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来地狱指定没你好果子吃!
  • 我在火影里玩英魂RPG
  • 清晨的微风轻轻吹
  • 2030字
  • 2022-02-28 22:06:36

开春。

木叶迎来了新的一年,在这段时间里,发展渐渐步入正轨。

商队的频繁贸易,给木叶的群众们带来了巨大的收益,充实了口袋,经济被拉动,不再是以前一分钱两份用的时候了。

虽然这项策略会让木叶村的封闭性大大降低。

因为人员的大量流动,间谍潜入的更加方便,村里鱼龙混杂,加大了警卫的工作量。

还有人借此上火影大楼表示抗议,理由是不符合忍村的做法。

在大部分人的认知里,忍村就应该隐世,封闭起来,保持忍者的惯例——神秘。

然后就被千手扉间给驳回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凡是有两面性,既然已经做出决定了,就不要畏手畏脚的瞻前顾后。

有失有得才是正常的。

大部分事务都步入正轨后,天河就真的没什么事了,最近他一直在下本。

然后修炼,下本。

过得非常充实,朴素且枯燥。

村子里的情况又不是不知道,在完成大部分事务之后就没有工部什么事情了。

平日里也就某些东西需要维修维修而已。

……

地狱。

“怎么还没好?你不行啊军师。”体型硕大,浑身着火的怪物摇着头说道。

这位第七军团的军团长刚从它的狗窝熔岩池里起来,一见到军师发现还没有完成任务。

不由得感到鄙夷。

而被一个傻大粗的莽夫用那种羞辱怪物的眼神看着,哪怕是沉重寡言的军师也抽搐了一下。

瞥了一眼面露讥讽笑容的军团长,军师淡淡的回了一句:“要不…你来?”

军团长收起表情,连忙摇头摆手。

“别,你叫我打人我还行,这个就算了吧。”

军师见此,冷哼一声,继续做着自己的事。

说来也是令人感到不爽,明明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世界,顶多有点特殊的招式而已。

可却难倒了威震地狱、鼎鼎大名(自封)的第七军团的军师大人!

这说出去都让哥布林笑掉大牙。

那老头不是一般的恶心。

这是军师历时个把月,几乎天天与之交锋得出的结论。

虽然没多少成果,但军师也发现了那个老头的一些情况。

灵体,肉身死亡,无法直接干涉现实。

精神力量强大无比,灵魂一直没有消散,体内总是吊着一股力量,仿佛是等待着什么。

虽然实力不错,但也就那样,要是放那老头来地狱,指定没你好果子吃。

军师腹诽道。

...对了!

它突然想到了一丝突破的可能。

如果将忍界比作一颗圆球,那么圆球外面有一层皮衣,现在没有办法突破这层皮衣直接触碰到圆球。

所以就无法大规模的出兵。

但好消息是,忍界是个乡下来的,不知道地狱的手段,而地狱可以通过某个特殊的条件进行跃进。

就比如之前木叶村附近的那个传送门。

这片世界的空间稳定,但因为没有相关的规则掌控者,所以是脆弱的。

再加上没有能够封锁空间的技术,地狱能够直接透过世界屏障,小规模的输送军队进去。

而军师想到的,可不是这个。

而是先放小规模的人员进去,布置一个“更大”的传送门。

这个更大不是字面意义上的大,而是不受世界穿梭的限制,强行打破规则,以此来入侵世界。

这就是军师的计划!

随即军师找来了第七军团的法师团人员们,补充计划,寻找漏洞。

随着时间的推动,计划最终被敲定,开始默默执行。

军师则还是一如既往的“试图”打通世界屏障。

演戏而已,压根就不是真做。

只不过是让那个老头放松警惕罢了。

而法师团的一些人员则被偷偷运输进入忍界里,它们需要做的就是在这片土地上,各个地方施法,布下大型传送门。

简单概括就是法师团去忍界各地驻扎,然后发送信号给远在地狱的军师,让军师强行打通一个隧道。

趁着隧道没有立即缝合,迅速的接收法师团的信号与之建立关系,然后传送门就可以开启了。

随着它们的计划有条不紊的执行,忍界里的人们对此并不知情,包括那还在坚守世界屏障的六道仙人。

他还在为抵御住异域生灵的入侵而感到高兴,全然不知灾难即将来临。

……

夜晚的木叶村,天河家里。

熟睡中的天河猛然惊醒,坐起身,神色不宁的看着远方。

刚才他感知到了地狱的气味。

那股有点像硫磺,带点酸,给人一种邪恶的味道他是永远都忘不了。

可气息在闪烁了一下之后又消失不见了。

错觉?

不太可能是错觉,这气息就独一份,别的就没见过,而且他们的隐匿能力天河也是了解一二的。

要不是他比较特殊,接触过,不然还真不知到它们这么能藏。

以天河的目前手段,如果这些不速之客真要藏起来的话,他是没有办法找出来的。

等了许久都未再次感知到,天河留了个心眼,继续入睡。

东南方向吗?

翌日,天刚刚亮,天河就被生物钟叫醒了,一个鲤鱼打挺起身,穿衣刷牙洗漱。

吃了点昨晚的剩饭剩菜,天河就走上火影大楼,办理了出村证明。

出了村子,天河朝着昨晚隐隐约约感知到的方向奔去。

没有收获也不打紧,就全当是散步去了。

片刻之后,天河路过一条小溪,眼尖的他注意到了溪边的一处异常。

这处小溪本是这片森林唯一的水源,森林里的动物一般都在这喝水。

小溪溪水并不急促,但很满,连带着溪边的泥土软化,湿润。

杂草并不多,本应该存在大量脚印的地方却没有一个!

天河走进仔细观察,伸手摸了摸地皮发现,这边边仿佛是被什么东西压了一下。

原本软烂,松散的泥土变得踏实且干燥。

这不合理,欲盖弥彰。

这个方向,这个距离,八九不离十是地狱来的怪物了。

可惜的是这里是溪边,气味被冲走了,不然还有一条途径可以侦查出一些蛛丝马迹。

砰!

什么声音?天河闻声望去,森林某处飞鸟骤而散开,野生动物的吼叫传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