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我有一个朋友

第二天。

严永宽本来打算到店里,给顾辞详细讲解一下星东方制卡师大赛的规则。

但一想到自己昨晚不小心坏了星舞大人的好事……

算了,还是发短信吧。

小命要紧。

于是。

刚起床,正在找睡衣的顾辞一连收到了好几条消息。

第一条就是:“今天起来肚子有点疼,我就不过去找你了。”

顾辞有点想笑。

同时对星舞的身份也有了一点猜想。

能让外交部部长怂成这样。

也许自己精挑细选出来的6名家世显赫的学生,加到一块都比不上一个星舞酱。

旧睡衣没找到。

顾辞把昨天新买的一件翻出来穿上。

热了杯牛奶。

坐到沙发上看起了严永宽发来的信息。

“看来严部长也很认同我是个绝世天才啊。”

顾辞感叹严部长慧眼如炬:“参加大赛需要六阶,而我才四阶,连我自己都不确定能不能赶得上,严部长却主动把大赛的情报发了过来。”

星舞:“我让他发的。”

顾辞全当没听见。

星东方制卡师大赛共设有三座奖杯,五块金牌。

金牌是特殊荣誉,类似于MVP的评选机制,不单独立赛。

身为精英会员的六阶制卡师,也不用考虑自己到底该报哪一项。

因为协会已经帮他们全报上了。

用姜会长的话讲,这叫为国争光,义不容辞。

从海选到决赛,大赛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三个项目的比赛时间都是错开的,互不冲突。

实力强大的制卡师,完全可以全部参加。

当然。

协会也不是说期望有人能同时摘下三个冠军。

连续的高强度制卡,本身就是一件很有压力的事,更何况在还是万众瞩目的赛场上。

不光是精神和体力上的消耗非常大,对于制卡师的意志力也是一种相当严苛的考验。

但年轻人嘛,总要拼一拼。

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一定不行呢?

潜力就像时间里的海绵,挤一挤总会出水的。

现今世界上的传说级星卡,有很大一部分是出自于各种制卡师比赛。

“第一轮海选从明天开始,持续一个月。”

规则很简单。

到各地的星卡师协会去,现场制作一张六阶星卡并上交。

然后由星协专门成立的星东方赛事裁判组,评选出其中质量最好的一批星卡,对应的制卡师将进入到下一轮选拔。

精英会员可以直接通过海选。

但从第二轮开始,就必须依靠自己一轮一轮的赢下去了。

大赛的前两轮都是大规则,没有具体细分。

到了第三轮,才会根据比赛项目的不同,一场一场的来。

五块金牌的评选也是从第三轮开始。

“第二轮选拔在七月中旬,我们还有三个月左右的时间。”

顾辞问星舞道:“应该来得及吧?”

“绰绰有余。”星舞说道。

顾辞现在已经掌握了制作传说级星卡的方法。

自创的暴击结构加上发挥到极致的稀有材料。

相当于让一把武器凭空多出了两个被动技能。

五阶白卡星符容量更大。

只要笔法过硬,不浪费星符,是可以做到额外多融入一种同属性的稀有材料到结构之中,给武器再添加一个技能的。

拥有三种技能的武器,只要数值不拉胯,百分之百是传说级。

听起来似乎不太容易。

毕竟“不浪费星符”、“数值不拉胯”这类要求,随便一个都能难倒绝大部分制卡师。

但顾辞是什么?

人形星符打印机。

对他而言,这不过是多印一些和少印一些的区别,小case。

即便偶尔像昨晚那样手抖一下,顾辞的修炼速度依然也在普通制卡师的30倍以上

换句话讲,顾辞的3个月,等于别人的90个月。

七年零六个月的时间,孩子都上小学了好吧,从四阶提升到六阶有什么困难的?

缺的不过是稀有材料罢了。

稀有材料本身产出便少,拿到市场上来出售的更少。

买个几十张卡的材料或许问题不大,但想要更多的话就很难了。

“实在不行,我们去星宫守点。”

顾辞想起潇洒剑客说过熔岩领主是不定时刷新,便问道:“有没有那种刷得又快,又好打,还能稳定爆材料的Boss?”

星舞:“……”想屁吃。

就算真有这种慈善Boss,也早就被无数战卡师围成家养动物了,哪还轮得到他们?

“或者我可以重新研究一种传说结构。”

顾辞见星舞不吭声就知道没戏,他道:“也不是必须要用到珍稀材料,我还有挺多想法没尝试的。”

“那不行,你的想法得留到比赛上。”

星舞道:“我们家族里还从来没人同时拿过一个以上的冠军呢。”

顾辞:“你的家族?意思我也是……”

“不是!”

星舞光速打断顾辞的话:“总之,珍稀材料我有办法,你暂时不用研究其它结构。”

顾辞:“什么办法?”

星舞:“我有一个朋友,他那有很多珍稀材料。”

顾辞:“怎么卖?”

星舞:“不卖,但是可以换,用你的传说武器卡去换。”

顾辞:“比例呢?”

传说星卡制作起来辣么困难,总不能是一瓶星墨换一张吧?

星舞说道:“你可以自己去谈,我帮你把人约出来。”

说完,星舞从卡里钻出,咚咚咚往楼下跑去:“我去打个电话。”

顾辞:“你卡里不能打吗?”

星舞:“没信号。”

顾辞:“……”

合理,但是。

星舞从他眼前跑过,带起的香味和颜色都令他异常熟悉。

前者没问题,后者——

顾辞:???

“为什么我的睡衣会在你身上?”

星舞在楼下道:“不行啊?”

顾辞:“这不是行不行的问题……”

星舞理直气壮:“我要不把旧的拿走,你会穿新的吗?”

顾辞:“为什么不会?下次换下来我就……”

星舞:“不,你不会。”

顾辞:“我真……”

星舞:“我说你不会你就不会!”

顾辞:“好的,我不会。”

没过多久。

星舞打完电话上楼。

没有立刻回到星卡里,而是给自己也热了一杯牛奶。

顾辞:“怎么说?”

星舞:“他明天下午到星澜城。”

顾辞:“直接来店里?”

星舞:“他身份比较敏感,应该要找个隐蔽点的地方,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把你号码给他了,他到了会给你发短信的,到时候我们直接过去就行。”

顾辞:“明白。”

明白归明白。

但怎么买个材料,搞得跟地下组织接头似的?

顾辞问道:“是不是还有暗号?”

星舞点头:“有。”

顾辞:“……”

我就随便问问而已,还真有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