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苛刻的一生

  • 我在火影里玩英魂RPG
  • 清晨的微风轻轻吹
  • 2104字
  • 2022-02-15 20:16:16

关于药丸的售卖十分顺畅。

自从上次那个小贵族回去后,订单满天飞,源源不断的进入木叶。

但天河并不打算全部卖完,而是制造一堆药后,放在仓库里。

每个前来购买的人还会限量,营造出这东西不仅昂贵,还很少的感觉。

这让那些贵族们信以为真。

虽然有人半信半疑过,但随着群众效应,原本还在观望的他们也开始入局。

这一波直接让木叶有了点小钱来。

以前做什么事都怕没有后续资金而烂尾,现在到不怎么怕。

于是,早就准备好的扩张计划浩浩荡荡的执行!

木叶外围。

“注意一下,诶?这怎么还有棵小树?”

“小六呢?干嘛去了?”

天河拿着地图在现场指挥道。

叫做小六的是一个看着比天河还要小的年轻人,他干笑着回应天河的话。

然后走到小树前将它折断,抬走。

天河无奈着看着这个少年,没说什么,继续自己的工作。

“这里将来要做成商业区,区域不能太小。”

说完,天河拿出笔,在地图上画了几下,做个标记。

扩张不是立马完成的,虽然这里的人不用图纸。

但天河愿意用最简单朴素的方式讲解给工人们听,让他们听懂。

现在是准备阶段,不是说计划可以执行了,就闷头干。

到头来发现什么环节出错了就麻烦了。

可底下那些个工人可不是这么想的。

你一个毛头小子,毛都没长齐还在这对我们指手画脚?

我们干了这么多年还不清楚怎么干吗?

但他们没有忘记,天河是忍者,有着他们不拥有的超凡力量!

借他们十个胆子都不敢把心里话说出来。

只见天河在上面说一些注意事项,下面个别几个老师傅无动于衷。

内心里甚至还有点想笑。

天河也没注意到,注意到了也不是很在乎。

只要你能完成任务,我就不管你想什么。

黑猫白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

……

随着时间的推进,木叶的扩张迎来了最后的尾声。

只要补完最后一面墙就完成了。

最近时间流逝的很快,眨眼间就已经入秋了。

天河不可避免的加上一件单薄的外套。

感冒了可不好。

走出工部大楼,望了望那落日晚霞,是如此的靓丽。

天河伸了个懒腰,走向自己家的方向。

一路上的风景不断的被抛在脑后。

木叶在二代火影的手里,迸发出了新的活力。

那次惊险的被袭击并未让他老朽,反而是更上一层楼。

特别是自从新的管理方式问世,更让原本有些臃肿的木叶焕然一新。

宛如新生。

一路上,天河随处可见那脸上带有真诚的笑容的村民们,和在街边玩耍的孩童。

路过一个公园的时候,天河还瞧见了几个小男孩在玩所谓的“忍者游戏”。

天河不禁被他们可爱的身影逗笑了。

抛去原著里高层的所作所为,木叶还是美好的。

虽然忍界人的受教育程度不高,甚至有些人几乎没有。

再加上高压做法和强迫做事导致不可避免的出现一些特别的人与事务。

木叶也没法幸免。

就好比一个星期前,临近宇智波族地附近的某户人家里,出现了惨绝人寰的一案。

这户人家除却一个男子,无一幸免。

而动手的人正是这个男子,这户人家里,妻子的丈夫,孩子的父亲。

究竟是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故事回到一个星期前,男子只是一个木叶村里普普通通的普通人。

他父辈是在木叶未建村的时候便一直居住在附近至今,可惜的是家里没出什么人才,一直没法成为忍者。

而男子未出生的时候便被给予厚望,可事实很残酷。

男子渐渐长大后,如同他的父亲,祖父一样,没什么变化。

这让这一家人差点崩溃。

在一个忍村里,普通人一辈子只是个普通人。

而忍者,哪怕是死在战场上也还有一笔不菲的抚恤金。

那普通人呢?只要不是全死绝几乎没什么大碍。

不仅没有多大出路,没有提升空间,一生碌碌无为。

当忍校通知书下来的时候,男子的祖母泣不成声。

小时候的男子不懂,只知道,那天晚上,祖父和父亲打的他很痛。

虽然习惯了,但他不懂,为什么那天如此残忍。

脸上的疤痕伴从此伴随着他的一生。

慢慢长大点了,也幻想过成为忍者,自在逍遥。

虽然梦醒了,但男子为之付出过努力。

被人嘲笑也好,歧视也罢,他也没放弃过。

无奈的是,他不得不向现实低头,努力许久,也丝毫不见成效,他也曾在夜里偷偷哭过。

十二岁,热血,无为。

二十岁,麻木,无为。

三十岁,成家,无为。

一直到某一天,上司的辱骂,家庭的不幸,童年的噩梦,每天回去还要被数落,被自己几岁大的孩子用不屑的眼神望着。

这一切都让他心塞,如鲠在喉。

他有错吗?没错啊,那为什么对他如此苛刻?

可说到底还是个成年人,不至于一下子就寻短见。

最后他失踪了三天,当他们家人以为他死外面了,不管他的时候。

他回来了,全身滚烫,眼睛散发着红光,这是看见他的人的描述。

那一晚,血色笼罩这个小屋。

当天河听闻消息赶到现场的时候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什么操作?

男子晕倒在地上,被带走了,但他早就失去了神志,问什么,只会傻笑。

刑部说大脑早就被破坏了,里面一团糟,没法查探。

实在是查不出什么,只好掩埋起来,男子最后被行刑了。

这案件有个疑点就是,这个男子最后去了哪里?为什么失踪?回来的时候为什么以前不爆发,一直到现在?

但这都跟天河无关,他早就不是暗部了,他只是在现场维护了一下秩序,保证现场的完整。

等到专门的人来了,他才默默的走人。

这件事的起因和经过都是后来才知道的。

……

葛优瘫姿势躺在沙发上,天河闭上双目,想着什么,渐渐进入了浅睡眠状态。

外面的天空早已吸黑如墨,皎洁的月亮替代了耀眼的太阳。

这时,木叶西北方向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的是漫天火光!

天河一下子被惊醒,打开窗户望去。

来不及披上外套,以飞快的速度前往现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