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教练,我请求禁止振刀!(2合1)

翌日。

顾辞刚一起床,便收到了管理员发来消息。

材料到了。

快得让人始料未及。

顾辞:“你是不是也在星澜城?”

管理员:“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顾辞:“行,等我消息吧。”

几百米的距离,顾辞也懒得打电话让人送了。

正好出门吃个早饭。

管理员寄来的特殊材料叫做“冰凰翎羽”。

从天秤宫的小BOSS极地冰凰身上扒下来的。

稀有度和品质跟熔岩之心差不多,适用于四五阶星卡。

但由于天秤宫不在国内,冰凰翎羽属于进口型稀有材料,价格比熔岩之心要略微贵上一些。

而且很难找到卖家。

顾辞本以为管理员会弄一些冰属性的珍稀星墨过来,结果对方直接整了一片完整的冰凰翎羽给他。

和熔岩之心一样,一片冰凰翎羽也可以制作十份星墨。

这个世界的有钱人可真不少。

国内的星宫其实也有冰属性的珍稀材料产出。

估计是因为材料不同,最终给武器附加的技能效果也不同的缘故,管理员才特地以高价买回了天秤宫的冰凰翎羽,作为自己武器星卡的制卡材料。

一上午的时间,顾辞都花在了制作星墨上面。

反倒是制卡只用了半个钟头。

“你越来越熟练了。”星舞颇有些欣慰的道。

语气中还带着一丝丝骄傲,毕竟顾辞这么厉害,她也是有一点点功劳的。

顾辞眨了眨眼:“我还有更熟练的事情,你想……”

星舞:“不想,爬。”

顾辞把星卡拍下来发给了管理员。

【碎裂凰羽冰弓】

类型:武器卡,长弓

等级:4

品质:传说

攻击:4000

耐久:3500

效果:攻击时有25%概率暴击,造成双倍伤害。

追加效果:极地冰凰之息

极地冰凰之息:凝聚箭矢所需的耐久减少50%(50/支),且箭矢附带寒气,命中后可降低目标30%移速。

管理员:“……”

顾辞:“……”

管理员:“……!”

顾辞:“……?”

管理员冷静下来:“你开个价。”

顾辞:“材料剩了不少,当制卡费吧,我就不退了。”

管理员:“好。”

【管理员向您转账10000000元,点击收款】

顾辞不小心手滑点到了收款。

他扣字道:“什么意思?看不起人?”

管理员:“定金,以后插队用。”

顾辞:“行,但只准插一次。”

管理员:“你好黑!一千万诶,至少插三次吧?”

顾辞:“那就让你插三次。”

说着,点开了管理员的个人资料。

昵称:-

性别:-

年龄:-

签名:-

一点有用的信息没有。

只在最下方挂了一个协会认证四阶战卡师的标志。

“啧,还挺神秘。”

顾辞关掉管理员的主页,打开群聊。

看到潇洒剑客正在水群,顾辞忽然想起了白羊宫里的事。

潇洒剑客应该是奔着熔岩之心去的,但被他和星舞抢了先。

熔岩星墨还剩下9瓶。

“要不要给他也做一张?”

顾辞琢磨了一会。

最后还是决定先算了。

倒不是他区别对待。

主要潇洒剑客和纸鸢他们太熟。

潇洒剑客要是得到传说星卡,肯定会拿出来炫耀一波。

这对顾辞自己有一定的好处,但目前的情况,还不适合量产传说。

总不能光给潇洒剑客制卡,不帮纸鸢和野狼他们吧?

其次,也是因为顾辞觉得熔火之心不适合用来制作长剑。

或者说,制作长剑的最佳材料,并不是熔火之心。

所以,等有了合适的稀有材料再说吧。

下次一定。

收拾了一下制卡室,顾辞换上衣服准备再出门一趟。

星舞提醒道:“你今天的三个单子还没接。”

顾辞:“一会回来再做,我先把卡给雷教官送过去。”

今天是周六,明天周日。

这两天是学府专门留给新进校的特招生们适应大学生活的时间。

也就是休息时间

但夏稚他们可休息不了。

什么叫军队式教育?

不是在训练,就是在训练的路上。

趁着人多,这是个打广告的好机会。

来到星澜学府的训练馆。

不出顾辞所料,一大波学生正在围观夏稚等人训练。

其中还有不少高年级的学生。

对于学府新成立的这支20人精锐小队,他们也非常感兴趣。

人群中传来一阵惊呼。

“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看了一个小时都没看明白。”

“根据我的经验,这张卡的制作方式应该不难,先这样再这样然后那样就可以了。”

“?你搁着搁着呢?”

顾辞挤了半天才挤进来,总算看清了情况。

雷猛在组织20名学生进行1对1的单人对抗训练。

输的人晚饭没有鸡腿。

赢的吃双倍。

其他9组都还算打的有来有回。

唯独夏稚这边是单方面的碾压。

少女的对手是深田永信。

按道理来讲,深田永信虽然差夏稚0.1个星力等级,但他使用星卡的方式比较特殊,在战斗中应该属于优势的一方才对。

但事实是,深田永信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因为他么得武器。

在顾辞过来之前,他的刀才刚被振掉了一次……

深田永信都记不清这是自己第几次被振刀了。

他的星卡埋在身体中,夏稚捡不了,一拿起来就会消散。

所以深田永信可以反复使用武器星卡。

然后反复被振。

深田永信已经被振麻了……

振完了还得挨打。

一身星力全用在了护盾卡和武器卡上。

“嘭!”

夏稚一个下劈平A。

深田永信交叉双臂抵挡。

身上的护盾破裂。

深田永信终于坚持不住,被这一剑拍趴在了地上。

深田永信艰难的举起一只手:“我认输……”

雷猛扔了瓶水给他:“你鸡腿没了。”

深田永信:“没…没事。”

人还活着就好。

“承让了,深田同学。”

夏稚收起武器,到边上拿了条毛巾擦了擦汗,才注意到顾辞来了,一下子笑起来,跑到顾辞身边:“顾辞哥!”

顾辞板着脸:“叫教练。”

夏稚吐了吐舌头:“好好好,顾教练。”

“这才对嘛,训练的时候就要有训练的样子。”

顾辞说完又夸道:“刚才干的不错。”

他就是来给雷猛送三阶振刀卡的。

结果没想到少女已经用上了。

而且没有发动振刀卡的后续反击,否则深田永信坚持不了这么久。

满属性的武器+接近满攻击的附加伤害,一下就能把深田永信打成重伤。

夏稚故意留手,不仅多锻炼了一下自己,也将振刀卡的主要效果清晰的展现了出来。

值得表扬。

雷猛这时也走过来。

“你不会是来探班的吧?”

说着,一副铁面无私的样子:“现在是训练时间,耽搁太久可别怪我撵人啊。”

“我是来给他们送卡的。”

顾辞将一叠星卡递给雷猛:“都是振刀,一人一张,一会空了你发一下。”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传进深田永信和附近围观群众的耳朵里。

“原来这张卡叫振刀。”

学生们开始讨论起来。

深田永信则发出一声悲呼:“不!教练,我请求禁止振刀!”

“禁止禁止振刀,敌人可不会按照你的规矩来打架。”

顾辞道:“不过我倒是忘了,使用新的卡牌对你来说比较麻烦,还有位置吗?”

深田永信:“有……但只有一张了。”

每次提升等级,可以在身体里多融入两张星卡。

其中一个位置,深田永信用了一张稀有级的武器卡。

二阶和三阶的武器数值差距太大了,不换新武器等于全程刮痧。

连怪都砍不动,更别说和别人打架。

另一个位置,深田永信是打算先留着。

一二阶的格子里有辅助卡,可以凑合用。

等到了四阶,换了武器之后就有两个格子。

那时候再挑选两张实用性强、质量也比较高的辅助卡打上,又可以坚持一段时间。

五阶六阶同样只换武器,接着一举冲到大星卡师,直接融合四张七阶星卡。

他们国家的人基本都是这样取舍的。

“那算了,振刀卡不适合你。”

对手的武器等级一旦超过振刀卡,刀就振不掉了。

一振就白搭。

“等你到四阶我再专门给你制几张卡吧。”顾辞道。

说完,从雷猛手里抽了一张卡出来,问旁边的学生道:“多出来一张三阶振刀,史诗级的,有人要吗?”

人群沉默了一秒。

然后开始疯狂内卷。

“我要!”

“给我给我,我出五万!”

“我六万!”

“六万爬,我七万!”

“都滚开,爷出十万!”

一张三阶星卡,硬是被卷出了四阶星卡的价格。

要不怎么说学生的钱最好赚呢?

但顾辞并没有卖给出价最高的人,而是卖给了第一个喊出“五万”报价的那名学生。

其他没买到学生不甘心。

“顾教练,还有振刀卡吗?”

“给我们也整几张啊教练。”

“就是就是,五万我们也给得起!”

盛情难却呐!

顾辞连忙道:“好好好,我回去之后再做一些,还是五万一张……这样,你们有谁还想要振刀卡的,列个名单出来,数量也写上,我做好之后给你们送过来。”

“来来来,我有纸笔!”

当即便有学生做起了志愿者。

周围的人顿时围过来,把顾辞都晾在了一边。

离得比较远的学生还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

但管它呢,先过来凑个热闹再说。

凑着凑着,搞清楚了状况,也加入到预购行列之中。

这已经不是振刀卡的强度问题了。

是有和没有的问题。

如果别人有,自己没有,万一对上了怎么办?

看看趴在台上还没起来的深田永信。

这就是没有振刀卡的下场。

就算是为了以后不被揍得太惨,也要想办法搞一张!

何况五万块也不贵。

夏稚瞥了眼身后的扎堆的人群,不解的问:“顾教练,为什么不直接把你店铺的地址告诉他们呢?”

“明天有个会,不一定在店里。”

顾辞顿了顿,笑道:“而且你放心,会有人自己找上门来的。”

雷猛低下头小声道:“说好的,你九我一。”

讲道理啊,要不是他诚心聘请顾辞来当教练,顾辞还没这机会一波把名声打出去呢,哼哼。

顾辞道:“91没问题,但名单给你,你改天来我店里取卡,让他们上你那拿货去,以后也都这样。”

雷猛:“行。”

分工明确,好兄弟一家亲。

夏稚:“那我呢那我呢?”

顾辞看着眼前不缺钱的小富婆想了想:“空了给你买件衣服吧。”

“好!”夏稚开心道,“顾教练真好!”

雷猛见势不妙,搞不好又要发狗粮了,立刻大脸一板:“好了!休息够了,回去继续训练!”

深田永信再次举手,虚弱道:“教官,我打不动了……”

雷猛:“你再休息会,让她先打木桩。”

夏稚冲顾辞挥挥:“顾教练,那我继续训练了,别忘了我的衣服哦。”

“不会忘,快去吧。”

少女走后,顾辞和雷猛说了两句,也离开了训练馆。

今日份营销圆满结束。

赚多赚少都是其次,主要是改变环境。

全员振刀只是给学生们的第一个版本,后面还有各种大型资料片。

星舞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某人之前也说过要给我买衣服。”

顾辞嘴角一抽,咳嗽道:“我那时不是还不知道你卡里有衣服穿嘛……”

星舞:“有衣服穿就不配买新衣服了是吗?”

顾辞:“谁说的?买!明天开完会回来就买!”

星舞:“涨价了,现在要两件。”

顾辞:“两件太少,咱们买三件……不,你看上几件买几件!”

星舞哼哼:“这还差不多。”

两人一路聊到校门口。

顾辞发现一道熟悉的身影。

一身西装的严永宽严部长此时正骂骂咧咧的打着电话。

“赶紧给我查,查机票,查高铁,查酒店……”

“不管你们查什么,必须把人给我找出来!”

“两天之内要是没结果,全部给我回办公室把屁股撅起来等着,老子一个一个的踹!”

“听到没有!”

挂掉电话,严永宽才发现顾辞站在自己旁边。

怒气冲冲的脸上立刻焕发出春风拂面的笑容。

“小顾兄弟啊,你怎么跑学校来了?我这刚下飞机就被叫过来处理事情,正准备忙完了去店上找你呢。”

“严部长好,我是来送卡的。”

顾辞笑道:“发生什么事了,把严部长你气成这样?”

“害,别提了,这事儿怪得很。”

严永宽知道顾辞是星舞的人,也没顾忌。

“学府有三个特招生在白羊宫里失踪了,至今杳无音讯,也不知是死是活。”

“我便让人先赶过去安抚学生家长的情绪,他们那地方偏,住的又是老小区,七拐八绕的,好不容易找上门,结果…啪!”

严永宽一拍巴掌道:“学生家长也不见了,你说这事怪不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