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你瞅啥?

星舞看着顾辞。

虽然从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顾辞的下巴。

但这不妨碍她觉得顾辞是个真正的天才。

她没问顾辞那张卡是什么。

也没问顾辞脑子里到底还有多少这样奇妙的想法。

感情是需要经营的。

星舞喜欢这种顾辞偶尔带给她惊喜的感觉。

“顾辞哥,我突破三阶啦!!”

不远处的树林中,传来夏稚欢快的大喊。

顾辞也笑着喊了回去:“厉害!快过来休息会吧,等下让小哥给你多加个鸡腿!”

夏稚开心道:“好,嘻嘻。”

一旁打猎的厨师小哥:“老板,没有鸡。”

“只要是腿就行。”顾辞看着他脚下一顿叫不出名字的野味说道。

夏稚很快跑回来。

晶莹的汗珠划过少女红扑扑的脸颊,湿润的鬓发凌乱的贴在耳畔,散发着强烈的青春朝气。

可爱又有活力的美少女谁不喜欢呢?

“针不戳。”

顾辞拿出毛巾,一边给少女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一边夸赞道。

小孩子嘛,就要多鼓励鼓励。

夏稚没想到顾辞竟直接动手了。

双颊迅速浮起一抹红晕。

她下意识想低头。

但又想到自己这个状态,就算脸红应该也看不出来吧?

于是努力压抑着自己的砰砰砰的心跳,乖巧的闭上眼睛。

像只小猫咪一样享受着脑袋上突如其来的温柔。

星舞收回前言。

经营个屁。

她迟早咬死这个调戏小女孩的老混蛋。

徐团团远远的看到这一幕。

“嗝~”

真好,又可以节约一顿饭了呢。

……

进入白羊宫的第十天。

傍晚。

暮色昏沉,太阳即将下山。

顾辞四人走出森林,来到了一片峡谷。

温度明显提升了一个档次。

峡谷底部原本有一条河流,却因为高温变得干涸,开裂。

土黄的地质下隐隐泛红。

不少鱼类的尸体竖布横陈,混着泥土,凝固成一块块灰迹斑斑的遗体化石。

而在这条干裂的小路上,有数不清的骷髅兵漫无目的地游荡着,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站在峡谷上面往下看,灰压压一片全是行走的头盖骨。

这些在顾辞眼里,不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亡灵材料吗?

顾辞并不确定四阶白卡的承载量,能不能让他制作出那张亡语体系的关键卡。

但材料又不会过期,不行就先放在那,总会有一天能用得上。

“走,咱们下去开刷!”

顾辞把星舞悄悄告诉他的注意事项转达给了夏稚和小胖子。

“一会打的时候看准一点,别伤到它们的脑子,其它地方随便砍。”

能磨成粉末融入星墨的,只有脑袋上那一块头盖骨,打碎了可就没了。

地上又脏又乱,捡都不好捡。

“那个……我就不下去了,有点密恐。”

厨师小哥尴尬道,“我去找点野味给你们做,等你们打累了好填肚子。”

“行,那我们晚点到前面的营地集合。”顾辞道。

他们距离下一个营地已经很近了,用张加速星卡,半个小时之内就能赶到。

厨师小哥点点头,最后往峡谷下面看了一眼,“嘶”一声跑回了森林。

多少沾点M。

顾辞三人找了条路下山。

清理掉几只落单的骷髅兵后,走到发热的河道中央,先把帐篷搭了起来。

制卡师少女工作ing……

做完这一切,顾辞才把刚刚在路上捡来的树枝堆在一起,点燃。

顿时。

游荡的骷髅兵齐刷刷看过来。

怪物攻城1.0骷髅版,即将开始。

亡灵体系不论是法术还是召唤生物,在前期都属于比较弱小的卡牌。

“比较”这个词儿都有点礼貌了。

正确说法应该是——“亡灵?狗都不玩。”

亡灵体系在前期真的很弱很弱,弱到有体系等于没体系。

因为它们的构造太过复杂,四五阶的星卡根本装不下。

硬是要装的话,只能缺胳膊少腿。

这样不完整的体系在四肢健全的体系面前,脆弱的不堪一击。

更别说,亡灵体系还有圣光这么一个天敌存在。

所以四五阶的制卡师,没有谁会想不通去组一套亡灵卡组。

以前这么干的人,坟头草都有一米高了。

这就导致,峡谷中茫茫多的骷髅兵,没有一个人来跟他们抢。

夏稚和小胖子刷得非常爽。

顾辞蹲在地上敲头盖骨也敲的非常爽。

时不时的给火堆添两根柴。

源源不断的骷髅兵汇聚过来,一波接着一波。

夏稚突破到三阶以后,刷这些二阶的怪已经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信手拈来、游刃有余、易如反掌。

一剑过去能砍翻一片。

但小胖子可就没这么轻松了。

他的星力本身便不如夏稚,之前考试时测试的数值,只有2.4。

这十天下来,勉强提到了2.6的样子,距离三阶还差一大截。

分水岭啊分水岭。

刷了这么久,夏稚只喝了一瓶星力饮料。

少女都不怎么使用星卡,一直在平A。

小胖子脚下的药瓶子却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

顾辞:“尽管嗑,我报销!”

小胖子:“……”

我觉得这不是报不报销的问题。

顾辞:“别愣着啊,怪又来了。”

小胖子:“顾老板,我有点累……”

顾辞眼睛一瞪:“累?累什么累?只有对社会没有贡献的人才会喊累!像你这样的国家栋梁之才,怎么能喊累?你到这里来是为了历练的,而不是来休息的,快干活!”

小胖子:“……好勒。”

迫于顾辞的淫威,小胖子再次干掉一瓶星力药剂,开始了第不知道多少轮的战斗。

夏稚眨了眨眼:“顾辞哥,平时没看出来你还会凶人呢。”

顾辞板着脸:“找我聊天借机偷懒是吧,要不我给你也凶一个?”

夏稚连忙道:“不了不了,我这就继续刷怪!”

顾辞语重心长:“别怪我凶,其实都是为你们好,吃得苦中苦,才能更吃苦,修炼就是这样子的。”

说完,看了眼时间。

才8点,还能再刷一会。

顾辞又换了个地方蹲下,接着敲起了头盖骨。

突然。

冥冥之中有种感觉。

有东西在盯着自己。

顾辞扭头,向左后方看去。

阴影中,站着一个身骨魁梧的大骷髅。

手里握着把刀,戴着一顶生锈的铁头盔,正直勾勾的看着他。

顾辞:?

“你瞅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