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魔君归来
  • 重生之都市魔君
  • 时逸
  • 2252字
  • 2022-05-06 17:31:14

秋风起,落叶飘,卷过了天南,在云贵两省的交界处送来了一道惊雷。

雷鸣过处,尘埃落定,一处坍塌的远古遗迹正披着残阳,安静地躺在众人的目光尽头,引起了层出不穷的热议。

2012年的这个秋天,注定了不再平凡。

与此同时,在豫省东南一辆前往义阳市的大巴车上,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剃着板寸头的青年猛然从噩梦中惊醒。

他抬起头来,将布满了眼眸的茫然洒向四周。待得看清楚后,忽然脸色大变,呢喃自语道:“这是……地球?我……重生了?”

“不,这是陷仙阵中的幻境,是虚假的时空。”

想到此处,少年忙闭上双眼,心念在身体之中游走一圈,竟全然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仙力波动。

“怎么会这样?陷仙阵当真强悍如此,连我徐七杀的感官都能蒙蔽过去?”

“或者说,这并不是陷仙阵中的幻境,而是真正的世界?”

少年的脸上挂着一抹浓郁的不可思议,他低头看了看自身,又捏了捏自己脸上的皮肉,疼痛是那么的真实,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我还真重生了。”

少年名叫徐风,又叫“徐七杀”,只因他是七杀魔道的唯一传人,魔教七杀门的现任门主,七杀魔君。

他本是土生土长的地球人,在一次机缘巧合下,步入了修真世界。在那里,他本想安安静静的度过余生,可没想到,世事总不会太如人意。

层层磨难,无穷误解,为了抢夺修行资源,为了心中那一抹永远也挥之不去的伤痛,他沦入了魔道,成为了人人喊打的妖魔。

可老天没有让他立刻身死,反而赐下了七杀魔道的传承。凭着七杀魔道,他问鼎仙界,镇压九大仙主三千年。

这三千年来,他看起来过得无比风光,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无时无刻不在那一抹伤痛之中挣扎沉沦。

最终在第三次七杀劫难降临的时候,九大仙主暴起突袭,将他困在了上古绝阵陷仙阵中。

陷仙阵内有幻境无数,徐风手持五尺长刀,逐一斩破。可当他再一次看到那张清丽的面容时,他知道,自己这一刀是再也斩不下去了。

劫难吞噬了他的身体,消磨了他的灵魂,可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七杀魔君徐风,竟然又回来了。

“前一世,你那般待我,整整三千五百年,我都没有将你忘记。这一世,你还会如此待我吗?或者说我该找到你,一刀将你杀了?”

徐风紧握着双拳,用冷冽的目光扫视着身旁的每一个乘客。

有人皱眉,有人白眼,但无一例外,都是陌生之极的面孔。

徐风渐渐恢复了平静,端坐在座位上,将深埋在脑海之中的那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再一次翻找了出来。

他生活在一个平凡的家庭,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工薪阶层,算不上成功,也算不上落拓。

老两口最大的愿望便是儿子能考上一所名牌大学,而后找到一份体面的好工作来光宗耀祖。为此更是不惜花费了半辈子积蓄来托关系,将徐风送到了义阳市一高读高三。

但前一世的徐风并没有如愿考上名牌大学,并且还因为这一次义阳市之行,为他以后的生活埋下了不可磨灭的祸根。

这一切全都是因为那个女人,陆筱。

陆氏餐饮的小公主,一个如花一样美丽的女孩。为了她,徐风荒废了学业,更得罪了义阳市地产龙头张家,因此而被打断了双腿,更被陷害入狱。

等到三年牢狱生活结束后,陆筱已成为了张家的儿媳,而徐风的父母则因为儿子的情况而抑郁成疾,最终在一个不知名的大雪夜里死去。

徐风很悲伤,迈着一瘸一拐的双腿,来到了义阳市,寻到了张家,找到了陆筱。

可当陆筱噙着泪水讲出了她的故事后,徐风手中的菜刀终究是没能砍下去。

真与假,徐风在徘徊,如不是一道天雷落下,在子弹到来的前一瞬间将徐风带走,只怕他是永永远远也没机会弄明白真假了。

他以为陆筱仍在深爱着自己,可当步入修真世界之后,才通过记忆看清楚了陆筱的心。

一场如飞雪一般冰冷且无情的欺骗,让徐风的心性从此而改变,后被左道牵引,沦为妖魔。

可当徐风以冠绝仙凡的无上修为破开虚空,重返地球之后,才发现已经过去了五百年。沧海化桑田,一切已随风。

这一段始终没有解开的情孽,化作了徐风的心魔,让这个名动修真界的七杀魔君身陷入七杀劫中,每千年便要痛苦一遭。

“而今重头来过,我徐风再也不要留有一丝一毫的遗憾。”

徐风紧握着双拳,目光灼灼地盯着车窗外的风景。

那久违的汽车轰鸣在耳边呼啸而过,徐风闭上了双眼,静静地感受着这既熟悉又陌生的一切。

风过呼呼,不知是谁打开了前排车窗,徐风睁开眼来,瞥眼间正见身旁坐着个身穿淡粉色运动装的少女,马尾辫在风中飞舞,编织出一幅飘逸出尘的画面。

少女正专心致志地翻看着一本旧而不破的手写古籍,字迹狰狞,显然撰写此书之人当是胸有龙虎,丘壑腹藏之辈。

但徐风只看了一眼,便忍不住摇了摇头。

少女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扭头看向徐风,娥眉微蹙,“怎么?”

徐风继续摇头,没有说话。

少女也是心高气傲之人,冷哼一声,撇嘴道:“你看得懂吗?”

“一本武道心得,有什么看懂看不懂的?”

义阳市汽车站到了,徐风站起身来,在售票员大妈的指引下收拾着自己的行礼。

少女也跟着直身而起,将一双妙目投向徐风,略带打量之色,说道:“你知道这是武道心得?你也是习武之人?”

徐风摇头道:“不是。”

他自然不是习武之人,他乃修道之人。

少女顿时来了脾气,对方若是习武之人,来对她视若珍宝的《大武道经》指指点点倒也罢了,可你一个啥也不懂的臭小子,凭啥来摇头撇嘴?还说自己能看懂?

“无知愚昧!”少女冷哼一声,自行李架上取下了一个淡粉色的背包,背在身上后,白了徐风一眼,走下了大巴车。

徐风何许人也,乃凭一己之力镇压九大仙主的七杀魔君,竟然被一个地球少女说是‘无知愚昧’?

走下大巴车,三两步追上那粉衣少女,徐风眉头微蹙,冷冷地道:“你若按照那书上所载继续修行,一生也无望突破至先天境界。并且每逢雨落之时,大椎、天宗、命门、风市、委中等穴会奇痛无比。”

说罢看也不看少女那目瞪口呆的表情,提着行李箱去得远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