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浪费可耻

星协论坛上。

顾辞的热度已经高到了全吧都是顾辞的地步。

一页二十个帖子,有十九个都在聊顾辞。

剩下一个在问东方神鸽号开到哪儿了,防卫严不严,他想翻船上去看顾辞比赛。

其实官网是有直播的。

只不过少了现场的激情和热烈罢了。

但有弹幕可以互动,观看体验也还不错。

沙雕网友们就是一边看着直播,一边发弹幕,一边在论坛水贴。

顾辞制卡时站那一动不动的样子,被拍了个侧颜的近距离特写,顶到了第一条。

「呜呜呜我老公好帅!」某女性网友留言道。

当然帅了!

也不看看是谁的人。

星舞骄傲的给她点了个赞。

点完又发现不对。

“什么叫你老公好帅?”

(▼皿▼#)

立马取消点赞,回了个愤怒表情:“那是我老公,你别乱喊!”

现实中唯唯诺诺,网络上重拳出击!

此时。

展示完【引星剑】的顾辞,依旧提前退场了。

一出来,耳边的嘈杂便退去了一半。

顾辞长舒一口气。

身体仿佛都轻盈了许多。

星舞见顾辞朝自己走来,慌忙收起手机。

顾辞好笑道:“看什么东西遮遮掩掩的?”

星舞镇定道:“没什么,随便逛了逛论坛。”

顾辞“噢”了一声:“论坛上应该都是关于我的话题吧?”

星舞点点头:“是的,全是你。”

顾辞眨眨眼:“那星舞大人觉得我刚刚的表现怎么样?”

星舞轻哼:“还行吧,不差。”

顾辞故作失望的叹了口气:“只是不差啊,我还以为能得到星舞大人的夸奖呢。”

“你好好说话。”星舞才不吃他这套,又问:“你到底还有多少花样没使出来?”

顾辞:“制卡的话暂时就这些了,不过我其他方面的花样挺多的,要不咱俩试……”

“呸!”

星舞啐道:“试你个鬼!”

两人说话间。

拐角处。

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探出了头。

锃亮的脑袋在阳光下折射出强者的光芒。

“这回没牵手了吧?”

严永宽反复确认了三遍。

然后整了整衣领,咳嗽两声,大大方方走向顾辞两人。

顾辞笑着打了个招呼:“严部长。”

星舞就看着严永宽,没说话。

严永宽立马道:“我是来拿卡的,拿完就走!”

星舞哼哼。

顾辞将昨晚抽空制作的【林肯法球6.0plus】拿给严永宽。

严永宽接过卡道:“会长让你开个价。”

顾辞拒绝:“不开。”

开价还怎么赚人情?

对会长来讲,钱只是一个数字。

他敢开,会长就敢给。

但给了之后,便没有之后了。

严永宽当然也明白这点。

可该带的话还是要带到。

只要顾辞明确表态不收钱,那即便会长不愿意白拿,他也会想办法把这个人情给落实下来。

他这个外交部部长可不是白当的。

巧舌如簧,说的就是他严永宽。

哧溜!

“您二位慢聊,我去送货了。”

说完,严永宽转身就走,真是一秒钟都不多呆。

谁的时间都能耽搁,唯独大小姐约会的时间不能耽搁!

严永宽走后。

顾辞到水吧要了两杯果汁,和星舞来到甲板上晒起了太阳。

不过没晒多久。

气氛还没捂成粉色呢,星舞便回卡里休息去了。

她现在还不能在外面呆得太久。

否则伤势加重,又得多吸几个月的能量卡。

对此,顾辞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能量卡分为两种。

一种民用,一种军用。

后者属于六阶星卡,存储的能量比民用卡多了N²倍。

但没用。

星舞这张远古星卡,每天只能吸收固定数额的能量给她疗伤。

多出来的只能浪费掉。

顾辞:“你的伤是不是越到后面,恢复得越慢?”

星舞:“嗯。”

其实从效率上来讲是一样的。

只是普通的伤势,一般恢复个七七八八,就可以正常活动了。

而她这个,必须得真真正正的痊愈了才行。

剩一丝没好都会掉回最初的重伤状态。

顾辞点点头。

等他成为大星卡师,星舞都还没彻底恢复的话,再来想想法子吧。

“快快,这边……”

这时,附近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伴随着交谈。

“不会错,我亲眼看到他往这边走的。”

“和他一起的还有个女孩子,很漂亮,估计是他女朋友。”

“哇哇哇,这可是大料,你们不许跟我抢!”

记者啊……

顾辞看着桌上的两杯果汁。

一杯是他的,喝了一半。

一杯是星舞的,喝了⅓。

吸管上有抹淡淡的红。

顾辞想了想。

一口吸完自己面前这杯,再拿上星舞那杯。

发动【隐匿术】,开溜。

星舞有点小慌:“你你你你你你干嘛!”

顾辞语气严肃:“花钱买的,不能浪费。”

星舞紧张道:“可那是我喝过的!”

顾辞:“我知道啊,有什么问题吗?”

星舞:“有!男女授受不亲!”

顾辞一脸莫名:“我又没说我要喝,我只是帮你带回去而已,你一会儿空了自己喝。”

星舞:“……”

自己喝?

谁要自己喝啊!

星舞:“我不想喝。”

顾辞:“浪费可耻。”

星舞支支吾吾:“我不能喝太多果汁,会影响伤势恢复的……”

顾辞一听关系到伤势,妥协道:“那好吧,身体第一,以后给你买试喝杯。”

路过一个垃圾桶。

顾辞:“那我扔了啊。”

星舞:“不许扔!”

顾辞:“?”

星舞:“浪费可耻。”

于是顾辞喝着第二杯果汁回到了酒店。

还挺甜的。

检查了一下窃听录音。

巫袍人依旧没什么特别的动静。

昨天5000进50,他就已经被淘汰掉了。

今天也没去看比赛。

顾辞出门的时候巫袍人在看电视。

现在回来,还在看电视。

从少儿节目变成了付费频道。

巫袍人长大了。

星舞:“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顾辞:“不急。”

目前看来,巫袍人并不具备任何攻击性。

登船之后基本上一直在吃吃喝喝。

迷得很。

按理说,巫袍人天赋那么高,制卡应该也不会差。

至少不应该倒在第二轮选拔赛上。

大概率是他自己不想晋级。

搞事的话,东方神鸽号上有两位数的大星卡师坐镇。

他一个六阶制卡师能翻起什么风浪来?

也不大可能。

除非有外援。

可这样一来,又和他的实际表现互相冲突了。

东方神鸽号辣么大,巫袍人也不踩点。

一天到晚吃了睡,睡了吃。

真不像是有什么计划的样子。

顾辞决定再等等。

等到最后一天。

如果巫袍人到那时候都还没有动作,他再和星舞商量商量。

看这小东西是适合清蒸,还是适合红烧。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