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他确实很可恶!

这一次的检测非常顺利。

顾辞拿到了印有SSA字样的二阶制卡师证,也成功成为了星卡师协会的准会员……是的,还只是准会员。

一二阶星卡师,就像九年义务教育的学前班。

有手就行。

市面上出售的民用能量卡几乎都是一阶制卡师制作,这也是他们最主要的经济来源,在这个卡片的时代,只要肯学,人人都可以成为一阶制卡师。

然后稍微努力一下,带着脑子多练练,二阶也只是时间问题。

战卡师同样如此。

直到三阶,难度骤升。

跨过这道坎,才有资格成为星卡师协会的正式会员。

也才能真正见识到这个卡牌世界的波澜壮阔。

从协会区出来。

时间已经接近正午。

顾辞准备去食堂吃个午饭再回去。

准会员在协会吃饭也是免费的,不嫖白不嫖。

不过没想刚进电梯,又碰到了老熟人雷先森。

顾辞还没来得及打招呼,雷猛便先开口了。

“你那张魔法少女学徒卖不卖?”

“……卖?”

顾辞有点没反应过来。

卖是可以卖,但你不是四阶战卡师吗?

买张二阶星卡回去有什么用?

二阶星卡和四阶星卡的数值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等等。

这货该不会是看上了魔法少女卡的魔法少女了吧?

一时间,顾辞看向雷猛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

雷猛一看就知道顾辞想歪了,瞪起眼珠子道:“我有老婆!”

顾辞不信:“你老婆有她好看?”

“我老婆比她好看十万倍,还能给我生孩子!”

哦,是三次元老婆啊……那没事了。

顾辞顿时失去了和雷猛深入探讨的兴致,说道:“一口价,5000。”

“成交!”

须知,市面上即便质量拔尖的二阶星卡,价格也就在3000块左右。

比如那张地精巨人。

顾辞这卡贵了接近一倍,可雷猛依旧想都没想便把钱转了过去。

在星协当认证考官只是他的工作之一,他每周还会去学校帮忙训练一二阶的战卡师学生。

为了能让孩子们接受更好的摧残……不是,磨练,自己多花点钱又算得了什么呢?

为教育事业而献身,吾辈义不容辞!

……

来到食堂。

顾辞打了一份粉蒸牛肉和一份番茄炒蛋,随便找了张空桌坐下。

“你那张卡的结构没有加密,就这样卖给别人了?”星舞问。

“没关系,谁想模仿就让他模仿去吧。”

顾辞对此浑不在意,又不是阿瓦达啃大瓜,没啥可稀奇的。

“虽然只是二阶,但卡牌的结构很多时候都是通用的,你就不怕那些没有底线的制卡师用你创造的结构制作星卡赚钱,让你没得赚?”

星舞知道这家伙只关心钱,便换了个更直观的方式来讲。

顾辞道:“你不会以为我只会制这种循规蹈矩的卡牌吧?”

星舞:?

“你管你自己制的这些卡牌叫循规蹈矩?”

这时,一名少女端着餐盘坐到顾辞斜对面。

上身被撑得胀鼓鼓的校服有些眼熟,顾辞便多看了两眼。

接着低头认真吃饭,没继续和星舞聊下去。

一个人自言自语容易被当成神经病。

食堂饭菜的味道不错,顾辞自顾自的吃着。

少女接起一个电话。

“喂,爸。”

“考完了,在食堂吃饭。”

“没有,只拿到第二。”

少女说着有些委屈,又有点气。

“对方的卡牌太奇怪,我打不过。”

“不是强,是真的很奇怪。”

“有毒的火球,带麻醉效果的冰锥,埋了电网的土墙……”

“这些都还好,有其他同学作为前车之鉴,我都应付过去了。”

“可是没想到他还有一张二阶的召唤卡,是一名魔法师学徒。”

“只念了句咒语,我还没反应过来武器就没了……”

战卡师也有远程近战之分。

少女是后者,将星卡里的武器具现出来亲自提刀上阵的那种,一旦武器被打掉,又没有准备备用武器的时候,就只能依靠自己的双手去继续战斗。

好在,少女身体素质不错,硬是凭着一张“迅捷”星卡的增幅,躲掉了所有咒术攻击。

但体内的星力也在这样高强度的移动下被消耗得所剩无几。

不过,这已经是对手最后一张星卡了。

只要解决掉魔法少女,她还是能拿到这次考试的第一。

终于,少女在迷雾中将魔法学徒找了出来。

然后。

过肩摔!

上一名受害者是地精巨人。

雷猛当时是没啥感觉的,毕竟被摔的又不是他。

但少女却是真人被摔。

有那么一瞬间,本就几乎力竭的少女,觉得自己骨头都快散架了。

她并不是不会空手搏击,可天知道,这个被召唤出来的魔法师竟然还会过肩摔……

少女大意了,且没有闪。

于是输掉了最后的比赛。

少女越说越气。

“怎么会有这种星卡啊,太狡诈了,制作这些卡的制卡师也很可恶,一肚子的坏水,长得肯定特别丑。”

“噗咳咳……”

顾辞差点没被呛着。

少女这才想起边上还有人。

“爸,先不说了,我吃饭。”

挂掉电话,少女对顾辞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

“抱歉啊,刚刚有点大声,是不是吵到你了?”

“那倒没有,我就是好奇你怎么那么肯定那个制卡师长得特别丑?”

“因为相由心生啊。”

少女叉起一块牛肉,狠狠咬了一口,赌气道:“我祝他以后都找不到老婆!”

“……”

少女见顾辞不说话,不由问道:“怎么了吗?”

是不是自己骂得太狠了?

顾辞:“你叉的是我的牛肉。”

“……”

少女动作一滞,看了看盘子,又看了看顾辞,一下子红了脸。

“啊…不好意思!你等我一下,我去给你重新打一份。”

“不用。”

少块肉而已,问题不大。

顾辞接着之前的话题道:“你刚才说的没错,那名制卡师的确很可恶。”

“是吧,你也这么认为。”说起这事,少女就变得气呼呼的,“用这种星卡,就算赢了也不光彩!”

“没错!”顾辞义正词严,“他这么搞,和在兵刃上抹毒有什么区别?这简直就是在败坏卡风,有损我们制卡师光明磊落的美好形象!”

说罢,话锋一转,问少女道:“你想不想赢回来?”

“想!”当然想,但一想到下次对决时对方不知又会多出些什么奇奇怪怪的星卡,少女又有些泄气,“可是我打不过他。”

“你要对自己有信心。”顾辞语重心长的道,“这次没打赢不是你的问题,是对方的星卡太不讲武德,只要你能找到更厉害的卡牌,分分钟就能打爆对面。”

“可是,我要上哪去找更厉害的卡牌?”

“我知道有家店,一定能满足你的需求。”

“在哪儿在哪儿?”

“槐知街404号,妙妙制卡屋。”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