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谁也不占谁便宜

得出一个结论通常只需要两步。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连星舞都打不过的巫袍人,他们现在肯定惹不起。

但惹不起大佬,还惹不起小兵吗?

一夜无话。

第二天凌晨。

5点不到。

太阳还未升起,只在天际处渲染出了几分朝霞的颜色。

小镇依旧笼罩在朦胧的夜色之中。

夏稚帐篷里亮着微弱的灯光,但很安静。

少女应该睡得正香。

五米外,小胖子的帐篷有弱弱的鼾声传出。

显然也在睡觉。

睡觉——这才是正常战卡师这个点该做的事情。

不养足精神,怎么进白羊宫打材料?

偏偏。

有人不走寻常路。

也许是他们更勤快?

黑暗中,有三道人影低语着,快步朝白羊宫的入口走去。

“要我说,星澜学府这个入学任务也太简单了,跟二三阶的怪物打,我闭着眼睛都能把材料取回来。”

“特招考试不也一样?录取的几乎全是二阶学生,任务再难又能难到哪里去?”

“对于我们来说的确不难,但那些学生想完成任务,还是得花上不少时间的。”

“那没办法,谁让我们是他们口中的天才呢?”

“最搞笑的是,星澜学府招生要求那么低,居然还有人连大考都考不上,哈哈哈哈哈哈……”

“行了,别笑了,一会我们分头行动,把大人交代的事情办好,然后赶紧打完材料回去吧,这破小镇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我是一天都不想多呆了。”

一路来到白羊宫外。

星协驻守在此的星卡师正闭眼小憩。

听到有人过来,睁开一只眼看了看。

见是三个学生年纪的少年,便又闭上眼继续休息。

白羊宫内。

一走进来,眼前的景象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尽管光线昏暗,但还是能大致分辨出周围的环境。

一颗颗大树高耸入夜,不见其端,茂密的枝叶仿佛一把巨伞将大地遮盖。

空气中混杂着浓浓的泥土气息和树木的清香,让人忍不住想要贪婪的深吸几口。

这是一片原始森林。

三人进来之后,便立刻按照刚才所说,使用了一张加速类型的辅助星卡,各自选了一个方向快速跑开。

一左,一右,一中。

不到半个小时。

他们又原路折返,在起点集合。

“我这边OK,你们呢?”

“OK,一切正常。”

“我这边也没问题。”

“好,那我们去前面的营地修整一下,打听点消息,准备找材料吧。”

为首的学生说道。

白羊宫里面按照区域划分,设立了许多大大小小的营地。

主要作用,是为了让探索白羊宫的星卡师们,有一个相对安全,可以放心休息的地方。

营地里还设有补给站,能够买到一些常用补给品。

比如红蓝药水。

补给站的另一个作用是监控。

它们可以帮助星卡师协会实时确认星宫里的动态,防止意外发生。

距离入口最近的一个营地,大约有50公里。

全速前进的话,不到一个小时就能赶到。

他们并没有提前规划线路,觉得用不着。

毕竟,他们三个加在一起,就算碰见四阶生物也完全不怂。

到时候随便问一问哪里有特产材料,直接两点之间直线最短,莽过去就完事。

可就在这时。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还打了个呵欠。

“你们要找白羊宫的特产?我知道在哪。”

三人顿时一惊。

立马将星卡捏在手上。

“谁?!”

“出来!”

“别急,再等等…”那声音道,“还没到时候呢。”

学生A眯起眼睛:“隐身药剂?”

学生B目露警惕:“为什么你能瞒过我们的感知?”

隐身药剂的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削弱星卡师自身的气息,但不可能做到像现在这样。

明明声音就在附近,他们都丝毫察觉不出对方的存在。

事实上,当然不是隐身药剂了。

隐身药剂50万一瓶,一瓶只能隐身1分钟。

顾辞跟了他们快一个钟头,身家上亿也经不起这么玩啊……

再说了,他也没买那么多。

只是昨晚预料到了今天可能要干些见不得人的事,所以特地制作了一张三阶隐身星卡罢了。

【隐匿术】

类型:辅助卡,增益

等级:3

品质:史诗

效果:大幅削弱自身气息,进入隐身状态,直到造成或受到伤害为止,最多持续10分钟。

除了召唤类和武器类,以及一些比较特殊的星卡之外,其它类型的卡牌并没有CD这个说法。

理论上只要你星力足够,一张卡可以一直用一直用,用到空蓝,嗑个药还能继续用。

不过顾辞没嗑药。

区区一个小时的隐身,他还是顶得住的。

学生B的问题问的也很好。

隐身星卡和隐身药剂,削弱自身气息的原理都差不多。

他们之间的距离,即便处于隐身状态,稍微感应一下,还是能察觉得出来。

毕竟学生ABC也都是三阶。

而对于等级更高的星卡师,隐藏气息的效果更是会大幅降低。

可关键是,顾辞并不是一个人。

他还有星舞。

驻守在白羊宫入口的六阶战卡师都没能发现他摸了进来,三个三阶的学生凭什么能发现得了?

学生C表现得就比两个同伴更冷静。

“你跟了我们多久了?”他问道。

“从帐篷里出来开始。”顾辞答道,“你们说的每一个字我都听见了,包括你们刚才各自溜达了一圈,我也跟在你们其中一人身后。”

没什么可隐瞒的,他甚至还想知道更多。

“我比较感兴趣的是,你们口中的大人,到底给你们交代了什么任务?”

顾辞跟踪的是学生A。

与两人分开之后,学生A一路狂奔,一直没停过。

调头返回的动作也相当丝滑,跟他制卡一样,顿都不带顿一下。

仿佛就是来锻炼身体的,简单的跑个往返而已。

但这合理吗?

明显不。

顾辞观察得已经相当仔细了,可还是没看出来他们在干什么。

只能从回来后三人只言片语的交流中,推测出他们好像是在检查什么东西?

“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作为回报,我也告诉你们,白羊宫的特产材料在哪。”

顾辞说道:“一个信息换一个信息,我们谁也不占谁便宜,怎么样?”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