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制卡是一种艺术

“哔哔哔——”

一声哨响,比赛开始!

这一届星东方制卡师大赛,星协特地邀请了以往冠军队伍的教练杨指导来进行现场解说。

不过第二轮选拔赛人数太多,镜头切不过来,杨指导并不准备开口。

观众们也安安静静的看着比赛。

不安静其实也没关系。

大赛上使用的玻璃制卡室隔音效果很好。

闹得再厉害制卡师们也听不见。

这一轮的主题是球。

一个相当宽泛的命题。

召唤卡有球形生物。

法术卡有球形法术。

武器卡也有球形武器。

甚至生活用卡里也有球形的东西。

那到底做哪张卡比较好呢?

大部分制卡师还在思索。

有的制卡师却已经动笔了。

比如陆贝贝、莫德伍德、还有一些老牌的六阶制卡师。

对于他们来讲,卡牌的类型和效果都不重要。

把性能往高了做就行。

评判标准是先看品质,其次才是数值和效果。

只要能制作出史诗级星卡,基本上就能确保进入到淘汰赛。

是以,陆贝贝选择了一张自己相对最擅长的法术卡——【星火术】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这张卡的原理和火球术类似。

火球术是压缩空气产生爆炸,星火术则是压缩火焰。

将汹涌澎湃的火焰压缩成一个很小很小的小圆球,看起来像星星一样。

一触碰到目标,便会炸出一片火海,造成大量范围伤害。

属于六阶火系法术里较为经典的一张卡了。

莫德伍德制作的则是一张【制裁之锤】。

也是法术卡。

原效果是在目标头顶召唤一柄圣光小锤,轻轻敲一下。

但莫德伍德强行将卡里的“锤子结构”更改为了“球体结构”。

【制裁之锤】就变成了【制裁之球】。

改造星卡其实是一件比较冒险的事,稍不注意就会把卡改崩。

轻则数值降低,重则当场GG。

敢这么做,就说明莫德伍德有绝对的把握不会失误。

他改换结构的过程行云流水,一看平时就没少玩球。

去年拿到冠军和金牌的几位制卡师,其中也有选择改变星卡结构的。

都是自信型选手。

但有时候,过于自信会导致许多始料未及的状况出现。

在场5000名制卡师,几乎所有人的目标都是史诗。

迟迟未动笔的人也是。

他们不过是在想哪张星卡既符合要求,又更加好做。

除了顾辞。

他可是准备在这场大赛中一炮走红的,区区史诗怎么能行?

现在表现出来的能力越强悍,星协就会越重视。

星协越重视,他就越好欺负那群巫袍人。

我可以随便搞你,但你不能搞我。

因为我上面有人。

我一出问题,你们全得玩完。

就问你气不气?

片刻后。

顾辞终于拿起笔。

他不是在思考怎么做传说。

也不是在思考该做哪一张传说。

他是在想,到底该怎么吸引导播和裁判组的注意。

现场的制卡师太多了。

正常情况下,自己制卡的过程,很难在大屏幕中停留太久。

20万进5000。

能来到第二轮选拔赛的制卡师,多多少少都有些真本事在手。

虽然顾辞可以肯定他们没有自己持久。

但至少刚开始的时候,大家绘制的星符应该都会非常标准。

导播又不拍脸,他的优势就没那么明显。

所以,得使个坏。

制卡桌上依旧设有一个小的摄像头。

和三阶认证考核上的那个差不多。

顾辞随手转了个笔。

结果一不小心,太使劲了。

不知道怎么的,还用上了星力。

笔一下子飞出去,把摄像头戳了个对穿。

第126号监控画面滋一声变得漆黑。

“怎么回事!”

“126号,航拍赶紧过去,选手可能存在舞弊行为!”

“快快快,搞快!”

顿时,十多架航拍嗡嗡嗡飞到顾辞周围。

直接来了个360°无死角拍摄。

现场观众和导播也注意到了此处的异动。

大屏幕立刻被切了过来。

顾辞嘴角微翘。

动笔!

就像石落深潭。

惊起波澜阵阵。

一个个星符自笔尖涌现,一圈一圈往外扩散。

顾辞是从里往外画的。

第一笔落在卡面正中间。

笔法上和以前区别不大,但他改变了绘制顺序。

将正常的制卡步骤全部打乱。

让原本枯燥的制卡过程,具备了本不该具备的观赏性。

制卡是严谨的。

和程序员敲代码一样。

没有谁会东敲一下西敲一下。

那纯粹是在给自己增加难度。

还是地狱级别的难度。

数不清的星符对应数不清的位置,记错一个地方就全部白搭。

可顾辞就是这么做了。

而且速度极快。

短短一分钟时间,卡面上就被他用星符织出了一朵花。

接着顾辞又突然开始转画星轨。

星轨本是用于连接星符。

但在顾辞的笔下,星轨落到星符组成的花上,却像是在勾勒花瓣的阴影和皱褶。

堪堪几秒,这朵花竟变得有些栩栩如生起来。

一朵玫瑰缓缓浮现。

观众席炸了。

“卧槽!!”

“我艹艹艹!!”

“妈的绝了!卡特么还能这么制的吗!”

“草,突然感觉自己学了这么多年的制卡都学到狗身上去了。”

“睁大你的眼睛看看,这是制卡吗?这是艺术、艺术!懂?”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这一幕落到裁判席眼里,简直看得他们头皮发麻。

好比一张拥有成千上万块碎片的拼图。

沿着角落边缘,对照样本去拼都并非易事,怎么还能从中间开始,想拼哪就拼哪的?

这记忆力得有多强?

精神力又该有多恐怖?

答案是——非常恐怖。

双倍于常人的精神力,等级越高,顾辞就越强。

他甚至还有空抬头看了眼半空的航拍,说道:“送你的。”

声音传不出制卡室,但嘴型可以。

——这朵玫瑰,是专门为你画的。

星舞读懂了顾辞的话,眸子水汪汪的。

心都化了。

夏稚也是。

制卡比赛还继续。

顾辞的笔路再次发生改变。

一笔星符。

一笔星轨。

将卡上未完成的结构依次补全。

很快便只差一条线,把所有结构都串起来了。

至此,时间刚好过去半个小时。

而顾辞不过才画了二十分钟。

他的制卡过程也在大屏幕上停留了二十分钟。

枯燥吗?

一点都不!

“太离谱了,他的星符跟从教科书上抠下来的一样,每个都是。”

“而且他真的好快!”

“我好想知道这张卡是什么品质啊……”

“史诗吧估计?”

“我觉得不止,他星符画得太完美了。”

“确实,但传说又不是单靠数值决定,哪有那么容易?”

观众们惊叹于顾辞的制卡技巧。

更期待用这种技巧和笔法制作出来的星卡到底长什么样。

是数值无限接近于极限的史诗,还是……

嗡!

一道璀璨的金光直冲天际。

回答了他们心中的疑问。

也彻底将赛场点燃!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