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王子不一定骑白马

“槐知街404号……我记住了。”

少女认真点了点头。

饭后。

离开星卡师协会。

顾辞走在街上,哼着小曲,心情十分不错。

“你就不怕翻车?”

星舞属实被顾辞这波操作给骚到了。

要是少女发现他就是那个一肚子坏水的制卡师,那还不得直接炸了?

顾辞对此却一点都不担心。

小胖子会说出去吗?

不会。

否则别人也来找自己买卡,他的优势不就全没了吗?

那些卡也足够他用一段时间了,短期内应该都不会再到店里来。

就算是来,一年有365天,一天有24个小时,哪那么凑巧就能刚好碰到一块儿?

“放心,这波很稳。”

……

回到店铺。

顾辞没有再制卡。

一连忙活了这么多天,也该休息休息了,要劳逸结合。

所以他选择了看书。

《三阶星卡的基础结构大全》

对比一二阶星卡,三阶星卡的构造明显复杂了很多。

因为白卡的材质不同,可容纳的星符和星轨的数量成倍增加。

更是多出了品质之分。

跟制作一二阶星卡的难度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

尤其是三阶制卡师的认证考核,通过率连5%都不到。

制卡师的论坛上常年挂着一张图。

也许兄弟背叛了你。

也许女友离开了你。

也许生活还欺骗了你。

这些都没关系。

你可以告诉自己没什么好难过的,失去的都是垃圾。

但三阶认证考核不一样。

三阶认证考核难过,就是真的难过,考多次也还是难过。

与制卡的难度成正比,三阶星卡的效果也会发生质的变化。

单从数值上看。

顾辞那张拥有100点攻击的魔法少女学徒,已经站在了二阶星卡的天花板上,可三阶的星卡,起步便是1000,是二阶星卡上限的十倍。

这还只是最低一档的普通品质。

上面还有优质、稀有、史诗,以及传说。

顾辞一直也不是很理解。

虽说三阶是星卡师的分水岭,但这分的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鸟枪换炮也不过如此。

“一下子提升这么多,就不怕制卡和用卡的人适应不过来?”

“这和世界的历史有关。”星舞闷闷地道。

“噢。”顾辞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

不过不重要,改天有空去星协的图书馆看一看就知道了。

他低下头,继续看书。

丝毫没察觉到星舞的语气有亿点不开心。

老实说,星舞已经忍了很久了。

从顾辞上个月第一次捧起这本《三阶星卡的基础结构大全》的时候起,她就想把这书连着书签一块儿给扬了。

灰都不剩的那种。

当初我教你你不学,现在又自己在这看书。

什么意思?

在你眼里,我连这本破书都比不上呗?

半小时后。

星舞终于憋不住火。

直接从卡套里蹦出来,落到顾辞的书上。

“好看吗?”不管顾辞怎么回答,她今天都要——

“别闹,学习呢。”

顾辞温柔的将她放回桌上。

星舞觉得火气这东西就蛮奇怪的。

说来就来,说没就没了。

但是。

她还是要对顾辞这种口是心非的行为表示抗议!

某些人嘴上说着不想变强,变强没用,结果还不是一天到晚都在研究星卡?

连和她说说话的时间都没有。

呵,男人。

星舞在眼前飘来飘去,顾辞看着有些好笑。

“好啦,别晃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但他学制卡真不是为了变强。

一是为了赚点小钱,二是单纯的喜欢制卡。

没有什么远大的目标,想什么做什么就好。

“你要真想教我的话……也不是不行。”顾辞顿了顿,说道:“等我碰上一些看不明白的地方,或者有什么不懂的问题,就直接问你,行吧?”

闻言,星舞停下来,看着顾辞道:“说话算话?”

“当然。”顾辞伸手接住星舞,抚摸着光滑的卡面,就像在给猫顺毛,接着拿起桌上的书,“现在总可以让我先好好看会……”

话还没说完。

“嗡!”

一道光束洞穿了《三阶星卡的基础结构大全》,留下一个大窟窿。

窟窿周围一圈都是黑灰黑灰的,隐隐能闻到一丝烧焦的味道。

顾辞:……

透过窟窿,他看到了星舞。

星舞:“看吧,有看不懂的地方记得问我。”

……

翌日。

顾辞起床时已是上午10点。

他难得的睡了个懒觉。

书没法看了,很多东西只能问星舞。

两人深入交流到大半夜,现在起来都还有点疲惫。

顾辞也不想搞得这么晚,可星舞兴致浓厚,停不下来,他不忍心打断,便由着星舞去了……

不过,虽然累是累了点,收获也不小。

三阶星卡,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洗漱完。

顾辞出门,刚好赶在街边大妈收摊前,点了份豆浆油条。

外加一个咸鸭蛋。

今天温度骤降,只有3℃。

顾辞坐在小桌子前等油条炸好,一阵风吹来,直接把他给吹精神了。

连忙捧起热腾腾豆浆喝了一口。

“得去买几件暖和点的衣服了。”

这是他穿越过来的第一个冬季。

衣柜里倒是有原主以前的羽绒服,但样式和颜色顾辞都不太喜欢。

太臃肿了,还是嘻哈风格,穿起来就像个街头篮球。

“一共十块。”

大妈将切好的油条端了过来。

顾辞拿出手机扫码,准备一边吃一边刷会新闻。

这时,路边走来一名少女。

她低着头,脸蛋被咖啡色围巾遮住了大半,但依旧能看到双颊上浮起的红晕。

少女快步走到顾辞身边。

“你好……”

不等顾辞回应,便将一封信塞到他手里,然后飞快跑开。

一旁的大妈眼神暧昧,脸上已经露出了姨母笑。

顾辞摸了摸自己的脸,随后打开信封。

【穿过挪威的森林,我走进你的梦里

夕阳落在你的铠甲,我便明白,王子也不一定骑白马

请不要太冷淡,我不会过多纠缠

只是想问一句

今天是疯狂星期四,真的不来星协买卡吗?

——SSA】

看完,顾辞一口干掉了碗里的豆浆。

喝得太急,洒了点出来。

落在桌子上,刚好是一颗草的形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