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会长有星舞重要吗?

“妙啊!”

协会办公室。

一群大佬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看比赛,一点都声都没发出。

直到姜建华眼睛微亮,笑起来,赞道:“这个小伙子真是聪明。”

他们才终于敢喘了口气。

从顾辞那张【林肯法球6.0plus】亮相开始,这位会长老爷子就一直皱着眉头在那思考。

“永久存在……这是怎么做到的?”

姜建华手里端着茶杯入定,茶都凉了也没喝一口。

现在似乎才想明白。

严永宽给亲爱的会长换了杯热茶,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

“姜会长,您看出来这卡怎么做的了?”

其实他压根不懂制卡。

不过不重要。

重要的是帮姜会长打开话题。

姜建华接过茶杯喝了一口,笑道:“他这卡的结构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就看你们想不想得到。”

严永宽:“那我们肯定想不到!”

其他人:“……”

姜建华:“要不再多想一想?”

严永宽:“会长您可高估我们了,办事我们在行,但动脑筋的话,还得看您老人家。”

其他人:“……”

严部长你这么熟练,你家的马,想必屁股应该肿得有丈许高了吧?

姜建华当然也知道严永宽是在拍彩虹屁。

但没办法。

人上了年纪,还就好这一口。

他当年纵横星宫,睥睨战场,在制卡室里也曾扬起光芒万丈。

如今老了,一身的荣誉勋章,喜欢听听好话怎么了?

又不是当不起。

姜建华道:“能量卡你们知道吧?”

众人点头:“这个当然。”

不会制卡的人都知道能量卡该怎么制。

姜建华道:“把能量卡中的储存结构添加到星卡里,锁住注入的星力不让它发散,完成。”

众人:“……”

“就这么简单?”

姜建华:“对啊,就这么简单。”

就像一件随处可见的女装,你不穿,就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漂亮。

贾理事:“那只要想到这一点,岂不是大家都能做这张卡?”

姜建华失笑:“哪有那么容易,理论是理论,实际操作是实际操作。”

官网上那么多4K高清的星卡设计图,不说满数值,能对着样本制出史诗级的又有几个?

制作星卡难的从来都不是原理,而是绘制过程。

【林肯法球6.0plus】的每一个星符结构,都需要添加额外的储存结构去封锁星力。

复杂到姥姥家了,整体制作难度比一般的星卡高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

而且这还不是这张卡最难的地方。

最难的是30秒一次的免伤效果,他到现在都没看透顾辞用了哪些结构。

更别说其他经验浅薄的制卡师了。

史诗级卡牌都制不好,还妄想着复刻传说?

不如吃几片褪黑素早点睡觉。

梦里啥都有。

严永宽:“姜会长说得对,人还是要脚踏实地,天赋这种东西,强求不来。”

适时的帮大小姐吹一波小姑爷先。

姜建华道:“严部长,你和这小伙子熟,有空帮我问问他这卡卖不卖,卖的话只管开价。”

严永宽立马道:“没问题,我这就去问!”

当即跑出办公室给顾辞发短信去了。

严永宽:“在?”

顾辞:“嗯?”

已经完成比赛的制卡师可以提前退场。

他刚刚才从赛场上出来。

严永宽:“有空接个电话没?”

顾辞:“可。”

严永宽弹出语音。

守在场外的星舞走过来,眼神疑惑。

“严部长,估计是为了卡的事儿。”

顾辞道,然后接起电话:“歪?”

严永宽直入主题:“姑…顾兄弟,会长想买你那张卡。”

顾辞:“不卖。”

严永宽:“???”

“会长要买啊!这可是个跟协会搞好关系的好机会!”

顾辞眉头一挑:“会长又怎么了?这是我给星舞做的,不卖!”

拒绝的就像砸核桃一样果断。

扑通!

星舞感觉自己的心脏重重跳了一下。

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在胸腔中蔓延。

温热,柔软。

严永宽:“……那我去给会长说一声。”

星舞:“等等!”

严永宽:“嗯?”

星舞:“你告诉会长,说顾辞现在暂时没空,你明天过来拿,然后再给会长送过去。”

严永宽:“明白!”

挂掉电话。

顾辞明知故问:“你该不会是想让我等会再专门给会长制一张吧?”

星舞点头:“严部长说得对,这是个好机会,只要搭上会长这条线,你的计划就成功了一半。”

顾辞看着星舞:“可是这样一来,这张卡就不具备唯一性了。”

星舞:“没关系,我知道自己是第一个拥有的就够了,你多做些拿来卖钱都行。”

这些天他们俩在船上像度假一样悠闲。

制卡师少女也没拿出来工作,每天少赚好多钱呢。

把【林肯法球6.0plus】拿出来卖,刚好能弥补一些亏损。

顾辞感动道:“贴心懂事又会赚钱,我发现你真的特别有持家管账的潜质。”

什、什么?

持持持持持、持账管家……?

星舞慌忙别过头:“谁要给你管家啊……”

顾辞:“不管啊,那我问问夏稚,看她有没有兴……”

“你敢!”星舞立马转过来凶凶道。

顾辞眨了眨眼。

星舞又转过去:“反正你不许问!”

顾辞没说话。

星舞等了半天没动静,刚想回头看看。

顾辞:“别动。”

星舞身体瞬间紧绷。

声音是从耳畔传来的,她甚至能感觉到顾辞口中吐出来的热气。

要死……这个家伙怎么突然离自己这么近!

顾辞:“你抖什么?帕金森啊?”

星舞:“要你管!你想干嘛快点!”

顾辞:“哈?”

星舞:“不是,我是说你想干嘛!”

顾辞:“想。”

星舞:“???”

顾辞给星舞把项链带上。

私人定制款。

吊坠是个球状银质小框,可以打开盖上。

星舞雪白的颈项被顾辞手上的温度烫得有些泛红。

顾辞注意力却在星舞的后颈。

细细的绒发略微凌乱,散发着纯欲的少女感。

顾辞觉得有句话说得很对。

女孩子后颈的头发最好看。

星舞:“你好了没……”

顾辞:“好了。”

把【林肯法球6.0plus】递给星舞。

“试试。”

“嗯。”

林肯法球被归为宝石一类,实物非常袖珍。

刚好装进银框里锁上。

一条普通的银项链,就这样变成了黑宝石项链。

六阶的免伤效果对星舞来说意义不大。

但她真的很喜欢很喜欢。

而且有了宝石的点缀,这条项链本身也变得非常漂亮。

顾辞倒是觉得人更好看。

大海,阳光,少女。

每一样都令人着迷。

“走,趁着人都在赛场,我们去做点坏事。”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