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猿飞日斩:开摆!

  • 我在火影里玩英魂RPG
  • 清晨的微风轻轻吹
  • 2042字
  • 2022-02-18 18:00:20

木叶村门口人群簇拥,村民们对着门外面的三道身影报以敬意。

猿飞日斩、志村团藏以及宇智波镜!

按照一般的规定算,候选人应该要有三个的,原本的票数里,宇智波镜换成天河就对了。

但因为天河自主退出,所以由票数拍第四的宇智波镜顶上,连同另外两个,合为三大候选人。

现在他们需要一同前往火之国大都会,面见大名,获得其许可,各凭本事夺得火影之位!

面对一众人的挥手,猿飞日斩笑了笑,也举起手来挥舞两下,志村团藏冷着脸,眼皮都没抬一下。

宇智波镜望向自家族人们,微笑点头致意。

除了他们三,还有一队护卫跟随,队伍缓缓出发,一路上,众人都默不作声。

就猿飞日斩偶尔同宇智波镜小声嘀咕两句,志村团藏还是那副模样,仿佛谁欠他钱一样。

大伙都对此习以为常,志村团藏这人除了对火影的位置感兴趣以外,其他都不怎么关注。

特别是他的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费了多少人情,多少代价才最终获得了一个候选人资格,可问题是另外两个啥也没干,甚至略胜他一筹。

宇智波镜就不说了,上忍班的投票票数里,很大一部分都是宇智波一族的人投的。

但谁叫人家上忍多呢?这完全羡慕不来的好吗?

再看猿飞日斩,如果志村团藏摆烂,顺其自然的话,怎么都轮不到他。

能与之媲美的只有那个天河吧?

这可不是吹的,天河自己本人都对这些不是很在意,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有多盛名不足为奇。

只能说,不愧是原著中的三代目火影!无论什么阴谋论也好,但人家至少不像团藏那样。

视角拉回。

这一路上,大伙都在闷头赶路,不知多久后,队伍刚停下歇息,众人都没有瞧见志村团藏的一些小动作。

只有某个面容青涩,明显是刚来报道的小伙好奇观察他们的时候注意到了。

这是?在打信号吗?

小伙回想起忍校里曾经学过的手势课,虽然不懂他所打的是什么意思,心中也有的疑惑。

但小伙不打算询问,有时候,好奇心太重不是什么好事。

小伙压下心中的疑问,继续看自己的风景,不在管志村团藏,只是偶尔用余光偷瞄两眼接着移开视线。

留个心眼,这志村团藏看着阴沉沉的,准没好事!

火之国大都会离木叶不是很远,以忍者的脚力只需要半天而已,他们是临近中午出发的,不足意料的话,应该是快晚上的时候到达。

休息了一段时间,队伍再次出发,这次是打算一直走到大都会,不停了。

“队长!还有多远?”

不知道走了多久,小伙苦着脸对着队长抱怨道。

见此,胡子拉碴的队长轻笑两声,回道:“这么点距离就累了?很快就到了!”

话音一落,小伙情不自禁高兴了起来,他年纪不大,实力也不是很高,但因为他具备医疗能力和感知能力所以被选中。

再者,不过是去大都会见大名罢了,没什么危险的,纯粹是长长见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队伍没有能够照明的工具,他们是忍者,夜视能力都不错所以不是很需要。

而且以他们的职业而言,火、光容易暴露自己的位置,那就更没多少人带了。

“谁!?”

默默赶路的猿飞日斩突然惊觉道。

队伍里的守卫一阵骚乱,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躺在了地上,陷入了沉睡中。

感受不到查克拉波动!

用力咬了一下舌尖,猿飞日斩不禁有些错愕。

刚才直觉告诉他危险,但袭击者并未对他出手,反而是使用“幻术”催眠了一众护卫。

可“幻术”还是波及到他了,虽不至于立马躺下,但感觉并不好受,最令他惊讶的是,他居然没有感受到查克拉的波动?

要知道,查克拉是所有忍术的基础,哪怕是最低级的三身术使用都会有波动,不可能悄然无息,更不可能瞒过感知能力不错的他!

通灵术!

用通灵术召唤出猿魔让其变成金箍棒拿在手里,给了点猿飞日斩安全感。

他警惕的打量四周,顺便查找自己的队友,可一股不知道哪来的迷雾阻挡住了视线。

雾隐?不!不对,还是没有查克拉波动!

那也不对啊,总不能是自然天气吧?火之国气候温和,少有迷雾天气,怎么可能临近大都会出现这种天气?

种种迹象表面,人为的!绝对是!

“啊!”

一声惨叫立刻将精神高度集中的猿飞日斩吸引,转头望去,却一无所获。

眼前还是这股该死的迷雾!

猿飞日斩咬咬牙,朝着惨叫声的方向冲了过去。

没走两步便发现一道黑影,他缓缓停下脚步,屏息,正打算一棒子过去的时候,一道声音让他停下。

“猴子?是你吗?快救我!救我!”

是团藏!声音有点怪。

猿飞日斩觉得有些不对劲,便分了个分身过去,自己则是迅速后退,找了个地方藏起来。

没多久他的分身便爆炸了,将信息传给了他。

读完死亡记忆后,猿飞日斩脸色一沉,果不其然。

团藏是不是敌人假扮的不知道,但敌人不止一个。

分身死前的记忆告诉他,刚才分身过去看见的果然是团藏,但感觉又不是。

这个团藏浑身上下都是伤口,嘴上哀嚎不止,一直催促分身救他,好像是什么东西在索命一样。

按道理,他记忆中的团藏不是这样的人,团藏虽不是什么好人,但这点小伤不足以让他痛哭流涕。

可分身接道的指令让他不顾其他,按照团藏的话开始对他实施救援的时候,被偷袭了,分身就炸了。

但奇怪的是,偷袭他的不知道是谁,分身在低头包扎的时候根本没看清就消失了。

但受到偷袭的致命部位不止一处,是好多处,说明袭击者不止一个!

棘手!

现在队友联系不上,护卫队又先躺下,敌人是谁?敌人有什么目的?一无所知!

这特么打个球啊?猿飞日斩都想大吼一声“开摆”搁那一趟就完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