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没有人可以逃出我的手掌心

出了训练馆。

顾辞还在思考夏稚刚刚说的话。

有机会穿给自己看。

这个机会,指的是哪种机会?

星舞语气超凶:“敢看你就死定了。”

顾辞表示自己很无辜。

看不看的,又不是他提的要求。

“我只是略微表达了一下自己在服装款式上的个人喜好而已,夏稚想穿给我看,我有什么办法呢?”

“你可以拒绝。”

“不,不能拒绝。”

顾辞道:“夏稚还小,才十八岁,这个年龄段的少女最需要得到别人的肯定和鼓励,我们要培养她的自信,不管她穿什么,我们都说好看,这样才能让这朵祖国的小花身心健康的成长起来……”

星舞:“然后你好摘?”

顾辞:“……”

“不是,你干嘛老把我想的那么坏?”

星舞哼了一声:“夏稚不缺人夸,用不着你去。”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区区一句话就能帮助到别人的事,为什么不呢?”

顾辞道:“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懂?”

星舞:?

“这句话是这么用的吗?”

顾辞:“反正在我这是。”

……

几分钟后。

顾辞来到教务楼。

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他想要一份星澜学府最新的社团名员表。

甄主任:“进。”

推开门走进办公室。

顾辞:“好。”

甄主任点头:“好。”

顾辞:“社。”

甄主任:“干?”

顾辞:“挑。”

甄主任:“可。”

并指了指资料柜的第二排第三个格子。

那里放着一个大号文件夹。

顾辞:“谢。”

拿起文件夹正要离开。

甄主任:“等。”

顾辞:“嗯?”

甄主任:“六?”

顾辞:“算。”

甄主任打开抽屉,拿出一张自己的名片。

随手一甩。

咻!

顾辞伸出两指,精准接下。

甄主任:“电。”

顾辞:“好。”

事情办完,就该回店铺继续学习了。

车上。

星舞问道:“你真打算让夏稚他们去各个社团踢馆?”

顾辞:“当然不,只是找个借口要名单罢了。”

他这么热爱和平的人,怎么会主动挑事呢?

顾辞道:“这份名单到时候给严部长也复印一份,请他帮忙查一查那五个学生所在的社团最近都干了些什么事,等我们参加完大赛回来,就可以开始慢慢收网了。”

这一届特招生里有巫袍人混入,那上一届多半也有。

上上届说不定还有。

整个学府里面,巫袍人肯定不只这几个。

白羊宫那三名学生的话语和语气暴露了一条信息。

他们是真的瞧不起星澜学府。

从天赋和实力上看,巫袍人也确实有这个资本。

那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冒着被发现的风险往学府里混呢?

总不能是享受这种偷偷摸摸的心跳和刺激带来的快感吧?

开学已经快三个月,也该露出一些马脚了。

“所以你专门来学府跑一趟,其实是为了我们后面对付巫袍人做准备?”星舞问。

顾辞:“不然呢?”

原来不是为了夏稚,是为了我。

星舞心中一下子柔软了下来。

甜甜的,暖暖的。

顾辞望着车窗外的景色。

漆黑的眸子里充满了智者的深邃。

做事情的顺序很重要。

没有人可以逃出顾大师的手掌心。

没有人。

……

时间来到晚上。

顾大师画完五阶星卡的最后一笔。

顿时。

一股温热的暖流席卷全身。

酥酥麻麻的感觉,仿佛血液中每个细胞都在快活的跳跃。

顾辞:“哦~”

舒服。

星舞:“……你正常点。”

顾辞:“跟你学的。”

星舞切换话题:“第二轮比赛还有半个月,你可以开始准备了。”

确实应该开始准备了。

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比赛的地点在哪呢。

“按理说这种事,协会不是应该发个短信通知一下吗?”

顾辞一边说着一边翻看手机里未读消息。

一百多条全是垃圾短信,没有协会的。

星舞:“你是不是忘了自己那天非要皮一下回个TD?”

顾辞:“……”

TD真的能TD?

星卡师协会原来还是个良心企业。

不过也没关系。

到群里逛一圈就好了。

自从加入了星卡师交流群,顾辞刷新闻的频率明显降低。

每天窥一会屏,基本就能掌握这个社会的时事动态。

果不其然。

刚一把群打开,一张超清图片便出现在屏幕上。

又大又白。

潇洒剑客:“协会这次太牛了,居然把这个当作赛场!”

国粹大师;“艹,真大!”

黑猫道人:“啊啊啊啊我也想去!好喜欢空气里那种咸咸的味道!”

孤傲的野狼:“妈的,这么好的待遇和服务,便宜那群外国佬了!”

我又可以了:“真的可以,要不我们自己买票去玩,顺便看比赛?”

纸鸢:“格格不入.jpg,你们好变态。”

纸鸢:“为什么一艘崭新的游轮可以被你们形容成这样?”

是的。

星东方制卡师大赛第二轮以及后续的所有比赛,都将在这艘巨大的白色游轮上进行。

从上往下俯瞰。

游轮建筑的轮廓宛若一只自由翱翔的鸽子。

它和洁白的船身一样,都象征着希望与和平。

这就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游轮——

东方神鸽号!

「精英会员每年可享受一次免费的环球旅行」

东方神鸽号本来是协会斥巨资建造,为精英会员们新置换的豪华出行工具。

刚完成试航行,还没正式投入使用呢。

但这一次来参加星东方制卡师大赛的外国友人太多。

而且以往每届大赛都在星澜城举办,未免显得有些小家子气。

会长老爷子便决定趁此机会,提前启用东方神鸽号。

向全世界人民展示出我国雄厚的经济实力。

也带他们游览领略一下东方大国的壮丽河山。

格局一下子就打开了。

群内还在继续吹水。

顾辞不由思考起一个问题。

像这类国际交流的大场合,为了避免中途发生什么意外,入场检查通常都会非常严格。

有大星卡师坐镇几乎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国之重器啊……

就是不知道具体会有多少个?

顾辞看向星舞:“你混的上去吗?”

星舞却不解的反问:“我为什么要混上去?”

顾辞:“那怎么上?我给你买张游客票?”

星舞:?

游客票,看不起谁呢!

“你信不信我往那一站,就算不想上船,他们也会求着我上船?”

顾辞:?

“你很有名?”

星舞:“一般般吧。”

顾辞:“那为什么我没听说过?”

星舞:“圈层,懂?”

啧,看把你拽的。

大星卡师了不起啊?

顾辞:“死傲娇。”

星舞:“你说什么?”

顾辞温柔道:“我说,你是我的骄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