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我从未见过如此光芒万丈之人!

听了一会杜比音效的哼哼哈嘿。

顾辞觉得有点无聊。

不是他感兴趣的剧情。

差评。

开启录制,取下耳机。

顾辞悄悄上线,准备窥一波屏。

结果刚登上去,便听到一连串的“滴滴滴滴……”

手机差点GG。

一个陌生的头像疯狂闪动。

他被纸鸢拉进了一个小群。

黑猫道人等人都在@他。

@最多的是潇洒剑客。

平均每两句话就有一个18岁清纯男大学生。

潇洒剑客:“@18岁清纯男大学生,大哥大哥大哥,快康康我,有没有觉得引星剑和我特别有缘?”

潇洒剑:“它是一把剑,我也是一把剑!”

潇洒剑:“它用起来很潇洒,我用起来也很潇洒!”

纸鸢:“¿”

黑猫道人:“¿”

孤傲的野狼:“¿”

潇洒剑:“@18岁清纯男大学生,大哥你把它卖给我还非常划算,等于是损失一把剑,收获两把剑。”

潇洒剑:“从今往后,潇洒剑就是大哥的剑,大哥所指之处,即是我潇洒剑剑锋所向!”

潇洒剑:“就算让我去单挑大星卡师,我也绝对眉头都不皱一下!”

纸鸢:“保险买了没?”

黑猫道人:“受益人记得填我。”

孤傲的野狼:“也加我一个。”

18岁清纯男大学生:“也加我一个。”

潇洒剑卧槽一声,瞬间发出一个猫猫撒娇:“大哥你来啦。”

纸鸢:“yue,恶心心。”

黑猫道人:“yue,恶心心。”

18岁清纯男大学生:“把名字改回去吧,蛮不习惯的……还有语气。”

潇洒剑客:“好的,大哥。”

18岁清纯男大学生:“有一个问题。”

潇洒剑客:“大哥请讲。”

18岁清纯男大学生:“你六阶了吗?”

一般的武器卡,只会在使用的时候消耗星力。

而【引星剑】,却会在使用过程中持续消耗星力。

五阶的星卡师,即便勉强召唤出引星剑,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更别说潇洒剑客好像才四阶。

如果把【引星剑】当做一把普通的近战长剑来用呢?

可以,但没有意义。

废掉两个效果的【引星剑】,甚至还不如一些史诗级长剑卡好使。

潇洒剑客:“大哥你放心,虽然我现在才四阶,但很快就不是了!”

潇洒剑客发了个语气激昂的语音条。

“等大赛结束,我会以最快的速度抵达星宫杀怪练级,不到六阶誓不罢休!

我将扛一麻袋红药,一麻袋蓝药,永不休息,生死于斯!

我是星宫黑暗中的利剑,营地里的守卫,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

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星宫,当夜如此,夜夜皆然!”

餐厅里。

正在给纸鸢等人点餐的服务生小手一抖。

笔都吓掉了。

她看着眼前突然热血偾张的男人。

有句我爱你不知当讲不当讲。

纸鸢用肩膀碰了碰黑猫道人:“喂喂,这人谁啊?你认识吗?”

黑猫道人表情木然:“不认识。”

孤傲的野狼:“可能是看我们这桌有空位,过来坐着等人吧。”

说完,冲服务生小姐姐露出一个笑容:“来,我们继续。”

感受到周围众多异样的目光,纸鸢和黑猫道人默默低下头戳手机。

纸鸢:“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跟潇洒剑客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了!”

黑猫道人:“救命,我有种要被看熔化了的感觉……”

顾辞好像明白了什么:“你们几个现在在一块儿?”

潇洒剑客刚要说是,就在船上……

纸鸢:“咳咳!”

潇洒剑客立马闭麦。

还是打字好,发出去之前会自动过过脑子。

他们昨晚就商量好了,在大赛结束之前,不去打扰顾辞。

先让大哥专心把奖杯和金牌都拿到手再说。

潇洒剑客:“我们最近都没事,就约着玩一玩,顺便一起看大哥比赛。”

顾辞:“好看吗?”

潇洒剑客福至心灵:“好看!我从未见过像大哥一样光芒万丈之人!”

然后顶了一下孤傲的野狼。

孤傲的野狼:“臣附议!”

黑猫道人:“臣附议!”

纸鸢:“臣附议!”

顾辞就喜欢跟这种诚实的人打交道:“行,卡我给你留着。”

潇洒剑客愣了愣。

这就答应了?

反应过来后。

“呼!”

一个小拳拳打在空气上。

潇洒剑客压抑着自己激动的小心脏:“大哥,你开个价!”

不管多少,他都要把这张剑卡拿下来!

钱不够没关系,他长得不错。

顾辞:“价格嘛……你上一句话说的什么来着?”

潇洒剑客:“我从未见过像大哥一样光芒万丈之人!!”

顾辞:“啊?”

潇洒剑客:“我从未见过像大哥一样光芒万丈之人(破音)!!!”

顾辞:“好,送你了,到六阶来找我拿卡。”

星舞憋不住了。

“你好虚荣!”

顾辞摊了摊手:“没办法,谁让该夸我的人没夸我呢?”

正好训练到中场休息的夏稚发来短信。

是一张他御笔制卡时的照片,外加一句话。

“顾辞哥哥yyds!!”

顾辞:“你看。”

星舞:“我不看。”

顾辞:“那我让夏稚多夸夸我,还没听够呢……”

星舞“啪”一下落到顾辞手机屏幕上。

顾辞:?

“干嘛?”

“……你很帅。”

顾辞:“嗯?你刚说什么?太小声了,我没听到。”

星舞咬了咬牙。

一不做二不休。

夸就夸吧,反正这家伙又看不到自己脸红。

“我说,你今天真的很帅!!”星舞闭上眼睛大声道。

顾辞满意的点点头:“这就对了嘛。”

星舞光速切换话题:“会长的钱你不收我能理解,他的钱为什么也不收?”

顾辞:“因为我要的是人啊。”

尽管传说级星卡对他而言不算什么珍贵的东西。

尽管这张卡也确实是帮潇洒剑客做的。

但是。

不会真有人以为他顾大师的卡有那么好拿吧?

潇洒剑客现在正和纸鸢等人在一起。

这一张卡,可以同时影响到四个人。

到时要过来,多半也是四个人一起过来。

顾辞便会亲自告诉他们。

星传说,是一家来了就不想走的星卡专卖店(×)。

星传说,是一家来了就走不掉的星卡专卖店(√)。

星舞:“万一他们偷偷的跑呢?你拦得住?”

顾辞问道:“那你觉得你跟他们比,是他们厉害,还是你更厉害?”

星舞撇了撇嘴:“一刀砍不死他们就算我输好吧。”

“那不就对了,反正也不厉害,他们真想跑,就让他们跑呗。”

顾辞柔声道:“我有你就够了。”

星舞:“……”

被突如其来的温柔砸到脑子,宕了会机。

“我先休息了!”

然后一下从手机屏幕上蹦起来,钻回了卡套。

顾辞轻笑。

是吧,连你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又何况是他们呢?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