,在场唯一能理解这个数字的,只有裁判组。

因为他们看过顾辞的卡牌。

【一拳小超人】

类型:召唤卡,人族

等级:6

品质:传说

攻击:7000

体质:10000

天赋①:没有如果(攻击时有100%概率造成双倍伤害)

天赋②:没有感情(无法使用技能,但普通攻击伤害翻倍)

天赋③:没有头发

技能(划掉)

介绍:我秃了,也变强了。

单体伤害真的非常变态。

不吃任何BUFF的情况下,一拳都能打出28000的数字。

普通六阶召唤卡,碰一下就没了。

不过,也不是没有针对的办法。

【一拳小超人】的体质只有10000,可以叠个易伤,然后用法术卡秒掉。

没有技能,意味着他比一般的召唤卡更怕控制。

所以单卡强度并没有真正达到1打10的地步。

少女乐团之所以被打得那么惨,是因为顾辞用其他四张卡,把【一拳小超人】的缺点都弥补上了。

卡组赛,没办法。

考验的不就是星卡与星卡之间的搭配吗?

主裁判检查过制卡师们的星卡,对其他选手的卡组也有印象。

除非顾辞故意放水,否则没人打得过他。

陆贝贝如果把传说龙卡之外的四张卡都换成控制,或许还有点机会。

但比赛上显然不可能这么做。

制作卡组的时候,首先要考虑的就是卡组本身的泛用性。

何况决斗之前,谁也不知道谁的卡组具体长什么样,更不知道自己会和谁打。

想针对都针对不了。

不出意外,顾辞必然会晋级到半决赛。

唯一的区别只在于谁运气不好,被顾辞给淘汰了。

一个小时后。

第一轮PK结束。

16名制卡师,还得打两轮。

顾辞又抽到了一名女选手。

五拳。

一拳都不多。

一分钟结束战斗。

第三轮。

顾辞再一次抽到了一位女选手。

这也是打到现在,唯一还没被淘汰的女制卡师了。

解锁成就:少女杀手。

五拳之后,顾辞成功拿下晋级名额。

另外三个晋级的人分别是莫德伍德、上一届的某个金牌制卡师,还有陆贝贝。

挺过了今天,陆贝贝觉得自己又行了。

但很快,他意识到一个问题。

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单卡赛和卡组赛都好说,即便和顾辞对上,他也……

嗯,反正不怕!

只是,明天的即时制卡对决,应该怎么打?

陆猫猫认真想了想:“少爷,你想听听我的建议吗?”

陆贝贝:“你说。”

陆猫猫:“现在退赛还来得及。”

陆贝贝:“……”

开什么玩笑!

他是谁?

陆贝贝,史诗级制卡率高达30%的天才!

怎么可能说退赛就退赛?

至少也得跟协会打声招呼不是?

陆贝贝当场摸出手机,给某理事发了条短信:“二叔,明天的比赛我不去了,你懂的。”

二叔理事:“明白,你好好休息,尽量争取一下单卡赛和卡组赛的冠军。”

劝都没劝一句。

在昨天晚上,协会便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专门讨论了一下即时制卡对决的事情。

这项比赛的规则,对顾辞而言太过有利。

说得再直白点,在即时制卡对决中,顾辞=无敌。

哪怕四五个人一起上,都不一定打得过他一个。

要改规则吗?

当然不。

天大的优势,也是顾辞依靠自己的能力得来的,规则不可能改。

何况星东方制卡师大赛,本身还是他们国家自己的比赛。

怎么搞,自然是由星卡师协会说了算。

改规则这个事,压根都没人提。

紧急会议的目的也不在于此,而是在于如何让比赛多一些观赏性。

于是严永宽提议道:“要不我们让顾辞1打7吧?”

陆贝贝的二叔思索道:“可以是可以,但7个会不会有点太多了?”

贾理事道:“严部长你和顾辞熟,要不问问他,看他怎么说?”

严永宽拿出手机。

假装和顾辞发短信。

实际上刷起了花边新闻。

没啥好问的。

因为这个提议,本身就是顾辞让他帮忙说给协会听的。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