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卡牌游戏不应该是回合制才对吗

星卡师常用的药剂有三种。

第一种叫星力药剂。

顾名思义,这是用来快速回复星力的,俗称蓝药。

第二种叫愈合药剂。

当身上没有,或无法使用治疗类型的星卡时,想恢复伤势就只能靠它。

第三种比较特别,叫做隐身药剂。

服用后会让星卡师在短时间内进入隐身状态。

某些星卡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但大多没药剂好用,因为药剂不用耗蓝。

隐身药剂的材料比较珍贵,最便宜的也要50万,效果仅持续1分钟。

战卡师通常都会随身带个一两瓶,等放完大招空蓝了发现自己不是对手,好赶紧嗑了跑路。

所以隐身药剂又叫莽夫药剂。

带着它,浑身上下都是大胆的想法。

不管结果如何,先莽了再说。

反正还可以跑不是?

这也是星卡师们探索未知领域的必备物品之一,极大程度上提高了人们了解这个世界的效率。

一般来讲,星卡师的各项赛事和考核都不会允许选手嗑药。

这些药剂既没有副作用,又没有CD,要是能嗑的话,不是谁带的药多谁就赢吗?

那比的就不是天赋和技术了,比的是谁更能氪金,没意思。

比赛规则宣布完毕。

第一轮考核开始。

观众席只有顾辞一个人在那孤零零的坐着。

除了他,也没有哪个精英会员会对高中生的考试感兴趣。

至于学生的家长……全都在外面等着,协会不让进。

顾辞也不觉得无聊,反而看得津津有味。

这是他第一次看战卡师打架。

星舞那次不算。

等级太高,又是秒杀。

还没看懂呢,就已经结束了。

索然无味。

不像这些学生,在场上打得有来有回。

尤其是1号场。

两名战卡师都是远程。

左边的学生五卡齐发,瞬间打出一连串的法术攻击。

他的声音充满了热血和激情:“给我躺下!!”

biubiubiubiu……

一个没中。

右边的学生轻蔑道:“就这?”

他毫不犹豫的还以颜色。

五张卡在手心呈扇形散开。

“看我的!”

biubiubiubiu……

也一个没中。

左边学生冷笑不已:“彼此彼此。”

接着又是一轮法术对轰。

再接着……

没蓝了。

两人冲上前去,扭打在了一起。

“真是精彩!”

顾辞多多少少有点叹为观止。

这才是真正的法师嘛!

“你要是喜欢打架,也可以当一名战卡师。”星舞道。

星卡师是可以双修的,制卡和打架并不冲突。

比如她自己。

两者之间也可以互相转换。

经常有制卡师到了高阶以后发现自己不是这块料,便会选择向战卡师发展。

战卡师打架打腻了,或者不想再去冒险,也可以尝试学习制卡。

所缺的不过是相应的经验,在星力和等级上,制卡师和战卡师并无区别。

顾辞一边看着摔跤,一边说道:“我就算了,不喜欢这种打架模式。”

星舞顺着他目光看过去:“你是指近战?”

顾辞:“不,我说的是模式,不是方式。”

星舞:“什么意思?”

顾辞:“你不觉得卡牌游戏应该是回合制才对吗?”

星舞:???

她想吐槽,但不知从何吐起。

“这不是游戏!”

“我知道,所以才不想打。”

顾辞道,“而且有你在,还用得着我动手吗?”

“那倒是……”

这句话星舞还是十分受用的,表明顾辞非常认可她的实力,叉腰!

很快,两名摔跤运动员分出了胜负。

左边体型略胖的学生压倒了对手。

这么看来,小胖子胜算似乎不小?

顾辞又把目光投向其它地方。

扫视了一圈,他忽然愣了愣。

看了半晌才问道:“这个世界还能修仙的吗?”

星舞:“啥?”

修仙?

“你看那边。”

顾辞指着5号场道:“穿着武士服,头上绑了一条白布的那个。”

那名学生是个近战,一直在压着自己的对手打。

他的武器是一把刀,刀刃上时不时有紫色暗光浮现。

偶尔还会扔出一两个法术去封锁对方的走位。

另一名学生被打得节节败退,毫无还手之力。

这样下去,落败只是迟早的事情。

“这人挺厉害的。”顾辞给出一个中肯的评价,“但问题是,我没看见他使用星卡。”

“他是隔壁国家的人,应该是想到我们这来留学。”星舞道。

顾辞:“意思是,隔壁国家可以修仙?”

星舞:“不是修仙,只是使用星卡的方式不同。”

每次顾辞有正经问题,星舞都会很有耐心的解释。

“这个国家认为,每次使用星卡都要把卡先拿出来是一个繁琐的过程,不利于战斗,便自己开发出了一种新的方式来使用星卡,这种方式确实有独到之处,但坏处也同样明显。”

“他们每次使用星卡都可以比别人少一个取卡动作,能节省一秒左右的时间,这点时间在低阶战斗中影响不大,但在高阶对决里,往往可以让他们在整场战斗中都处在先手的位置上,优势不言而喻。”

“坏处则是,他们的星卡不能更换,每提升一阶,可以新加两张星卡进去,加了之后也会固定,一辈子都只能用这些卡,否则可能会死人。”

换张星卡还会死人?

有这种事?

顾辞疑惑:“所以这个方式到底是什么样的?”

星舞严肃道:“你先保证我说了之后你不会想着这么干。”

顾辞乖巧道:“我保证!”

正常打架他都懒得打,更别说这种可能会玩死自己的方式了。

他纯粹只是好奇,星卡不这么用,还能怎么用?

星舞道:“他们是通过手术,把星卡埋进身体里,让星卡成为身体的一部分,以此达到对星卡收放自如的效果。”

“嘶——”

顾辞倒吸一口凉气,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这”特么“也行?”

星舞:“具体原理我也不清楚,这是他们国家的机密。”

顾辞:“不会疼吗?”

星舞:“谁知道呢,他们一向觉得自己很有血性,经常把剖腹取卡挂在嘴边。”

顾辞:嗯?剖腹,取卡?

这传统艺能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这个国家是不是在一座岛上?”

“嗯?你知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