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传下去,顾老板要……

“我已经想到三阶认证考核的时候该做什么卡牌了。”

“什么卡牌?”

“要不你下来说?”

顾辞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上的星舞道。

“你直接说吧,我、我不下去。”

下去了不就成孤男寡女睡在一张床上了吗?

“以前又不是没睡过……”

“那不一样!”

没露过面的睡,能叫做睡吗?

再说了,她也只是在顾辞的枕头边上躺过几次而已,除了脸什么也没看到。

“行吧行吧,你就在上面呆着吧。”顾辞好笑道。

“那你快说,要做什么卡?”星舞一点都不想聊刚才那个话题。

顾辞道:“既然决定要申请星卡师协会的商铺,第一步自然是赚钱,商铺的租金可不便宜,像以前那样偶尔接个单子肯定不行,太慢了,所以我打算做一张可以帮我快速赚钱的卡。”

“你想尝试做传说品质?”

“品质当然是越高越好,不过我指的不是这个。”

顾辞最近知识是学了不少,就是一次实操都还没有,典型的理论大师了。

传说品质的卡牌并不是只看数值。

有些星卡数值只到极限的80%就是传说,但有些星卡把所有数值都拉满了也只是史诗。

具体如何,还得看卡牌自己怎么说。

因为星卡的品质不是人为决定的。

三阶以上的星卡,在制作完成时会自动在卡面中央凝聚一颗☆。

白色普通,绿色优质,蓝色稀有,紫色史诗,以及金色传说。

很玄学。

据统计,有98.5%的制卡师,一辈子都出不了一张传说。

因为制卡没有保底。

对于如何制作传说级的卡牌,星卡师协会这么多年也总结出来一条经验。

星卡数值越高,成为传说卡牌的概率就越大。

顾辞表示,真是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

事实上,别说是传说了,只需要达到极限数值的70%便能冒紫光的史诗级星卡,就已经难倒了一大批天才制卡师。

星卡的等级越高,结构就越复杂,需要的星符也越多。

画一个圆容易,画十个圆也不难,但如果是画成千上万个圆呢?

其中可能有一半圆长得都不像圆,数值自然也就高不起来。

何况绘制星符,比画圆要难得多。

即便是感觉制作星卡跟喝水一样简单的顾辞,也没法保证自己制作的卡牌就一定是传说级。

毕竟人要是运气不好,喝水都会呛。

如果只是史诗级的话,顾辞把握倒是会比较大一点。

保守估计,1000%吧。

但其实顾辞个人而言,他对于星卡的品质并不是特别看重。

只要卡组组的好,一张蓝卡也能决定战局的胜负。

“不是指品质,那是指什么?”星舞不解。

难道还有什么卡,能比传说级别的卡牌价值更高?

“当然有。”顾辞道,“因为它可以自己为自己创造更高的价值。”

……

第二天,顾辞起床吃了个饭,便直奔西市,买了一堆制作三阶星卡的材料回来。

想法确定了之后,剩下的就是设计星卡和尝试制作了。

星舞也第一次见到了顾辞制卡失败。

而且是一天之内,连续失败了好多次。

完全不像之前创造魔法少女学徒那样轻轻松松一次成功。

这也证明了制作三阶星卡的难度,远远超过了一阶和二阶。

星舞已经把自己知道的都教给顾辞了。

甚至一些超出三阶范畴的制卡技巧,星舞觉得顾辞可以学会,能够用得上,也都全部告诉了顾辞。

但由于顾辞这张星卡脑洞太大,她那些经验其实帮不了太多的忙。

看到顾辞不停失败,不停重来,星舞心里的情绪也在翻涌。

顾辞本来不用这么拼的。

他天赋好,随随便便制张卡都能通过三阶的认证考核。

星舞觉得自己也应该做点什么。

反正巫袍人都已经找到她了,那么偶尔出去露个面,似乎也不影响什么吧?

于是第三天,星舞向顾辞提出了申请。

“我想出去一趟。”

“去吧。”

“……你不问问我去哪儿?”

顾辞停笔抬头:“还回来吗?”

“一个小时之内回来。”星舞保证道。

顾辞露出笑容:“那就行了,去吧。”

星舞走后,又有客人来店里买魔法少女卡了。

看来还真和秦警官说的一样,自己有成为网红制卡师的趋势。

这倒是也能理解。

小镇就这么大点地方,以二三阶星卡师为主。

真有什么特别的卡,用不了多久便会传得人尽皆知。

并没有太多存货的顾辞只能先收了钱,给了票据,让他们过几天再来。

理由是忙着准备三阶认证考核。

这消息走得更快。

“传下去,顾老板明天要去参加星卡师协会的三阶认证考核。”

“传下去,顾老板明天要在三阶认证考核上挑战高难度星卡。”

“传下去,顾老板明天要用一张史诗级星卡通过三阶认证考核。”

“传下去,顾老板明天将在十分钟内制作一张传说级星卡,刷新考核记录。”

……

星卡师协会,办公室。

“付主任,我们收到多条请求,让我们重新开放三阶考核厅的观考区。”

“说了多少次,直接叫主任!”

“是,付主任。”

付主任翻了个白眼,懒得计较了,问道:“怎么回事,多条请求是多少条?”

“几百条吧,数量还在增加,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就说想观看明天的三阶考核。”

“奇了怪了,这群家伙是不是闲得慌?”

付主任不李姐。

很早之前,协会为了让制卡师们能多学到一些制卡经验,特地在三阶以上的考核厅扩建了一个观考区。

实际效果惨不忍睹。

三阶考核的通过率实在太低。

十个有九个半都过不去。

这学个啥?

学如何在考核上制卡失败吗?

后来协会就单独把三阶考核厅的观考区给关闭了,免得打击到一二阶制卡师们的积极性。

他们可都是祖国未来的花朵。

原则上讲,这个观考区不会再对外开放。

如果只是几个人有想法,都不用管,直接拒绝就行。

但那么多人都想看,付主任就不得不考虑一下了。

星卡师协会一向是个很民主的地方。

“这样,你盯着点,统计一下人数,如果想看的人数超过一千,明天就把观考区打开。”

付主任道:“如果没有一千,就让他们该干嘛干嘛去,少给我们添乱。”

“是,付主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