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老婆要出生了

顾辞向来是个言而有信的人。

说了晚点去接星舞回来,晚点就一定会接星舞回来。

于是傍晚7点。

顾辞点了份外卖吃完,便出门走到大树旁把卡给拔了下来。

“晒了这么久太阳,感觉怎么样?”

“有点上火。”

多没良心的星卡师,才会把自己的星卡扔在大街上一天都不闻不问?

“那你等我一下。”

“干嘛?”

“当然是给你去去火了,在外边呆了一天,也该洗个澡。”

顾辞三步并作两步走回店内,从冰箱里取了一瓶矿泉水,迎头浇下。

“现在舒服了吧?”

“……”

更上火了。

金色星卡在顾辞手中微微颤动着。

星舞发誓,如果不是冰水确实也洗去了身上的灰尘,她一定跳起来给这个家伙来两拳。

现在是冬天啊!

“好啦,别生气了,你知道的,我制卡的时候不喜欢说话。”

顾辞虽然不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但对于这个世界独有的星卡却是真的感兴趣。

爆炸后能产生毒气的火球术多好玩,还能挣钱,这不比上一世的996快乐得多?

星舞没说话,似乎还在生闷气。

顾辞笑笑,取来毛巾把卡片上的水渍擦干,放进卡套,用一根细绳栓在脖子上,然后问道:“今晚想去哪儿逛?”

星舞瓮声瓮气:“不制卡了?”

“不制了,今天是周末,我答应过你每周至少带你出去逛一次。”

“那去西市吧,人多,热闹。”

“好,就去西市。”

顾辞收拾好吧台,准备关灯出门。

可就在这时。

“滋滋…”

灯自己熄了,暖气也“滴”的一声没了动静。

店铺内瞬间变得漆黑而安静。

只剩下应急照明灯和吊在胸前的星卡发出微弱的亮光。

顾辞第一个反应就是低头看去。

“别看我,不是我关的。”

“我知道,是能量卡用完了……嗯,又用完了。”

正常来讲,一张民用能量卡转化成的电力,足够一户普通家庭用上一个月,但在他这家店里,崭新的能量卡连一个星期都坚持不到。

最短的一次只撑了三天。

那次的能量卡还是他亲自制作的,绝不会存在任何质量问题。

顾辞一开始是怀疑卡槽的转化系统坏了,专门找人来看过,换了个新的卡槽。

结果好了一个月,第二个月又开始了。

“要不,你再找人来看看?”

胸口传来星舞细小的声音。

“算了,麻烦,区区几张能量卡而已,顾老板不差这点。”

刚赚了钱的顾辞,此刻发言就像个狗大户。

“反正要去西市,直接买一箱回来放着,走了!”

“哦。”

……

……

西市。

作为星卡师协会在镇上唯一设立分会的区域,的确非常热闹。

地盘不大,协会过来之前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业广场。

协会来了以后,各类商铺便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隔两步就能看见一个。

路上还有推着小车卖烤串的,辣椒油往上一淋,油烟滋滋啦啦的扑腾,满满都是生活的香气。

“想吃吗?”

“不想。”

“噢,忘了你吃不了。”

顾辞露出遗憾地表情,并递给老板一张钞票。

“来两串。”

“好勒!”

唰!

星卡突然从卡套里蹦出来,翻了个面,又落回去,卡背朝外。

眼不见,心不馋。

当即就把卖烤串的老板给看呆了。

(キ`゚Д゚´)!!

这星卡是成精了吗?

顾辞宠溺一笑。

“她就喜欢自己动。”

五分钟后。

吃完烤串的顾辞,走进一家看起来规模还不错的星卡超市。

没多久,又在收银员迷恋的目光中,抱着一箱还未拆封的能量卡走了出来。

整整一千张。

好久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小哥哥了,连败家的样子都这么帅。

“你这样容易被人当成傻子。”

“是吗?”

顾辞乐呵呵的,完全没当回事。

他想起了自己刚穿越过来没多久,星舞第一次开口说话的情形。

那时候他正试着在星卡中融入自己的想法。

星舞突然道:“跟我学,不出三年,让你成为大星卡师。”

吓得顾辞连忙拿起手机下载了一个国家反诈中心APP。

一张星卡为什么会说话这事暂且不谈。

让一个刚入门的一阶菜鸟制卡师,在三年内成为放眼整个世界都是凤毛麟角般存在的大星卡师,这不就是把自己当傻子来骗吗?

不知道是不是被拒绝后心里受到了打击,星舞之后再也没提过这事。

往后的日子里,两人时不时地聊几句天,扯些有的没的,一来二去也渐渐变得熟络起来。

顾辞倒还挺喜欢这种想说话就有人陪着说话的感觉。

星舞却觉得这家伙是不是真的制卡制傻了,被人当傻子还这么开心?

“你笑什么?”

“我想起高兴的事。”

“什么事?”

“我老婆要出生了。”

“……?”

莫名其妙。

……

回到店内。

顾辞给卡槽换上新的能量卡,洗了个热水澡,出来便又开始制卡了。

店里有个小房间,是他平时睡觉的地方,也是加夜班的地方。

这批卡总共500张,顾辞已经完成了一半。

都是中规中矩的普通一阶星卡,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难度,只是比较耗时间。

赚的也不多,几千块。

但用来提高绘制基本星符和星轨的熟练度十分不错,也能加深他对星卡的理解。

要制出自己想制的星卡,这个环节必不可少。

如果不是能量卡过于简单,起不到练笔的作用,顾辞肯定会选择自产自销。

另一方面,制卡这个过程本身也是修炼。

制卡师体内的星力,会在反复的消耗和恢复中慢慢增涨。

所以拿着星卡出去打架也不是不行,只不过那是战卡师走的路子。

等完成这个单子,再去星卡师协会走一趟,应该就能拿到二阶制卡师证的小本本了。

夜色渐浓。

晚风拂过地面,落叶沙沙细响。

直到深夜,店内的灯都还亮着。

顾辞握着的笔却没动,似乎已经睡着了。

星舞从桌面上浮起来,在顾辞眼前晃悠两下。

见他没反应,卡身上便泛起白色的荧光。

下一秒,卡槽上显示能量剩余的数值开始迅速下降。

100、99、97、94、90、85……

最后变成了个位数——9。

留了两天半的量。

星舞本来没打算这么用力的,可顾老板财大气粗,不在乎这点,她太客气了,岂不是看不起人家顾老板?

星舞感受了一下自身的情况。

还差几百张能量卡,就可以尝试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了。

吸收完卡里的能量,星舞飞到床边,顶着一张毯子过来,给顾辞盖上。

接着又飘到顾辞跟前,仔细打量起这个男人来。

今晚那两句话她一直没想明白。

高兴的事到底是什么事?

什么又叫我老婆要出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