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你还有一次狡辩的机会

【碎裂熔火之剑】

类型:武器卡,巨剑

等级:4

品质:传说

攻击:4000

耐久:3500

效果:攻击时有25%概率暴击,造成双倍伤害。

追加效果:熔岩领主之怒

熔岩领主之怒:攻击时有5%的概率在目标周围生成炙地之火,造成4000点伤害。

雷猛:(キ`゚Д゚´)!!

“**。”

张口就是一句国粹。

4000点攻击如果触发暴击,一剑能砍8000。

运气好再出个地火的话……

娘咧,五位数的伤害!

他作为五阶战卡师,都至少得用张稀有级的技能卡,才能打出这个数字。

还不能打歪。

可这把剑一个平A,12000。

这合理吗?

“暴击你上次解释过了,这个熔岩领主之怒又是怎么回事?”

追加效果是指特殊材料给星卡带来的增幅。

可什么样的特殊材料,居然能给武器卡安排一个技能上去?

雷猛听都没听过。

“你说的没错,只有我才能发挥出这种珍稀材料真正的价值。”顾辞道。

“嘁,臭美。”

星舞在卡里撇了撇嘴。

雷猛还以为顾辞是在跟自己说呢,一句话下来就听明白四个字。

珍稀材料。

“你在卡里加入了熔火之心?”

“以及缩小到¼大小的薛定顾结构,多余的星符做成了1500点攻击和耐久。”

“这张卡原本只有3500点数值,但熔火之心帮我把剩下的攻击补了上去。”

顾辞道:“这把传说级巨剑的威力,不仅是四阶武器星卡的极限,同时也是熔火之心的极限。”

雷猛依旧没听懂。

但那不重要。

“你开个价,这把剑我要了。”

“别告诉我又是训学生。”

顾辞道:“这剑可能会把学生打死。”

别说12000,就是出个8000点的暴击,一般的三阶星卡师也吃不消。

“这个你放心,我知道轻重。”

雷猛仔细观赏着手中的星卡。

越看越觉得爱不释手。

“我买回家当个藏品,说不定以后儿子女儿能用得上。”

“……”

这么长远的目光不去买基金真是可惜了。

顾辞将卡从雷猛手里抽出。

“这张卡我有其他用处,等你儿子长大带他来找我,我给他重新做一张。”

雷猛一动不动的看着顾辞把卡收起来。

大眼珠子里全是恋恋不舍。

“好了好了,等我五阶了再专门给你做一张,这总可以了吧?”

顾辞无奈道。

雷猛:“一言为定!”

顾辞和雷猛来到客厅。

滋滋——滋滋——

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快乐水,扔了一罐给雷猛。

“说呗,找我什么事?”

“正事。”

雷猛打开可乐喝了一口,哈了口气道:“有个单子,而且是长期单,需要你亲自做。”

“我亲自做?”

顾辞诧异道:“史诗级星卡都不够,星澜学府对学生的用卡要求这么高?”

“那倒也不是。”

雷猛将学府派给自己的任务简单复述了一遍给顾辞听。

“想培养出一批一打多的精英战卡师……”

顾辞坐到沙发上:“这听着怎么那么像特种兵?”

滋滋——滋滋——

“你这么理解也没错。”雷猛道。

领导让他把学生当做自己的兵来带,放开手狠狠的训,可不就是特种兵的待遇么?

顾辞手指轻轻敲击着茶几。

他在思考。

片刻后,顾辞开口:“行,我答应了,不过我有个条件。”

雷猛:“什么条件?”

“卡的使用技巧由我来教,因为只有我知道我自己制的卡该怎么用最好,你可以把我当成你的助教。”

顾辞说道:“工资每个月100万,你出或者学府出都行。”

“那不是只能我出吗?”

雷猛找到机会把白眼翻了回去。

学府哪会专门出钱给他请助教?

不过100万的话……倒还挺良心的。

随便买几张五阶星卡都不止这个数。

学府给他开的工资,也完全够他支付这笔半路杀出来的助教费,只是……

滋滋——滋滋——

“你有那么多时间吗?”雷猛问。

“没有。”

顾辞一脸从容淡定。

“所以绝大部分时间还是你自己训他们。”

雷猛:“……”

想白嫖我100万是不?

顾辞摊了摊手,意思很明显。

谁让我是你看中的制卡师呢?

“行行行,我就当是给学生的星卡交定金了。”

雷猛转账的速度依旧那么快。

然后说道:“其它时间你可以不来,但明天晚上你得陪我去一趟学校,帮着我一起把20名学生选出来。”

“这个没问题。”

顾辞点头道,怎么说呢……

正合他意。

雷猛要是不说这事,顾辞自己都会主动提出来。

毕竟,并不是每个学生都有资格让他顾大师亲自教导的。

另外,这也是个寻找猎物的好机会。

顾辞不相信这一届的特招生里只有三个巫袍人。

“那我先走了,明天晚点学校见。”

滋滋——滋滋——

走到楼梯口的雷猛忽然停下脚步,回头。

看了看客厅里拿着个拖把,一边“滋滋滋滋”移动,一边拖地的小机器人。

小家伙还挺萌。

“这玩意怎么卖?”

“五万一张,一楼第三个货架的第一排,扫脸付款。”

“扫脸?”

雷猛下到一楼,找到了这张机械族的【清洁机器人】卡。

三阶,史诗。

拿到吧台。

机器人脸上的小表情立刻变成了一个二维码。

“滴,成功收款:五万元。”

“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光临,啾咪(*╹▽╹*)。”

……

楼上。

雷猛刚一走,星舞便开始发问。

她才不相信顾辞只是单纯的想教那些学生怎么用他制的卡。

徐团团的星卡不也是在顾辞手里买的,怎么没见他教呢?

“说吧,是不是为了夏稚才想去当助教的?”星舞问。

顾辞坦白道:“这回真不是。”

星舞:?

“意思是以前是了?”

“我以前也没当过助教啊……”

“少打马虎眼。”

星舞哼道:“我指的是上次去看特招考试,还有你刚刚制的卡,都是为了夏稚对不对?”

“人啊,要向前看,过去的事情重要吗?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下,是未来。”

顾辞目光柔和的望着窗外。

“你知道吗,在我心中,我想要的其实并不多,只要有你,有我,有……”

星舞:“有夏稚是吧?”

顾辞:“……”

星舞:“你还有一次狡辩的机会。”

“好吧,我摊牌了。”

顾辞道:“这二十名学生是我们以后的杠杆,我要用他们,撬起整个世界。”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