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救命!

星东方制卡师大赛最初有三个档次。

四阶、五阶、六阶。

但随着大赛的国际化,参赛选手越来越多。

协会便裁去了不那么重要的四五阶比赛,把重心都放在了六阶上。

因为星卡到了六阶,才能完整体现出各个体系的优势和特点,也才能真正展现出一名制卡师的天赋和才华。

从大会堂出来。

顾辞问星舞道:“我从四阶提升到六阶最快需要多久?”

星舞:“这不是你现在应该考虑的问题。”

顾辞:“那我现在应该考虑什么?”

星舞:“你应该考虑带我去哪个商场买衣服。”

顾辞:“……好的领导。”

星卡师广场人潮依旧。

第69届星东方制卡师大赛即将开幕。

守在广场上等待会议结束的记者们,比来的时候更加兴奋和激动了。

逮一个问一个,问完一个又逮一个。

“您好,请问对于这一次的比赛,您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看法?”

“……”

“您好,请问您也准备报名参加此次制卡师大赛吗?报几项?”

“……”

“您好,请问您热泪盈眶,激动到说不出话,是因为咱们自己的赛事走向国际,越办越好了吗?作为国人,您此刻是不是感到非常幸福?”

“……”

你踏马高跟鞋踩我脚辣!

记者们热情似火。

顾辞脚底抹油,悄咪咪发动隐身卡溜回了店铺。

星舞:“等我,换身衣服。”

顾辞:“行。”

他也把星卡师服脱了下来放回了衣柜里。

还是休闲装穿着舒服。

星舞这回换装出奇的快。

顾辞一张卡还没制完呢,她就已经站在了顾辞面前。

“滋滋……”

顾辞不小心画错一笔,卡上顿时冒起了青烟。

烧了。

制卡成功率-1。

顾辞觉得这不能怪他。

人是视觉动物。

星舞穿了件破洞牛仔夹克。

拉链只拉了一小半,露出里面紧身吊带衫。

那吊带衫真的好圆好圆……

还有热裤下一双笔直的大长腿,在灯光下白的晃眼。

顾辞刚才就是被晃了一下,所以才手滑的。

星舞被顾辞直勾勾的目光看得有些脸颊发烫。

“还说自己不是腿控……”她小声嘀咕。

顾辞一听,目光立刻挪到了圆滚滚的吊带衫上。

星舞:???

“不许看!走了!”

“哦。”

顾辞把冒烟的卡扔进垃圾桶,拍拍手跟着星舞出了房间。

……

逛商场这种事。

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逛好了能进球,逛不好能分手。

但顾辞却不存在这样的担忧。

大师是方方面面的,并不只是制卡而已。

市中心的商场很多,星卡师协会对面就有一个。

不算最好的,但也不差。

两人穿越广场的人潮,来到商场一楼。

顾辞:“等我一下。”

星舞:“干嘛?”

顾辞:“等会再干。”

负一楼是超市。

顾辞一溜小跑下去,推了个小车回来。

星舞:“……”

考虑得真是周到。

在众多店员异样的目光中。

顾辞和星舞搭电梯来到了4楼的女装卖场。

顾辞现在老有钱了。

光是协会官网上的店铺,一天便有差不多一个小目标的进账。

星舞完全可以放开手脚去买。

可这样就失去了精挑细选过日子的乐趣。

而且浪费。

她又不是每天不换衣服就会死。

星舞更享受这个试穿的过程。

特别是有人在旁边帮她拿主意。

顾辞也并没有每次都夸好看。

虽然确实是人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

但一直夸好看,会让女孩子觉得敷衍。

就算真的看不出差别,也要假装看出了差别。

奇夸偶不夸,理由适合她。

这样才会显得你很认真。

两个小时过去。

购物车里只多了十样东西。

一个包,两双鞋,三条裤子,四件衣服。

顾辞:“要不我们再去楼上看看?五楼也有女装。”

小车都推上了,不堆满有点强迫症。

星舞看了看电梯口的指示牌:“去三楼吧,给你也买点。”

顾辞:“咦?这么体贴?”

星舞面无表情:“不买算了。”

顾辞:“买买买!”

别说,他来这个世界这么久了,还没好好给自己买过衣服呢。

上次都是因为天气实在太冷,才被迫去买了件羽绒服回来。

正好现在有时间,可以慢慢逛,多挑几件喜欢的。

但很快,顾辞就发现自己想多了。

星舞压根儿都没给慢慢逛的机会。

一走到三楼。

刚才还很会过日子的星舞直接变成了暴发户。

“这件不错,包起来吧。”

“什么,尺码?”

“他不喜欢试衣服,你估两个号各来一件,大了我拿去当睡衣穿。”

“还有这个、这个、这个……都两件。”

半个小时后。

购物车满了。

星舞:“要不你再去推个车上来?”

顾辞:“不了不了,我又不是哪吒。”

星舞瞥了一眼顾辞推着小车,没空做其他事情的双手,小声道:“我倒希望你是哪吒……”

顾辞耳根子微动。

顿时捞起左手袖子,把右手空出来。

表演了一个单手开购物车。

星舞目光闪躲:“你、你干什么?”

顾辞:“没什么,锻炼一下左手臂力。”

星舞:“哦。”

两人都不说话了。

就这么安静的并排走着。

空气中擦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他们既没有上楼也没有下楼。

围着商场三楼逛了一圈又一圈……

店员A:“这两个人在干嘛?”

店员B:“不知道啊,会不会是有钱人最新的散步方式?”

店员C:“你们两个是不是傻,没看到人家挨得越来越近了吗?”

店员A、B仔细一看。

还真是!

先前两人之间还隔着一个人的距离。

这会儿几乎已经是肩并着肩了。

“快牵啊,快牵啊……”

三名店员吃瓜看戏。

两人的手偶尔碰到一起,星舞便会触电似的缩走。

偷瞄一眼。

见顾辞目不斜视,好像没反应。

也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把手放回去。

然后又碰到一起,又缩走。

继续碰到一起,继续缩走。

再碰到一起……

顾辞反手握住星舞的小手。

略微发烫的温度瞬间渗入掌心。

星舞僵了僵。

脸颊一下子变得通红。

“你你你你你你……”

“你什么你。”

顾辞宠溺道:“淘气!”

“Yes!”

身后不远处,店员ABC击掌庆祝。

“终于牵上了!”

星舞埋着头,一言不发的被顾辞牵着走向电梯。

电梯门恰好打开。

一个胖胖的光头男出现在眼前。

严永宽:“这么巧?”

顾辞:“是挺巧的。”

星舞:“怎么了?”

一抬头。

严永宽:“……”

星舞:“……”

慌忙撒开顾辞的手。

严永宽捂住眼睛:“我什么都没看到,真的,请相信我,你们继续,我就是个瞎子,我老瞎眼了我……”

本来还没那么臊的星舞一听这话当场恼羞成怒:“看到又怎么了!只是牵个手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严永宽:“啊对对对对,只是牵手……”

星舞涨红了脸道:“不是!是看手相!顾辞在给我看手相!”

严永宽哈哈哈哈:“原来小顾兄弟还会看手相啊。”

顾辞:“是哦,要不我也给你看一个?”

严永宽立刻伸出手:“看!”

只要能岔开这个话题,别说看手相,摸骨都行!

顾辞握住严永宽的手掌,有模有样的看了几秒。

严永宽:“怎么说?”

顾辞面色凝重:“凶兆。”

余光注意到星舞杀气腾腾的样子。

严永宽:“……”

救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