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支援涡之国

  • 我在火影里玩英魂RPG
  • 清晨的微风轻轻吹
  • 2028字
  • 2022-03-23 20:30:27

整军备战需要时间,更何况这一个军的人都是第一次,也只有一些曾经参加过第一次忍战才懂一点,但也只是懂一点。

因为新军跟以为的部队完全不一样。

这里从头到尾,跟以前那种散漫、低效率的部队完全不同。

这里所有人都在努力,清晰的兵制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长官是谁,长官的长官又是谁。

不像以前的木叶部队,平民部队是一队,归指挥官管理,忍族的部队又是一队,名义上听从指挥官的指令,实际上懂得都懂。

上两任火影也不在乎,只要没有背叛木叶,都无所谓。

一个是实力强无视,一个是足智多谋斗不过。

轮到天河,他才不管,一个部队不为官方所管制,那还能叫木叶的部队吗?

忙活了一天,第二天集成在一起的新军依然站在昨天的操场上。

新兵们不再是昨天的训练短袖,而是一身笔直的贴身军装,整齐划一。

这套军装整体为淡青色,符合木叶的主题,是夏季军装,袖子比短袖稍微长一点,裤子到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很普通。

他们并未着甲,因为普通的防具没什么用,太少起不到作用,太多又重,十分影响行动。

但他们各个手持长刀,这是一种跟关刀差不多的长兵器,不过刀刃是笔直的,十分锋利,刀不重,不怎么影响行动。

新兵们的腰间还撇着个小包,里面装的是粮草和净水。

一夜的休整,精神气十足,早就忍了一天的他们忍不住了,如果不是天河还没有下令,他们早就想冲到涡之国,将那些入侵者砍得稀碎。

高台上,同样是一身军装的天河很满意。

“新军一直没有名字,这次我决定正式命名为......”

“虎贲军!”

新军...虎贲军顿时肉眼可见的高兴起来,原本因为要赴往战场的紧张感都消散了许多。

虎贲,意为勇士,或者武士。

这个武士不是那种什么恪守武士道的畸形阶级。

“出征!!!”

随着虎贲军有条不絮的小跑出训练基地,外面早已清空方便行军的街道附近,偷偷观望的人们顿时惊呆了。

整齐!安静!

除了脚步声,就没有其他任何的声音!没有人交头接耳,没有人磨磨蹭蹭,更没有人有各种情绪。

他们仿佛是一个个体,做着一样的动作,严谨紧密,丝毫不见乱象。

观望的人不少,甚至有的人还带着讥讽的眼神,直到他们不屑一顾的新军出现,他们才意识到。

火影貌似这几个月搞了一支不得了的部队。

惊讶过后,忍族派来的暗子们纷纷发现,这些人实力都不怎么高,除了那几个上忍,大部分都是下忍而已。

就是人数有点多,现在都还没有出来全部。

看到这,他们不禁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太强。

他们不懂什么叫令行禁止,但他们也隐隐约约的有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以往战时村子里召集部队,那场面,说是菜市场都是夸奖,长官经常找不到人,指挥官更是指挥不来,往往都是一声大吼,出动。

然后所有人都跟着大部队出动,到了战场上,各自队伍各自为战,基本上一盘散沙,稀稀拉拉的小队,指挥官的指挥效果不大,往往要召集小队队长进行颁布任务。

第一次忍战分两部分,前半部分木叶以一敌四能赢靠的还是比他们忍村更“先进”的制度。

后半部分能赢靠的是娴熟的经验,四大忍村虽然也模仿木叶的制度,可木叶比他们更有经验。

木叶昨天收到涡之国被入侵的消息,天河整军之后就紧急开了一场会,不是希望忍族参战或者是大军空降什么的。

而是跟他们说一下,这个会议的大概内容是:

我,天河,听说我们木叶的盟友被袭击入侵,我要干入侵者,嗯,就这样。

然后会议就结束了,留下一堆忍族族长们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这剧本不对啊?不应该是你哭着求我们召集人手上战场吗?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忍族族长们人都傻了,说实话,他们知道雾隐村连同一些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家伙入侵涡之国这个消息后,他们并不是很愿意火影支援。

首先木叶不久之前经历了“怪物袭击”这一事件,村子有生力量大大减少,钱财、物资都短缺不少。

其次火影刚换人,新火影威望不高,权利刚交接完不久,正处于新的阶段。

现在又要为了一个所谓的“盟友”费钱费力的去帮忙?

开玩笑,要去你去,我才不去呢!又不是我一族的亲戚,而且千手都解散了,看你怎么找人?

到时候,还不得求我们忍族?嘿嘿嘿,到时候要什么样的利益好呢?

这是大部分忍族的想法。

很现实,谁叫千手解散融入木叶了呢?在他们看来,只有一个千手能够毅然的支援涡之国,可对上一个雾隐村和帮凶,可不够。

至少他们是这么认为的,天河一定会来找他们的。

直到这场简单的会议结束,天河人都走了,他们才反应过来。

第二天,完成整备的虎贲军们大军行动,朝着涡之国的方向前进。

涡之国在火之国的东边,靠南端,不完全是东南边,位处火之国东边下面的角附近,是很靠近火之国的小岛。

唯一的进岛方式就是坐船,当然,忍者也可以踩水跨过去,因为离大陆不是很远,完全可以做到。

木叶村位于火之国南部腹地,去往涡之国只要跨过半个火之国而已,不是很远,而且忍者的脚力还不错。

可尽管如此,从木叶出发到涡之国也得一天一夜,这还是走火之国修的官路。

走在大路上,天河忍不住嘴角抽搐了起来。

路段很差,是夯实的土路,勉强能当做路,缺点是一到下雨天就泥泞不堪,十分难走。

就这?还是火之国官路?那不是官路的路又是怎么样?比这还烂吗?

内心的各种想法涌现出来,天河赶紧压一压,生怕自己忍不住,自己动手修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