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来者不善

“夏稚…?”

听到这声音,顾辞也是一愣。

“你怎么来了?”

“来看顾辞哥啊。”

夏稚穿着小棉袄,围着白色围巾,脸颊冻得红扑扑的,十分可爱。

少女把手里包装精美的盒子递给顾辞。

“喏,给你,新年礼物。”

“这多不好意思……”

“不用不好意思,你也送我一个不就好了吗?”

“……”你倒是挺主动。

夏稚眨眨眼:“我听说最近好多人手里有魔法少女卡,应该都是在你这买的吧?我想多准备一把武器备用,这样就算万一不小心失误了,也还有补救的机会,所以顾辞哥……你懂的。”

“行,一张不够,我再额外多送你一张,备用不见了的时候用。”

“嘻嘻,谢谢顾辞哥!”

夏稚笑得很开心。

顾辞也露出笑容。

他发现这个少女的真的很容易感染到别人。

有人笑起来会让人想揍他。

有人笑起来会让人心情变好。

夏稚显然是属于后者。

那天晚上,他和夏稚虽然交换了联系方式,但到目前为止,夏稚私下一条消息都没给他没发过,如今第四次见面,却反倒更像真正的朋友。

夏稚会骂人,但也很有礼貌。懂得分寸,但又偶尔会很主动。

老实说,顾辞开始有点喜欢这个性格活泼,古灵精怪的少女了。

接下来就是拆礼物环节。

在夏稚的催促下,顾辞打开盒子。

是一支制卡笔。

形状和钢笔差不多,但外壳不知用了什么材质,黑得发亮,又有点点荧光。

好似满布繁星的夜空,非常漂亮。

“喜欢吗,顾辞哥?”夏稚期待地问。

“喜欢。”顾辞如实道,“但它是不是很贵?”

“不贵不贵。”夏稚生怕顾辞反悔不收,连忙竖起两根手指作发誓状,“真的不贵,我保证,连我一个月零花钱都不到。”

顾辞挑了挑眉头:“没看出来啊,你还是个小富婆?”

“没有啦,只是爸爸妈妈比较宠我,就给得多了点。”夏稚解释道。

“说起这个,今天过年,你不用在家陪你父母吗?”顾辞问。

夏稚点点头:“要陪的,不过我跟他们请了假,可以出来玩一会再回去。”

顾辞似笑非笑:“是玩一会,还是训练一会?”

“哎呀,都一样。”当场被拆穿的夏稚红着脸拱了拱鼻子,“顾辞哥,男人太聪明了可不好。”

“我就当你在夸我了。”

顾辞笑着把盒子装好,放进抽屉,套上羽绒服,“走吧,我们去西市玩。”

……

西市。

夜色已经拉深。

十里长街灯火辉煌,人声鼎沸。

各个店铺门口都挂上了虎头灯。

新年是虎年。

“好多人啊…”

“你说什么?”

“我说,好多人!”

人潮中,夏稚扯着嗓子大喊。

顾辞这才听清,笑道:“过年嘛。”

大多时候,越是偏远的城镇,越有过年的气氛。

夏稚很喜欢这种热闹的感觉。

她也很想和顾辞一起看烟花。

就是可惜时间有限,她呆不了那么久,不然会被老爹骂。

顾辞似乎也知道这点,特地放缓了步伐。

看不成烟花,多逛会儿灯会也不错。

在这方面,顾辞还是比较善解人意的。

星舞在他耳边不停的嘀咕:“她怎么还不走,怎么还不走……”

终于。

逛了快两个小时,两人走到了放烟花的广场。

“顾辞哥,我得回家了。”

夏稚语气恋恋不舍。

“用我送你吗?”顾辞问。

“不用不用,也没多远,一年一次的烟花,不能错过。”夏稚笑着挥挥手,“顾辞哥,先再见啦,等特招考试完了之后我再来找你。”

“好,路上注意安全。”顾辞点点头,笑道:“我等你的好消息。”

“嗯!”

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多,很快将夏稚的背影淹没。

“可算走了。”

星舞顿时舒服了不少。

“你好像对她挺有意见?”

顾辞老擅长明知故问了。

“有吗?没有。”星舞矢口否认,“我只是担心她回家晚了会挨骂。”

“这么说的话,你也觉得她人不错咯?”

不然干嘛要替人家担心呢?

星舞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个“也”字,哼了一声。

“目前看来是不错,可有句话叫做人生若只如初见,明白吗?初见总是美好,日久才见人心,到时候被骗了,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顾辞笑笑,没说话。

他就喜欢看星舞口是心非的样子。

“嘭!”

不多时,第一声巨响在夜空中绽开。

竟是一头猛虎的形状。

紧接着,更多焰火爬上天空。

翡翠流苏,万紫千红。

顾辞的眸子映出流光,心弦微动。

这是他穿越后的第一个除夕。

要说没点感慨那是不可能的,但也没到非要讲出来的地步。

“嗡嗡。”

【夏稚:顾辞哥,新年快乐!(*^▽^*)】

少女发来短信。

顾辞回复完,也摸着胸口前的星卡道:“新年快乐。”

“快乐。”星舞很高冷的只说了两个字。

顾辞没忍住笑出了声,他想起星舞最初确实不爱说话。

能用一个字表达出来就绝对不用两个字。

但人是会变的。

“走吧,回家煮饺子。”

顾辞道,说完,又瞄了眼星舞,故意叹了口气。

“唉,一个人吃其实挺没意思的,要是有人陪着一块吃就好了。”

“……”星舞没吭声。

虽然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猜到的,但她确实已经可以暂时恢复人样了。

她原本打算等今晚看完烟花回家,给顾辞一个惊喜,可现在改了主意。

不是还有夏稚么?

既然你俩那么聊得来,不如来个视频吃饺子呗?

谁还没点小脾气了,哼。

回到槐知街,时间已经是凌晨1点半。

路灯一直亮着,但一个人影都看不见。

夜深了,这条街又没几个住户,冷清一些也正常。

…哦不对,有人。

顾辞走到店铺附近,才发现前方站着一个人。

他的打扮很奇怪,一身文艺复古似的巫师袍,还带着兜帽。

兜帽下是一团黑雾,别说脸了,连是男是女都分不清。

“顾辞,往后退。”

听到星舞这话,顾辞下意识往树上看了眼。

出门时还好好的摄像头,此刻已经碎掉了。

“来者不善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