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他好凶

顾辞一步一步向后退去。

穿着巫师袍的人也不说话。

只缓缓抬起手,一张卡牌浮于掌心,泛起灰蒙蒙的雾。

此刻就算顾辞不是什么武林高手,也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对方的杀意。

“退远点。”

星舞话音刚落,顾辞眼前的画面亮了起来。

挂在胸前的卡牌涌出无数金色光尘,如流沙般聚拢成一道曼妙的身影。

乌黑的长发束成马尾,一直垂到腰间,微微侧头,顾辞便看见了她的侧颜。

足以惊艳这深邃的黑夜。

“赚了。”顾辞在心中道。

几乎下一秒,星舞便冲了出去。

和身穿巫师袍的人想法一样,星舞也不打算多说废话。

有什么事情,先杀了他再讲也不迟。

巫袍人手中灰雾越来越浓,朝四周扩散,似是要将星舞包围。

“果然是你们。”星舞神色冰冷,漆黑的眸子变成红色,杀机毕露。

当初的她便是被类似的雾气所伤,才不得不躲进卡里,逃出那片不见天日的地域。

那张星卡很强很强,星舞之前从未见过,也不知道名字。

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连她都对付不了,那张卡必然和她手里这张保命的星卡一样,是历经了无数岁月的远古星卡之一。

而现在巫袍人所使用的星卡,便是那张远古星卡的仿制品。

虽然只是仿制品,但依靠其诡秘的效果,也足以让巫袍人在同阶之中无敌了。

只是很可惜,星舞和他不同阶。

实际上,巫袍人也没想到,星舞居然还能打。

要知道,黑雾的特性名为不可逆转。

人被黑雾咬伤,将受到无法治愈的伤害。

星卡生物被黑雾咬伤,也会直接灰化腐朽,变成一张废卡。

可星舞呢?

不但伤势有所恢复,而且看起来还恢复得挺好。

显然,他并不知道星舞身上有一张真正的远古星卡。

这就很尴尬。

巫袍人的实力不过五阶,可现在的星舞……有七阶。

被黑雾重伤未愈的她,依旧有着超越大星卡师的实力。

属于是追杀许久终于把人追到了,然后一扭头,发现对方是爹。

此刻,疾冲向前的星舞腰间蓦地多出了一把太刀。

顾辞可以肯定,这刀之前并不存在。

因为星舞的腰很细…呸,因为他刚刚看得很仔细!

黑雾越来越浓。

星舞握住刀柄、出鞘,带起一抹绚烂星光。

直接将黑雾切成了两半。

“这样有用吗?”

顾辞疑惑,雾切开,不还是雾?

但紧接着,他便睁大了眼睛。

黑雾被切开后,竟洒出一蓬血雨,伴随着凄厉的惨叫。

居然是活物!

与此同时。

巫袍人上下半身也随之分离、错位,仿佛也被切了一刀。

伤口整整齐齐,由下至上,和黑雾割裂的完全一致。

咚。

巫袍人上半身掉在地上,下半身还站着。

没有血,只有诡异的黑烟不停往外冒。

冒着冒着,两截身体就没了,像是被风化降解了一般。

黑雾消散。

地上白雪依旧,没留点丝毫痕迹。

“这就没了?”

顾辞还没看过瘾。

“他们是一体的。”

星舞解释了一句。

她知道顾辞心里肯定在想为什么不留个活口,好问话。

但留不了。

黑雾被斩流出的血,其实是巫袍人的血。

而巫袍人死后的黑烟,才是那团黑雾的血。

一损俱损,这就是仿制远古星卡的代价。

“OK,回家吃饺子去。”

顾辞就跟个没事人一样直接回了店铺。

啥也没问。

星舞犹豫了一下,没有回到卡里,而是跟在顾辞身后。

店内的一切看起来都和走的时候一样,但货架上陈列的星卡,全都呈现出一种腐败的灰色,大概已经变成废卡了。

巫袍人可能觉得星舞会藏在这些卡里?

顾辞扫了一眼,没多说什么。

他在房间里找出许久没用的电磁锅,又在冰箱拿了饺子,检查了一下没什么问题,便走到吧台插上电,开始煮了起来。

期间顾辞没说一句话。

这是星舞头一回见到这个男人在制卡之外的时间如此沉默。

星舞莫名有点慌。

本来,今晚是两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又是过年,气氛应是十分美好的。

按照顾辞诚实的性格,一定会夸她漂亮,她也很期待听到顾辞的夸奖。

可是,因为该死的巫袍人突然出现,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

现在别说是夸,顾辞只要不生气,星舞就觉得这年没白过。

毕竟,巫袍人是为了杀她才找来的。

饺子快煮好了。

顾辞还没有说话。

他不说话,星舞也不太敢吱声。

直到把饺子捞到盘子里,顾辞才开口道:

“我有一个问题。”

“你问。”星舞连忙道。

肯问就好,说明还有救!

“你对星卡师协会比较了解,三阶以上的制卡师,是不是只要向协会申请,就一定能租到店铺?我指的是星澜城星协总部。”

“是。”

其实不是,但星舞会让它是。

“那就没问题了,来,吃饺子。”

顾辞递给星舞一双筷子。

星舞没明白:“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这好像和今晚的事情没什么联系吧?

“我刚刚一直在思考一件事情。”顾辞夹了个饺子到嘴里,说道:“过了这么久还在追杀你,他们要你死的决心应该很强烈,之后恐怕还会有人过来。”

闻言,星舞咬紧嘴唇,又觉得自己没救了。

顾辞说的没错,对方既然找到了她,一次没杀成肯定还有第二次,第二次杀不成还会有第三次、第四次……直到杀掉她为止。

最重要的是,对方如果让那张远古星卡的主人过来,她就算实力完全恢复,也照样不是对手,而顾辞也会被她连累。

星舞不想走。

但事已至此,离开顾辞,离开这座小镇,或许才是她最好的选择。

“我知道了。”

“你知道个屁,坐下!”

星舞才刚站起来,顾辞便瞪起眼睛道。

“哦。”星舞又乖乖坐回凳子上,他好凶……

“你知道他为什么要等我们回来才动手吗?”顾辞问。

“因为这条街没人?”星舞小声道,“杀人不是一般都会选个隐蔽点的地方。”

“对了,但不完全对。”顾辞道,“杀人如果还要选地方,并且提前破坏摄像头,就说明杀人的人不想被别人知道,他怕事情闹得太大兜不住……换句话讲,只要我们搬进星卡师协会,他们就不敢再来找我们麻烦。”

星舞这下明白顾辞为什么要问申请店铺的事了。

她突然鼻子有些发酸。

这个家伙……半个月前才说过不进协会,还说什么创业死路一条。

“你别误会啊,我只是觉得日子就这么过下去有点无聊,想给自己找点乐子而已。”顾辞说道,“帮你躲避追杀只是顺便,所以你不用有心理压力。”

“……好。”

“行了,快吃吧,再不吃要凉了。”

“嗯!”

“哦对了,还有件事忘记告诉你了。”

“什么?”

“你很漂亮。”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