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什么叫外交

下午六点。

星澜学府新生入学报道的时间截止。

守时,是一名高质量人类的基本素质。

所有错过报道时间,并且没有提前向学校说明原因的学生,即便这时候赶来,学府也不会再收了。

面子工程都做不好的人,拿来有什么用?

主任办公室。

负责统计的老师将报名表送了过来。

“总共3997人,只有三个学生没来报道。”

主任:“嗯。”

老师:“我问过负责他们考试的老师了,没有收到任何请假说明。”

主任:“哦。”

老师:“您看,这……”

主任总算多说了几个字。

他淡淡道:“你知道该怎么做。”

老师:“明白。”

这三名学生,可以回自己原本的学校继续读他们的高三了。

老师轻轻把门带上。

主任把厚厚一叠报名表拿到面前,开始翻看学生的个人资料。

每年这个时候他都很忙。

得亲自过一遍报名表上的内容。

把那些在特招考试上,表现比较出色的人,名字和外貌对一对。

能在众多天才当中脱颖而出的学生,稍微值得他甄主任多关注一丢丢。

不多时。

桌上的电话响起。

是刚才送报名表过来的老师。

这办事效率不错。

甄主任看了下腕上的镶钻石英表。

才过去半个钟。

甄主任兀自点点头,接起电话,语气从容。

“讲。”

老师凝重道::“甄主任,我刚打了电话给那三名学生的父母,他们都说自己的儿子上次出门后就一直没回过家,还以为直接来我们学府报道了……我怀疑他们出现了意外。”

甄主任:“哦?”

老师:“……”

能不能给个稍微大点的反应?

有学生疑似失踪,这可不是小事啊!

老师又重复道:“甄主任,这三名学生来自同一座城市,离家的时间也是在同一天,虽然没有得到他们父母的确认,但基本可以确定,他们应该是呆在一起的,而离家的目的,是去白羊宫完成我们学府布置的入学任务。”

甄主任:“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老师:“……”

确实没有。

学生组队进星宫打怪,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这不重点啊喂!

重点是这三名学生,可能在白羊宫里嗝屁了好不!

老师:“甄主任,您要不要给协会说一声,让他们帮忙找一找?”

甄主任:“可。”

甄主任挂掉电话。

想了想,从联系人里找到一个叫做“贾理事”的人呼了过去。

贾理事很快接通。

“喂,老甄啊,啥事儿?”

电话那头隐约能听到什么幺鸡、二条、十筒、洗脚……

甄主任:“有个事要给你说一下。”

贾理事:“诶该我摸该我摸……老甄你说。”

甄主任:“今天有三个特招生没来学府报道,可能死在了白羊宫。”

贾理事:“死了啊,死成啥样啊……等会,你说啥?”

甄主任:“特招生,三个,疑似死亡,白羊宫。”

贾理事“唰”一下站起身。

“什么?有学生死了?!”

顷刻间,一股恐怖的气势从贾理事身上爆发出来。

把另外三家正在听牌的清一色震了个稀碎。

“不打了不打了,我得回协会处理点事,改日再约!”

贾理事火急火燎的推门而出,身后芬芳扑鼻,文明一片。

学生是什么?

学生是社会的希望。

是国家未来的栋梁。

不管这三名学生是因何失踪,到底死没死,这件事都必须彻查到底。

同时,家长那边也需要妥善处理。

虽然这事赖不到他们头上。

毕竟十二星宫危险重重,战卡师在里面偶尔发生意外是不可避免的,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后果就要自己承担。

学生家长要是通情达理还好。

如果确定学生死亡,那么协会和学府这边,都会给予学生家庭一定的人道主义抚恤。

但就怕学生家长气昏了头,硬要找学府和协会闹。

吵起来也不好看不是?

白白让国际友人们看了笑话。

所以,这件事要两头并进。

一边要查,一边也要安抚三名学生家长的情绪。

回星协总部的路上。

贾理事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一项调查研究显示:

一个人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隔的人不会超过六个。

也就是说,最多通过六个人,你就可以认识世界上任何一个陌生人。

于是。

大洋彼岸,夜色浓郁。

某个高级酒店的套房里。

正在呼呼大睡的严永宽同志手机响了。

“歪?”

噢该死,这迷糊的声音!

贾理事:“你不会在睡觉吧?你看看现在才几点!”

严永宽被这一嗓子喊懵了,还真看了看表。

旋即反应过来,气急败坏道:“姓贾的你大爷,凌晨5点我不睡觉,难道跟你去洗脚?”

贾理事沉思片刻,问道:“……你出差去了?”

严永宽没好气道:“不然呢?”

贾理事:“你出差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严永宽:“我怎么知道我出差的事你为什么不知道?”

贾理事:“什么时候回来?”

严永宽:“明天吧,你直接说有什么事。”

贾理事:“星澜学府有三个特招生失踪了,需要你去和学生家长交涉沟通一下。”

严永宽打出一个问号:“这事跟我外交部有什么关系?”

贾理事:“学生家长是外人。”

严永宽:“我知道。”

贾理事:“所以跟他们交涉也算外交。”

严永宽:“……”

妈的,绝了!

贾理事:“总之这事就交给你处理了,你手下的人会说话,让他们多说点,别人去我不放心。”

严永宽翻了个白眼。

什么别人去不放心……

就是怕其他理事来抢业绩嘛。

这事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

但办好了,确实能争取到星澜学府的好感。

等到下一次理事会选举,就有更大机会拿到学府这一票。

“老狐狸。”

严永宽暗骂一句,挂掉电话。

给自己的小弟群发了条信息,又继续蒙头大睡。

……

而另一头。

顾辞和夏稚吃完饭,已经来到了学校。

雷猛就在学校门口等着。

看见顾辞身边跟着一个可爱少女,不由问道:“不介绍一下?”

“你好雷教官,我是夏稚,顾辞的好朋友,也是你以后的学生。”

夏稚笑嘻嘻的主动介绍着自己道,“以后就麻烦雷教官多多指教啦。”

雷猛又看向顾辞。

顾辞道:“算她一个吧,但不用给我面子。”

言外之意,该怎么训就怎么训。

“那行,我们去操场。”雷猛道。

饭点一过,新生就该陆陆续续到操场集合了。

早点过去还能多观察观察。

顾辞却道:“不急,我们先去弄一份这届特招生的个人资料。”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