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你问问他们配不配钥匙

周三。

星卡师协会,11楼。

电梯门一打开,顾辞就感觉自己来到了菜市场。

大厅里全是人,闹哄哄的,快和疯狂星期四有一拼了。

他不由抬头看了眼楼层。

11楼,没错啊?

不是说三阶认证考核很难吗,怎么这么多人?

“哥们,你也是来看顾辞制卡的吧?”

顾辞:……

看我制卡?

“没位置了,去柜台拿个号,到后面排队吧。”

“……我能问问为什么要看他制卡吗?”

“你不知道?”那人诧异道,“顾辞今天要在考核上制作传说级卡牌,刷新星协的三阶考核记录。”

顾辞:???

“谁说的?”

“当然是顾辞自己说的啊!”

“……”

顾辞怀着甜蜜的心情走向柜台。

柜台里的小姐姐一脸疲惫之色。

一上午接待了上千人,她已经麻了。

看到来人是个帅哥,才勉强挤出一个礼貌的微笑,指了指台面上的表格。

“参加考核的话填完单子就可以进去了,走廊左拐第一个考核厅。如果是观考,建议你吃个午饭再来,前面还有857个人。”

三阶认证考核和二阶不同,只有一个考核厅,一次最多考20人。

观考区相对大一些,可以容纳2000名观众。

坐满以后便只能等里面的人出来,排队的人才能进去。

顾辞以为外面的人已经够多了,没想到里面人更多。

考核厅的设计和电影院差不多。

只是在大屏幕和观众席之间多了一块足球场大小的空地。

空地上外围一圈有20个玻璃房,中间是监考席。

“你在9号制卡室,那边。”

门口的工作员给顾辞指了个方向。

顾辞点点头,默默走过去。

他明显能感觉到观众席那边的声音更大了。

“快快快快、快看,顾辞来了!”

“等等,顾辞居然长这样?”

“不然应该是哪样?”

“这不公平!凭什么制卡厉害的人还能长的这么帅!”

“就凭他制卡厉害还长得帅啊。”

顾辞眉头一皱。

瞎说什么大实话。

真是。

好在,制卡室的隔音效果不错。

走进9号玻璃房,关上门,世界顿时清静了下来。

“你想好了,真的要做这张卡吗?”星舞出声道。

顾辞这张星卡可以说是具有颠覆时代的意义,会对当今制卡师界的格局产生极大影响,一旦公布出去,之前平静的日子便彻彻底底的一去不返了。

“已经决定好的事情,就没必要再犹豫。”

顾辞轻声道,“而且,这只是我们的第一步。”

他没想到今天会有这么多人来观考。

但仔细想想,又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

现代社会网络信息如此发达,想赚钱,出名是最简单最有效的方式。

上辈子在地球,不知多少人一夜暴红,一夜暴富。

这次三阶认证考核,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至于这张卡牌给制卡师界所带来的影响,顾辞也有考虑到。

处理方式很简单,不卖给别人不就完了吗?

什么,用抢的?

你先问问星舞手里的太刀同意不。

这些天顾辞对星舞的实力也有了初步的了解。

星卡师共有十个等级。

除了一二阶学前班,其他每个等级之间的差距都非常大。

三阶是星卡师的第一个分水岭,七阶是第二个。

三四五六这四个等级没有称谓,就叫x阶星卡师。

而到了七阶,则叫大星卡师。

国内一线城市的护城战卡师,大多也就在这个等级了。

顾辞还问过星舞,她和这些护城战卡师比谁更厉害。

星舞让他有机会去问问那些人配不配钥匙,配几把……

“各位,时间差不多了,下面我讲一下这次认证考核的规则。”

顾辞这才注意到玻璃房的左上角挂着个小喇叭。

再一打量,右上角还有个摄像头,镜头对着工作台。

主考官继续说道:“你们面前桌子的抽屉里有这次考核的制卡材料,一共三份,只要在一小时内成功制作出两张白色普通级星卡,或一张绿色优质及以上的星卡,就算通过考核,不需要再进行实战检测。”

三阶以上的星卡有卡牌自己把关,要是不能用,连白光都看不到。

考核规则便是如此了,很简单,只考验制卡师们的基本功,过了就能成为星卡师协会的正式会员——这是星协的原有制度。

但这一次,额外多了一项附加挑战。

主考官道:“另外,你们运气不错,协会去年空出来几个精英会员的名额,如果你们之中有人能做出史诗级或传说级别的卡牌,将直接晋升为精英会员,享受协会更好的待遇和福利。”

“卧槽!”

话音一落,观众席上一片芬芳。

精英会员!

整个星卡师协会每年也只有3000个名额的精英会员!

如果说正式会员是星协中的白领,精英会员就是金领。

不仅每月的制卡补贴翻了几十倍,协会还会额外给精英会员提供五险一金,且每年都有一次免费环球旅行的机会。

相比起普通的正式会员,精英会员的好处太多,说不过来,最直观的便是星卡和材料方面的价格优惠——6.5折,比疯狂星期四还疯狂星期四。

参加这次考核的制卡师何止是运气好,简直就是出门踩了狗屎。

一般来说,能成为精英会员的制卡师,本身级别至少都是在五阶以上。

而且还得在各种制卡师赛事中拿到过含金量较高的荣誉。

总之,跟三阶考核完全沾不上边。

“兄弟萌,我现在怀疑顾辞背后有人,你们怎么说?”

“+1,这个精英会员可能就是专门给顾辞留的。”

“为什么我的眼里含着泪水,因为我对顾辞慕的深沉……”

“醒醒,要史诗的。”

玻璃房内。

顾辞也觉得这事儿有点过于巧合了。

不由低头看向星舞。

星舞:“干嘛?”

顾辞:“是你做的?”

星舞:“一年有365天,一天有24个小时,夏稚和小胖子都能在你店里碰上,你为什么就不能被天上落下来的馅饼给砸到?”

顾辞:“……好像有点道理。”

星舞:“是这样的,制卡吧!”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