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干嘛?

“抱歉,无可奉告。”

学生C淡淡地道。

在问顾辞的时候,他自己也快速回忆了一下。

不仅是今早。

昨天傍晚,他们先后抵达白羊镇,直到现在进入白羊宫。

期间没有谈论过任何不该谈论的话题。

今早那几句话,被听到了也就被听到了,说明不了什么。

大人可以是父亲大人,也可以是母亲大人,还可以是老婆大人。

大人交代的事情就更好编了。

大人就是喜欢我们天还没亮就来白羊宫晨跑。

怎么,有谁规定过不行吗?

什么?

你说有?

对不起,下次还敢。

学生C已经想明白了。

就算对方从他们踏入白羊镇的那一刻起,便盯上了他们,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更没法威胁到他们。

完全没必要慌张。

“如果没有其它事情,我们要去营地了,你愿意跟着就跟着吧。”

学生C示意两位同伴不用搭理顾辞。

对方不现身,净扯嘴皮子也没意思,纯粹是浪费时间。

可顾辞会放他们走?

“你们这个年纪就到了三阶,天赋也算万中无一了,又轻轻松松通过了星澜学府的特招考试,不出意外,学府必定会将你们当成宝贝来重点培养,未来的前途一片光明,就是可惜啊……”

顾辞叹了口气道:“你们说,要是星澜学府知道你们来自于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他们会怎么做?”

三人的脚步顿时一僵。

好像戳到痛点了呢。

学生AB如临大敌。

学生C也不复刚才的淡定。

刚才还觉得顾辞威胁不到他们,转眼就被啪啪打脸。

“你还知道些什么?”

学生C声音压的极低,像是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喉咙挤出来的几个字都带着嘶哑。

若不是摸不清对方的底细,怕灭口不成反被杀,他早就已经动手了。

现在,又发现对方知道自己三人的来历。

这下就算打不过,不动手也不行了。

他们的身份,绝对不能暴露出去。

否则横竖都活不成。

“别怕,我知道的不多,仅此而已。”

顾辞诚恳地道:“所以如果你们肯满足我的好奇心,我可以考虑帮你们保密。”

说话间,隐匿术的持续时间结束。

顾辞也没有再续,就这么大大方方出现在三人眼前。

学生A和学生B同时愣了愣。

这气息……不会吧?

怎么才三阶?

细细感受一下,星力波动甚至比他们自己还弱。

明显是刚突破三阶没多久。

不是……这点实力,跑来跟踪并且威胁他们。

他怎么敢的呀?

学生C努力克制的杀意一下子涌上脑门。

艹,本以为是个王者,结果是个白银。

硬是让对方装了那么久的逼。

“我生平最讨厌长得比我帅的人。”

学生C不动声色的把逼装了回来,冷冷道:“而且,你知道的太多了。”

学生AB收到信号,身上立时冒起了黑雾。

顾辞表情略显无奈:“你这个理由我还真没法反驳……”

下一刻。

凌晨5点半的白羊宫。

夜色中亮起一抹璀璨的刀光。

犹如晨光破晓,黎明照夜。

三名学生瞬间原地蒸发,连根头发丝儿都没留下。

“真帅。”顾辞赞叹。

“一般般吧。”星舞酷酷地道。

“不过倒是便宜这三个家伙了。”

顾辞指桑夸槐:“死之前还能看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上辈子一定做了不少好事。”

星舞不知道有没有脸红,光线这么暗,红了也看不清。

她道:“别贫,接下来怎么办?”

“该怎么办怎么办。”顾辞道,“继续找我们的材料,打我们的怪,就当什么也没发生。”

“可是,这三个人都是星澜学府的特招生,开学的时候要是没去报道,学府肯定会通知协会派人去查……”

星舞还没说完,顾辞便接话道:“没事,反正是你杀的,又不是我杀的。”

星舞:“???”

顾辞:“我的意思是,协会查不到我头上来,自然也就查不到你。”

星舞:“但协会一定会查到他们三个死在了白羊宫。”

“你是怕他们背后那个大人,知道自己的人死了之后,发飙搞事情?”顾辞问。

星舞点头:“我一直没把受伤的事告诉家族,就是担心他们一时冲动去找巫袍人报仇,很可能打不过。”

“那帮家伙有这么强?”顾辞疑惑道。

他不清楚星舞是哪个家族的人,但不用想都知道,这个家族必然十分强大。

否则不可能诞生出星舞这样重伤未愈,都还是大星卡师的超级巨佬。

这样的家族都打不过,巫袍人的势力得有多强?

“非常强。”星舞道。

顾辞:“那你还毫不犹豫把他们三个给杀了?”

星舞:“……”

这人说话怎么越来越没良心了?

我不杀他们你就要死好不好!

“你看,杀他们之前,你并没有考虑过后果,对吧?”

顾辞拿星舞举了个新鲜的栗子:“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底气,先杀了再说。”

“再看巫袍人,如果他们真的强大到天下无敌了,为什么不直接派个比你厉害的人来把我们俩都杀了算了?”

“这么一对比,你难道没发现,其实他们的底气还没有我们足吗?”

“因为我们已经笃定他们不敢随便动手杀人,但他们的人,我们杀了就杀了。”

“那三个学生刚才的反应你也看到了,身份对他们来讲,比命都重要。”

“而你,是从他们地盘上逃出来的人,随时可能把他们的秘密公之于众,可即便如此,他们都不敢有什么大动作,现在又怎会为了三个学生,大张旗鼓的搞事报仇?”

“所以,完全不用担心,这是个哑巴亏,他们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顾辞哼哼道:“咽不下去也必须给我咽。”

星舞直勾勾地看着他,听他给自己分析。

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

但不重要。

重要的是,眼前的男人认真起来的时候好像在发光。

顾辞说完,发现星舞并没有反应,反而一直盯着自己看。

顾辞:“干嘛?”

星舞:“你。”

顾辞:“???”

星舞:“你说的对。”

顾辞:“……”学的还挺快。

星舞:“那这事我们就不用管了?”

“不用管了。”

顾辞打了个呵欠。

昨夜制完卡,他就一直在注意那三个学生的动静,一个晚上都没合眼。

“走吧,趁着天还没亮,回去睡会,制卡师少女就交给你来换班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