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这是什么仙术!(2合1)

次日。

下午1点50分。

春光明媚。

海鱼卿卿我我,飞鸟缠缠绵绵。

“嘭!”

一声巨响,双双拆散。

在6000名观众热烈的掌声,以及一束西兰花般的焰火中。

第69届星东方制卡师大赛,正式进入到淘汰赛环节!

“现场的观众朋友大家好,昨天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本届星东方制卡师大赛的主持人,划少。”

“我是解说,杨墨。”

主持人今天直接和杨指导站在了一起。

“经过昨天激烈的角逐,我们有50位精英制卡师成功晋级。”

“而在今天,他们之中将有38位选手,参与到接下来的单卡赛淘汰赛中。”

“首先,我来为大家介绍一下此次单卡赛淘汰赛的比赛规则。”

“本次制卡不限类型,不限材料,但是!”

“白卡只有两张!”

“每张制卡桌上都放着一张星墨表,它包含了现今世界上几乎所有珍稀材料,我们的38位精英制卡师可以在其中随意挑选使用。”

“同时,这场淘汰赛没有主题,制卡师们可以甩开一切束缚,尽情的发挥出自己的想象力和天赋!”

“时限为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后,制卡师须至少完成一张星卡。”

“若有两张,则由制卡师自行选择一张,作为本轮淘汰赛的成绩。”

“裁判组将依次根据品质、数值、效果,挑选出其中最优秀的4张星卡,晋级到两天之后的半决赛。”

场地还是昨天的场地。

但制卡室只剩下了38个。

每个制卡室旁都站着一名工作人员。

制卡师可以随时说出自己需要些什么材料,工作人员会立刻联系场外后勤将星墨送过来。

“下面,请所有参赛选手入场就位!”

“我必须提醒你们一点,你们在本轮淘汰赛上所制作的卡牌,将进入特殊荣誉的评选池,请务必慎重选择星卡类型,因为,这很有可能是你们争取某个特殊荣誉的唯一一次机会!”

星东方大赛是不允许星卡师亲自下场打架的,哪怕你是头铁的双修怪。

这是制卡师大赛,不是星卡师大赛。

所以,「武器大师」这一项特殊荣誉,只会在单卡赛中产生。

大概率还只在单卡赛的前两轮。

第三轮是决赛。

决赛有主题,不一定会抽到哪个类型。

稍微有点梦想的制卡师,这一轮都该选择制作武器卡。

去搏一搏那枚代表着「武器大师」的荣誉金牌。

“38进4,我们的比赛依旧残酷。”

“但有了前两轮的经验,我相信各位制卡师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

主持人划少大声道:“下面我宣布,第69届星东方制卡师大赛,单卡赛淘汰赛,现在——”

“正式开始!”

“哔哔哔——”

「倒计时:119:59」

“森晶贝母、骨灵冷水、海澜之葭……各一份。”

陆贝贝迅速选好了制卡材料。

正如主持人所说。

在高速行驶的小说中遨游了一天。

他此刻的心境已然超凡脱俗。

「武器大师」这个称号,陆贝贝不争了。

他要用自己最拿手的法术卡来确保晋级。

史诗级星卡有什么好比的?

要比就比传说。

咱们决赛见!

哦。

还不一定见得到呢。

陆贝贝看过顾辞昨天制卡的视频了。

玩的那么花,万一不小心失误了呢?

嘿嘿……

另一边。

“麻烦帮我取5份星引石的星墨,谢谢。”

顾辞也选好了制卡材料。

工作人员问道:“只要这一种吗?”

顾辞点头:“嗯……对了,你站远一点,我怕一会伤到你。”

工作人员:“……”

制卡还能伤人的?

顶着一张黑人问号脸退到五米开外。

很快,后勤将星引石的星墨送了过来。

星引石,一种稀有矿物。

只在特定的几个星宫里才有产出。

通常用于制作带有强制位移的控制型法术卡。

例如【奥术黑洞】、【禁空力场】、【大地漩涡】等。

可以明显增强星卡的控制效果。

这类卡也确实很好的将星引石的特点发挥了出来,但还没到极致。

发挥到极致的稀有材料,每一种都可以为星卡增加一个特殊效果。

这不仅星舞告诉他的理论,也是顾辞自己这三个月来,从四阶冲到六阶实践得出来的结论。

熔火之心是地火。

冰凰翎羽是减速。

星引石顾辞也试过。

他制作出来【奥术黑洞】虽然也是史诗,但却可以通过持续施法,改变奥术黑洞的位置。

追着星舞吸。

那如果,把这个特殊效果添加到武器上呢?

熔火之心不是最适合用来制作长剑武器卡的材料。

星引石才是。

就是这样的剑用起来有点累。

像开车一样,既耗精神,又耗体力。

顾辞也不是没想过再做一张巨剑卡。

只是夏稚现在才四阶。

离六阶还有一段时间,不着急。

顾辞取出一张白卡。

并没有直接开始制作武器卡。

笔法也显得中规中矩。

当然,这是相较于上一场选拔赛而言。

他用了两份星引石星墨。

慢悠悠的在卡面上绘制着。

星符星轨依旧完美。

只是制卡的过程,不像昨日那般具有观赏性了。

观众A疑惑:“顾辞这是要选择稳扎稳打了吗?”

观众B道:“估计是的,毕竟除了晋级,这场比赛还牵扯到一枚金牌,谨慎点没错。”

观众C点头:“你这么说我倒是能理解了,制卡的过程再秀,制不出好卡也没什么用。”

其实不是。

顾辞只不过是在憋大招。

众所周知,大招需要蓄力。

而且非常耗蓝。

他制卡的动作之所以这么慢,是为了等星力自然恢复。

十五分钟后。

一道紫光亮起。

观众席上一片惊呼。

“好快!”

“这才多久??”

即便只是史诗,十五分钟就制作完成,这速度是不是也有点过于夸张了?

显然,人与人的快慢并不相通。

紫光渐渐消散。

观众们仔细一看。

顿时大跌眼镜。

卡面上的图案是七支笔。

【大师笔】

类型:生活用卡,制卡笔

等级:5

品质:史诗

介绍:制卡?没手都行。

“怎么是张五阶卡?”

“还是生活用卡……”

“他是嫌手上的笔不好用吗?”

在哗然声中。

顾辞将笔取出来,汲好星墨,摆在一边。

“这是要干嘛?”

“不知道啊……”

“难道是粗细不同?HB、2B、3B、4B……”

“等等,你们快看,B…呸,笔在动!”

有眼尖的观众发现,顾辞放在桌上的七支笔动了起来!

“砰!”

突然。

一声脆响。

顾辞所在的7号制卡室。

炸了。

星力涌动。

玻璃墙四分五裂,哗啦啦碎了一地。

“什么情况?”

动静很大。

尽管影响不到其它制卡室里的制卡师。

但却让观众席和裁判组都一脸懵逼。

只见顾辞上前一步。

抬起左手。

第二张白卡悬立于掌间。

“嗖!”

第一支笔飞过来。

围着顾辞窜来窜去。

“嗖嗖……嗖嗖嗖!”

紧接着是第二支、第三支、第四支……

七支笔全都飞了过来。

速度出奇得快。

拖出一道道残影。

像是七道水墨,在顾辞周身飞舞流转。

仿佛剑仙临凡。

而在顾辞托起的那张白卡上。

一个个星符,一条条星轨,不可思议的接连浮现出来。

好似有一支无形的笔,在代替顾辞制卡。

仅仅数十秒。

一个完整的结构便清晰的呈现在众人眼前。

工整,漂亮,毫无瑕疵。

恰在此时。

一阵轻风拂过。

吹起了顾辞的刘海。

“wdnmd!”

同样的场地。

不同的时间。

拥有6000名观众的赛场,再一次被顾辞点燃!

“这踏马是什么仙术!”

“我以为画玫瑰已经是人类制卡的极限,我错了。”

“不,你没错,只是他不是人!”

“呜呜呜老师,这次我是真的想学了……”

“别喊了,老师正在辞职的路上。”

场上。

21号制卡室。

莫德伍德注意到这一幕。

嘴巴张得能放下两个蛋。

“噢,我的上帝!”

“怎么可能!”

“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怎么可以把制卡的过程变得和隔壁苏珊婶婶跳迪斯科一样精彩!”

14号制卡室。

陆贝贝正在专心制卡。

余光瞥到观众席的反应不太对劲。

便顺着他们的目光侧头看了看。

一个刘海随风飘动的帅逼进入视线。

陆贝贝:“??!”

=͟͟͞͞(꒪⌓꒪*)

他以为昨天的玫瑰笔法已经够花了。

没想到还有更花的!

假的吧……

这一定是假的吧!

御笔制卡。

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啪!”

陆贝贝又给了自己一巴掌。

回头,继续制卡。

制了一会又停下笔。

总觉得自己疏忽了什么。

陆贝贝沉思两秒。

随后挪了挪制卡桌,自己也换了个方向。

面向观众席,背对顾辞。

“这就莫问题了。”

陆贝贝兀自点头。

顾辞这架势看起来很凶。

但只要他看不见。

金光就不是金光,传说也不是传说。

裁判席上。

主裁和杨指导对视一眼。

互相看到了彼此眼中对这个世界深深的疑惑。

卡还能这么制?

蛮离谱的就……

一般来讲。

星卡在制作完成之前,没人能判断出它的品质。

不确定因素太多。

但顾辞这波御笔制卡。

却让在场所有人脑子里都浮现出了“传说”两个字。

主要是制卡的方式太神仙了。

不出个传说都对不起这手法。

“好像要完成了!”

不多时,顾辞掌间上的白卡,已是铺满星符。

这张卡的制作,已经进入到了最后阶段。

“我赌5毛,绝哔是传说!”

“这不冒金光我倒立制卡!”

“艹,我特么比我自己制卡的时候还激动。”

场上又刮起了风。

不过这一次,不是自然风。

顾辞操控着大师笔绘制出最后一道星轨。

“嗡!”

卡上的星符立时颤抖起来。

从卡面上层层剥落,飘向天空。

爆发一阵耀眼的金光。

星符在空中聚拢,拼凑。

缓缓凝成一柄三尺长剑。

“铛!”

垂直落入顾辞掌间的星卡之中。

【引星剑】

类型:武器卡,长剑

等级:6

品质:传说

攻击:10000

耐久:8500(耐久为0时变回卡牌状态)

效果:攻击时有25%概率造成双倍伤害。

追加效果①:可消耗星力控制长剑对远程目标发动攻击(不超过20米),每次攻击降低100耐久。

追加效果②:控制长剑的星力消耗降低75%(六阶满星力可维持300-420秒左右。)

追加效果③:消耗所有耐久召唤10道剑影,每道剑影造成2000伤害,可贯穿目标。

“草,怎么还有自带大招的!”

“那不是直接可以当技能卡用了?”

贯穿是什么意思?

能穿过护盾直接打在星卡师身上!

10道剑影,如果全部命中,那就是20000点伤害。

哪怕六阶近战自带40%的减伤,也根本抗不下来。

更别说那些远程脆皮鸡了。

“抗不下来你不会躲啊?抓错重点了喂!”

“这是把飞剑啊!御剑术听过没?”

“讲真,御剑术这种东西,出现在现实世界里真的一点都不科学!”

“哪里不科学了?我们东方人民就是想偶尔修个仙,不行吗?这很合理!”

观众席上闹得不可开交。

而此时裁判组已经入场。

【引星剑】总归不是一次性卡牌了。

出于大赛考虑,他们希望顾辞能向大家展示一下这把传说级长剑的风采。

顾辞自然不会拒绝。

他也想过一把剑仙瘾。

裁判们退开几步。

工作人员在15米处立起一个木桩。

顾辞摊开手。

【引星剑】变作三尺青锋悬于手心。

轻轻一指。

引星剑顿时发出一声剑鸣,宛若流光般直直刺入木桩胸口。

【10000】

手一拉,一送。

又一剑。

【10000】

顾辞:“再来!”

【10000】

顾辞:“……再来!”

【10000】

顾辞:“……”

摁不暴是吧?

不暴算球。

顾辞:“剑影!”

“嗡!”

引星剑一分为十。

在顾辞身侧嗡嗡作响。

星力掀起的风儿,再一次拂动他的额前的细发。

还有风衣。

有画中谪仙内味儿了。

顾辞:“去!”

咻咻咻咻咻……

十道剑影依次穿透木桩,留下一个惊人的数字。

【40000】

全暴!

舒服了。

顾辞心满意足。

观众席上倒吸一片凉气。

“艹,四万!”

“谁刚才跟我说伤害不是重点来着?”

“你眼睛里是不是只有伤害啊?没看到这把剑用起来很帅吗!”

“帅的人加上帅的剑……呜呜呜我不行了。”

“顾辞,睡我!”

顾辞:“嗯?”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提这种要求。

让我康康到底是谁那么大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