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被二阶小弟弟吓哭了

接住那团火焰,顾辞才发现,火焰之中有一颗岩浆材质的心脏。

熔火之心。

目前市场上,六阶以下最贵的火属性材料之一。

俗称火中贵族。

卖这么贵当然也是有原因的。

相比起一般的火属性材料,熔火之心对四五阶的星卡提升更大。

大了不止一点。

一般材料对星卡的加成,大多体现在属性增幅上。

例如加入了特殊材料的护盾类星卡,会变成【火焰护盾】、【寒冰护盾】、【愈疗护盾】……等等,附带额外效果。

数值上并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

提升是有,但非常少。

大概1-5点这样。

可火中贵族不一样。

熔火之心除了基本的属性增幅,还可以为星卡带来100-500点的数值提升。

具体多少,取决于制卡师的笔法。

只要不太差,涨个300左右是没啥问题的。

不要小看这300点数值。

它很可能让一张原本只是稀有级的星卡,成为真正的史诗级。

一颗熔火之心可以制作10瓶熔火星墨。

技术和运气都不错的话,这就是10张史诗品质的五阶星卡。

价值不仅仅只是一千万而已。

顾辞却不关心这些。

他做史诗级卡牌又不需要材料辅助。

他只知道:“一千万到手了!”

星舞:“我建议你自己用。”

顾辞:“为啥?”

星舞:“别人用浪费。”

这种数量稀少的珍贵材料,可不是用来冲击史诗的,那样做完全是暴殄天物。

“只有你才能发挥出它真正的价值。”星舞道。

顾辞深以为是:“会说话你就多说点。”

星舞直接闭麦。

……

一个小时后。

两人来到之前的峡谷。

为了避免路上和组团进火山的人撞上,顾辞特地让星舞绕了一下路。

不然到时候那群战卡师们发现BOSS被人偷掉了,很会快联想到他身上来。

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星舞回到卡里。

顾辞扎了根火把,自己朝营地赶去。

营地里这时候已经没什么人了。

都在赶往火山的路上,只剩下一堆空空的帐篷。

不仅三阶,二阶的战卡师也走了。

他们虽然不敢直接参与到熔岩领主的战斗之中,但跟在大部队屁股后面捡个漏,混点材料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顺便开开眼界。

说不定就能把任务给完成了呢?

夏稚老远就看见了顾辞。

见他从峡谷的方向过来,手里还提着一个圆滚滚的大麻袋,赶忙跑来搭了把手。

“顾辞哥,你不会是嫌我们刷的太慢,在峡谷里换了个地方自己刷骷髅怪去了吧?”

“没。”顾辞道,“刚不是地震嘛,我就到火山那边逛了一圈。”

说着,打开麻袋,眨了眨眼:“你看,这是什么?”

黑夜中,火红的光辉照亮了少女的脸。

“哦!火岩晶……唔!”

夏稚还没叫完,便被一只大手捂住了嘴。

顾辞:“嘘,小点声,一会你和徐团团一人拿几块,回去交给学府。”

夏稚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唔唔唔!”

顾辞放开少女,又道:“今晚收拾收拾,我们明天就启程回小镇。”

“好,谢谢顾辞哥!”

“不客气,以后记得多带点同学来你哥哥店里买卡。”

“放心,一定会带的!”夏稚保证道。

随后眨巴了两下眼,一边走着,一边望着顾辞。

火岩晶是白羊宫特有的火属性材料之一,只能依靠击杀熔岩领主获取。

她可以肯定,顾辞哥刚才一定是去找熔岩领主了。

但不想被人发现,所以才绕了一圈,从峡谷那边赶回来。

至于过程是什么样的……夏稚猜不出来,也没问。

顾辞哥不想被人知道,那她就假装不知道。

女孩子要懂事一点才可爱。

不过,能一个人取回这么多火岩晶,顾辞哥真的好厉害啊……

“夏稚啊。”顾辞忽然出声道。

夏稚连忙收回思绪:“我在!”

“浴缸今晚再借我用用呗?”

“啊……好。”

我泡过你泡过的……停!

夏稚佯装淡定的把卡递给顾辞:“我先去休息了,卡你明天再还我吧,顾辞哥晚安!”

前方,小胖子和厨师小哥在篝火旁坐着,一人一只金黄油亮的烤鸽子,啃得正开心。

少女直接溜回了帐篷,连宵夜都不吃了。

顾辞可不会客气。

把自己和制卡师少女的帐篷搭好,便加入到吃货行列。

这附近并没有水源,但问题不大。

吃饱喝足,正好活动活动。

火山里又闷又热,沾了一身的灰。

今晚说什么也得把澡洗了再睡。

于是花了一个钟头的时间,顾辞把水打了回来。

接着便发现两件奇怪的事情。

第一件事是,上火山打熔岩领主的人还没返回营地。

“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

顾辞想到了白羊宫入口处的告示牌。

「不要在野外过夜」

可很快又释然。

几百号人凑在一起,其中应该还有不少四阶,能出问题才怪了。

真要碰上了六阶的隐藏BOSS,也该有人逃回来到补给站报警,哪用得着自己瞎担心?

顾辞舒舒服服的开始泡澡。

第二件奇怪的事情来了。

由于某种不可抗因素,一般的通讯工具在星宫内是没法正常使用的。

想联系外界,就只能到补给站排队打电话。

顾辞拿出手机想设个闹铃,免得自己泡睡着了,却发现屏幕左上角的信号是满格。

这不得赶紧上线水个群?

快半个月没看到沙雕群友说话了,怪想念的。

“滴滴滴滴滴……”

刚一登录上去,群头像就开始狂闪。

黑猫道人:“@纸鸢,等着,等我适应了手里这把刀,看我不过去锤爆你的狗头!”

纸鸢:“别来,我不跟太菜的人切磋。”

黑猫道人:“愤怒.jpg,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莫欺少年穷!懂?”

18岁清纯男大学生:“好奇,发生什么了?”

孤傲的野狼:“嗷,大哥诈尸了?”

纸鸢:“咦,大哥诈尸了?”

18岁清纯男大学生:“暂时诈一会,时间有限,快细说。”

黑猫道人:“别说,都给我口住!”

纸鸢:“¿”

黑猫道人已被管理员禁言。

纸鸢:“笑死,禁的好。”

纸鸢:“@18岁清纯男大学生,黑猫今天下午把一个二阶的小弟弟吓哭了。”

18岁清纯男大学生:“下手太狠了?他三阶打二阶,也看不出来菜不菜吧?”

纸鸢:“看得出的,二阶小弟弟一拳把他打晕了过去,然后跪在地上哭着求他快起来。”

18岁清纯男大学生:“笑死。”

孤傲的野狼:“笑死。”

管理员:“笑死,原来是真的菜。”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