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绝壁是团藏干的,没得洗!

  • 我在火影里玩英魂RPG
  • 清晨的微风轻轻吹
  • 2082字
  • 2022-02-19 10:00:00

另一边的宇智波镜也感到有些奇怪。

怎么不继续了?

这时,不远处的一道身影出现,宇智波镜定睛一瞧,连忙小跑过去。

“日斩!”

正在检查的猿飞日斩听见声音,抬起头,一见是宇智波镜也是面露笑容,迎了上来。

“镜,没事吧?”猿飞日斩上下打量了一下,关切的问道。

宇智波镜笑了笑,拍了拍身子回道:“你看我这样,能有什么事?”

“哦对了,团藏呢?怎么没看见他?”

闻言,猿飞日斩摇了摇头,他也在找。

但除了那些死亡的护卫队成员们,别说团藏了,毛都没见着。

“呃~~”

一道细微的嘶吼出现,二人听力非凡,听得一清二楚,连忙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快步走了过去,只见那几句惨不忍睹的护卫队成员身躯中间夹杂着一个半大小子。

他不像身边的队友们那样,缺胳膊少腿,很健全,只是胸口处有一道裂缝,暗红的血液早已干枯。

此时他正微微颤颤的举起一只手,眯着眼睛,口中呜呜的呼叫猿飞日斩他们。

宇智波镜快步走了上前将其扶起,猿飞日斩则是拿出随身携带的木叶新产出的药物。

忙活了一小阵,那半大小子终于顶不住了,昏了过去,但好在性命无忧。

宇智波镜检查了一下发现,原来那道对于一般人来说的致命伤却没有让他死亡。

这小子的心跟正常人的不一样,正常人偏左,他偏右,而且其本身会一点医疗忍术,再加上日斩的药,这才保住了性命。

猿飞日斩轻叹一声,这叫什么事啊?

刚才他检查了一番,还以为除了他们两个和失踪的团藏以外全军覆没了呢。

团藏,你到底怎么样了?

说实话,猿飞日斩很担心他的这位多年好友兼师弟,但求平安无事。

而这边被保佑朋友平安无事的志村团藏正在大都会某个地方悠闲的喝着茶呢。

他早就到了大都会了,还面见了大名,现在正在等人呢。

等谁?猿飞日斩和宇智波镜啊。

早在他跟“它们”合作的时候就被表明了,以它们的实力还暂时无法击杀目标。

只能拖住队伍。

志村团藏衡量再三,决定增加条件。

拖住可以,但需要它们对大名使用“幻术”暗示。

它们同意了。

于是,计划就这么执行了。

而志村团藏对大名只见到他一人表示疑问的时候,他表示不清楚。

给出的答复是:遇袭。

然后走丢了,没找着他们,先走了。

勉强敷衍了大名和好奇的大臣们。

大名虽对此答复有些不满意,但还是没有多问。

关他什么事?他只负责挑一个上任火影就完事了,其余的无所谓。

没多久,猿飞日斩同宇智波镜还有一个半死不活的不知名小伙进了大都会。

见到了大名,还有先前“失踪”的志村团藏。

“团藏?”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没有事的。”猿飞日斩笑着走到他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志村团藏微微颔首。

他当然没有事,他怎么可能有事?

“人”都是他找的,哪来的事?

接着大名再次询问发生了什么,猿飞日斩等人给出的答复同志村团藏一模一样。

这才打消掉大名的疑惑。

虽然有些离谱,但事实都已经发生了。

大名见他们仪表形象不太好,就让人把他们带下去,休息休息,好生招待起来,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

木叶。

千手扉间收到弟子的通灵兽信件,打开一看其内容让他有些惊讶。

他们在临近大都会的时候遭受不知名敌人袭击?

我看看…?

绿皮怪…红皮怪…拿着镰刀飘在空中,像鬼一样的敌人?

这怎么这么像之前袭击木叶的那一批怪物?

放下手中的信件,千手扉间招来了天河,将信件递给了他。

天河有些诧异的结果信,看完后有些头疼。

这有完没完啊?最近一段时间他没事干,就天天围着木叶方圆开始搜查。

可没有一点成果,别说什么异常了,就连一丝不对的都没看见。

天河挠了挠头说道:“如果按照信件里的描述的话,这里面有个疑点。”

千手扉间点头示意继续。

“志村团藏说,他也遇袭了,但他人比猿飞日斩和宇智波镜他们先到大都会。”

天河说到这,脸色有些奇怪。

“这合理吗?宇智波镜也遇袭了呀?那他怎么也没跟志村团藏一样提前到了大都会?”

“为什么提前到的是他不是别人?”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护卫队仅存的一人说,他看见了志村团藏的某些诡异行为?”

这波分析下来,千手扉间听得不禁点点头赞同道。

确实,如果你只是单独的因为遇袭被迫分散开来,找不到队友而提前到达大都会。

虽然有些不懂,但我可以试着去相信。

可你这被别人捅出来,你在搞小动作,惹了嫌疑?

这问题就很大了。

虽然信中,猿飞日斩对此表示不可能,哪怕小伙信誓旦旦的说他亲眼所见,猿飞日斩也否认。

他觉得志村团藏不可能是这样的人!

宇智波镜就没什么话,只是在信中表示自己没什么大碍以外就没有了。

对于志村团藏这件事,他毫无表示。

完全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

实际上在不在乎谁也不知道,只有他自己知道。

气氛沉默了一会。

“天河,你怎么看?”千手扉间问道。

天河并未回话,而是摸着下巴沉思。

我怎么看?我站着看。

说实话,你跟我说是志村团藏干的,我绝对相信,一百个相信的那种。

可现在只是怀疑,并没有实际证据。光是拼那小伙一面之词就认定是志村团藏找人袭击他们,不可取。

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双面印证。

不仅要有志村团藏疑似传递消息给敌人的证据,还要有一锤定音的实际证据。

最好是那种让他跌入万丈深渊的那种。

“志村团藏是有嫌疑没错,但也只是嫌疑,无法一锤定音。”

“不能冤枉好人,也不能冤枉坏人。”天河缓缓说道。

虽然我觉得,就是团藏干的,但我说出去没人信啊。

天河心中暗暗腹诽道。

“叮!触发新的任务——火影候选人遇袭事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