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懒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源动力

逛完街之后,顾辞回到店铺又开始忙碌了起来。

潇洒剑客的订单已经结账了。

7万块,顾辞买了6份材料,剩下1万是生活费。

一条史诗级星卡的流水生产线,就这么运转了起来。

生意比他想象中还要好。

早上刚一挂到官网上,中午就全没了。

还有不少人留言预定。

顾辞那二十张制卡师少女卡,品质都是传说级,但技能并不完全一样。

除了【寒霜斩】和【火牛术】,还有许多比较常见的三阶星卡。

例如:冰系法术卡【寒冰地刺】,让地面突突突往外冒冰柱子。

风系法术AOE【紊乱之息】,把风力压缩成一个点,炸开后狂风肆虐,比一般的刀子还锋利。

还有控制型法术卡【土牢】、召唤卡【火元素】、【水元素】,防御型法术卡【星元护盾】等等。

其中【星元护盾】的销量最好。

远程近战都能用。

接近1900点的护盾值,足以帮助星卡师们硬抗一次史诗级,甚至传说级的法术攻击。

上述卡牌其实都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设计图是在官网上下载的,星符和结构全部照抄,没有任何改动。

但架不住数值高啊。

全网能批发史诗级星卡的,也就顾辞这一家了。

价格也十分亲民。

3万一张,史诗级星卡的最低价。

小镇星协分会,直接安排了个收卡专员,专门早晚两次上门取卡。

短短半个月时间,顾辞便赚了3个多亿,缴税都缴了半个小目标。

不过比起星澜城协会总部商铺的租金,还差得远。

一楼比较好的位置,都是年租,10个亿起步。

顾辞也没有真的让制卡师少女24小时轮班。

少女们受得了,他还受不了呢。

正经人谁会大半夜的每个小时起一次床?

“你不打算自己制卡了?”星舞问。

这半个月顾辞一直在琢磨四阶星卡,定制单都没接。

现在找顾辞制卡的人可不少,光收定金估计都能收个好几千万。

“制当然要制,但单子不能乱接。”顾辞道,“人设,人设你懂吧。”

都是网红制卡师了,怎么能随便帮别人制卡呢?

还是要有一点偶像包袱的。

虽然顾辞一向信奉走进基层,融入群众,但群众太热情,身体委实吃不太消。

那么多单子来一个接一个,怕不是要把他累死在制卡室。

一个不接也不行,太高冷了,不利于发展,而且他还得靠制作星卡提升修为。

“从明天开始,以后每天对外定制三张星卡吧,先到先得。”

顾辞直接把个人资料的签名改成了这个,价格6万起。

“饥饿营销是吧?”星舞道,“没看出来你还挺会做生意的。”

“顺便给自己留点私人时间。”顾辞道。

三阶的星卡差不多也就这样了,顾辞现在对四阶星卡更感兴趣。

因为四阶星卡融入了特殊材料,已经可以初步体现出卡组的体系了。

有体系的星卡,才有灵魂。

就是材料搞起来比较麻烦。

原材料是买不到的,只能买到通过特殊材料加工而成的特制星墨。

星卡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对特殊材料的运用已经相当成熟。

市场上售卖的特制星墨多种多样,基本上能满足制卡师们的一切需求。

当然,这是指正常制卡师。

顾辞很有自知之明。

他知道自己绝对不属于正常制卡师的范畴。

嗯,他是天才。

(#^.^#)嘻嘻

所以想要制作出现有体系之外的星卡,顾辞只能自己去十二星宫搞材料。

也可以在官网的战卡师版块发布赏金任务。

但需要钱,这个还是等以后有钱了再说吧。

他现在可还是个身家-7.5亿的大负翁。

“你准备什么时候进十二星宫?”星舞问。

“不着急,等星力提到四阶再去也不迟。”顾辞道。

这半个月他都在看书学习,偶尔摸个鱼水水群,只帮孤傲的野狼、纸鸢和黑猫道人这三个沙雕群友各制了一张卡。

星力只增长了一丢丢。

值得一提的是。

纸鸢和黑猫道人本来都是三阶制卡师。

但有一次逛论坛时,他们知道了有一张神奇的传说卡牌,可以批量生产史诗级星卡。

这张传说卡牌的主人还是顾辞。

“我终于明白,我不是比不上顾辞,我是特么的连顾辞的卡都比不上!”

“这制卡师谁爱当谁当去吧,反正我不当了。”

黑猫道人和纸鸢如是说道。

不是这块料就永远不是这块料,何必要跟自己过不去呢?

当一个满手史诗级定制星卡的战卡师难道不香?

战斗经验不够没关系。

只要卡够好,站着都能给对面撸平喽。

于是,两人毅然决然的决定转型成为战卡师。

当天晚上就向协会提交了职业变更说明。

他们每月的补贴也会变……变得更少。

战卡师的待遇并没有制卡师的待遇高。

对此,顾辞表示自己很无辜。

天赋是老天爷给的,他真不是想故意打击别人……

星舞继续说道:“我倒是觉得可以早点进十二星宫,特殊材料的种类太多了,你想要的不一定马上就能找到,我们甚至在里面呆上半个月一个月都有可能。”

十二星宫的每一宫都非常大,也非常危险。

里面的怪物有等级之分,材料同样也有。

经常会出现低阶制卡材料旁边有高阶怪物活动的情况。

所以到十二星宫去打材料的战卡师,通常都会做好长时间呆在里面的准备。

材料难找是其一。

另一个原因,如果碰上打不过的高阶怪,就只能等它们慢慢晃悠着离开,然后再伺机把材料取回来。

“你这样说,我们就更得好好准备准备了。”

顾辞说道,“你看我细皮嫩肉的,哪吃得了那种苦?我先在网上看看买点速食什么的吧……”

“有我在你怕什么?”星舞哼了一声,“我看你就是这几天太闲,懒癌犯了。”

顾辞被拆穿了也不脸红,他振振有词地道:“懒惰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源动力,人要是不懒,怎么会想着发明各种工具来解放自己的双手?怎么会想着制造机器来减少自己的劳动力?你只看到我懒,殊不知我这是在为社会的进步添砖加瓦,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顾辞哥!”

这时,门外传来夏稚的声音。

人还没进来呢,先把事儿给说了。

“我过几天就要去十二星宫历练了,争取在入学之前提升到三阶。顾辞哥,你不是也要去找材料吗,我们不如一起去吧?”

顾辞看向星舞:“你说得对,我们要在里面呆很久,确实应该早些出发,人太懒了也不好。”

星舞:提问,砍死一个天才制卡师会被星卡师协会追杀吗?在线等,挺急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