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为什么还不炸

上午10点,三阶认证考核正式开始。

大屏幕上,60分钟的倒计时停留了几秒,便变成了九宫格,播放着各个制卡师的制卡实况。

这个过程其实是枯燥无聊的。

都是一人一笔,在卡面上细心绘制着星符和星轨。

但总有盲生能够发现华点。

“你们看,顾辞手里那支笔,是不是万宝泷的星空宝石定制款?”

“你等等,我查一下……”

“查到了,淦!一支笔120多万,果然是个狗大户!”

120多万的笔说实话并不算太贵,但顾辞只是个二阶制卡师啊!

等于是别人的小孩子都还在坐碰碰车的时候,顾辞已经单手开上了法拉利。

这台法拉利还是别人送的。

主考官这时也在注意顾辞。

不过他的关注点不在笔上。

制卡终归还是讲究实力,或许也有一小部分看运气。

某些特殊的笔的确可以在制卡过程中帮助到制卡师,或是节约星力,或是节省材料。

但并不是顾辞这支。

他关注的是,顾辞是今天九名参加认证考核的二阶制卡师中,所画星符和星轨最完美的一个。

到目前为止,顾辞绘制星卡的过程都行云流水,毫不停顿,跟涂了润滑油一般丝滑。

“看来这个精英会员的名额,真是给他准备的。”

保持这种状态画下去,顾辞这张三阶星卡别的不说,数值一定非常高。

只要能制作成功,保底都是一张史诗。

但这还不够——理由不够。

为什么协会要在一次普普通通的三阶考核上加个精英会员的资格?

什么你们运气好,去年空了几个名额出来……那都是主考官自己瞎编的。

整个星卡师协会有数千万人,而精英会员每年只增加3000个。

就这小拇指多点的名额,抢都抢不过来,怎么可能会空?

上面也没说原因,只让他在宣布考核规则的时候把这条加进去。

主考官到现在也没参透其中的玄机。

他承认顾辞的确很厉害。

单凭这手漂亮到挑不出任何瑕疵的星符,便已经可以称之为制卡天才了。

可是,星卡师协会的天才那么多,能做出史诗级星卡的也不少。

甚至有个新晋的五阶制卡师,制作史诗级卡牌的成功率达到了惊人的20%。

还不是一样在乖乖排队等今年的名额出来?

顾辞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能让协会给他这种裙带级别的待遇?

主考官是真想不通。

直到导播小姐姐给顾辞的脸拉了一个近距离特写。

主考官悟了。

天才级别的制卡师身份,再配上这张脸。

原来,是有协会的女大佬看上顾辞了。

至此,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

速度快的制卡师,已经成功报废了三份材料,打开门捂脸而去。

而就在他离开的时候,观众席上一阵骚动。

“喔,成了!快看快看!”

3号制卡师,制作出了全场第一张三阶星卡!

一股绿光照耀着他的脸。

【哥布林水果贩子】

类型:召唤卡,哥布林

等级:3

品质:优质

攻击:1210

体质:1205

天赋:无

技能:两半刀法。

介绍:你问问它,这瓜保熟吗?

“优质!”

“是优质!”

“过了过了!”

“兄弟牛逼!”

三阶星卡师的认证考核是真的难。

5%的几率,能通过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3号制卡师激动的满脸涨红。

唯一可惜的是,材料已经用完,没法尝试挑战史诗级星卡了。

不多时。

又一阵绿光亮起。

1号制卡师也制出了一张优质卡牌。

【橡木弓】

类型:武器卡,长弓

等级:3

品质:优质

攻击:1300

耐久:1250

这位制卡师就不像3号那样含蓄。

他直接嚎啕大哭,流下了喜悦的泪水。

考了108次,终于过了!

观考区的人们心中也感慨万分。

不容易啊。

一场考核,竟然出了两名三阶制卡师。

这波观考,没有白来!

“顾辞呢?顾辞怎么还没动静?”

“不知道啊,还在画。”

主考官也有点疑惑。

这都半个多小时过去了。

人家三份材料都用了个精光,顾辞却还在第一张卡上折腾。

“这张卡有这么难吗?”

“我完全看不懂他在干什么……”

边上的副考官一脸迷茫。

“怎么了?”主考官问。

副考官道:“我从一开始就在看他制卡,他最先绘制的星符结构是召唤类,我以为他要做一张召唤卡,可召唤类结构做好之后,他又绘制了一个技能卡结构——注意,是技能卡结构,而不是技能结构。”

前者是用来制作技能类型的星卡,后者是用来给召唤生物添加技能。

两者的名称只差了一个字,但实际构造和用途却是天差地别。

到这个地方,副考官其实就已经看不懂了。

什么样的星卡既是召唤卡,又是技能卡?

这还没完。

绘制完技能卡的结构,顾辞又画了一个法术卡结构。

直接给副考官整不会了。

为什么顾辞制卡速度这么慢?

因为别人是一张卡一张卡的做,他是把一张卡当成三张卡在做。

最离谱的是,三种类型不同的结构糅合在一起,卡居然还没炸……

这一点都不卡学。

副考官觉得自己这几十年的制卡理论都白念了。

“有这么玄乎?”

主考官将信将疑地看向顾辞。

然后他也懵逼了。

“这画的是个啥?”

顾辞正在制作的卡面上,全然不复最初的干净和整洁。

密密麻麻全是星符。

“不是,他怎么做到的?”

不管顾辞想制什么卡,三阶白卡可容纳的星符数量总不会变吧?

就像一个气球,能吹多大就只能吹多大,多一口气都会爆。

于是主考官站在不同的角度,打出了和副考官相同的问号。

“为什么卡还没炸?”

此时。

观考区。

其中有单纯来看热闹的,也有货真价实的制卡师。

他们也是一头雾水。

“我以为顾辞的卡已经足够邪门了,没想到他制卡的过程更邪门。”

“提问,一张小小的三阶星卡,如何才能承受住这么多星符的摧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当考核进行到45分整的时候,顾辞终于有了动静。

他长舒一口气,收笔,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

下一秒。

一束璀璨的金光爆发出来,将顾辞整个人都淹没了进去。

心累不已的副考官正取下眼镜擦拭着镜片,见状手一抖,镜片裂开。

“传、传说级?!”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