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月光家的一二事

  • 我在火影里玩英魂RPG
  • 清晨的微风轻轻吹
  • 2019字
  • 2022-04-30 23:25:27

“何事?”

月光锋刃一如既往地简洁。

而天河早就习惯了他的性子了,根本不在意,对他来说,这些都是小事。

又不是什么封建地主,讲什么尊卑有序,而且二人也只是上下级关系而已。

“你看看。”

天河把暗部送来的调查报告递给了他。

不得不说,暗部的动作是真的快,从他下令开始,到派人去叫月光锋刃,人还在路上,事情就已经调查的七七八八了。

当然了,这也是因为调查对象大多数都是小孩子的原因,难度大幅度下降。

等月光锋刃看完后,天河不经意的问了一句:“这人你认识吗?”

“认识。”月光锋刃点点头。

调查报告上有好几个人,但很明显,他知道天河问的是谁。

那“月光”二字明晃晃的摆在最上方,再结合姓氏后面的那个名字,他想撒谎都难。

月光森翼,族长第三子。

目前就读于木叶小学五年级,是月光雄新的第三个儿子,有两个哥哥,分别是月光森羽和月光森栩。

如果单看月光森翼这个名字的话,大部分还比较陌生。

但说道他的两个哥哥,月光森羽和月光森栩就不一样了。

这两人是个双胞胎,曾经参加过第一次忍界大战,当时还是志村团藏的部下,虽然名声比不上天河这种,但也不是无名之辈。

二人其功绩就懒得说了,也不足为奇。

而关键点就在于名字,知道的人都清楚月光雄新这个人的命名习惯,带森字,然后加个有羽的名字。

所以知道这件事的人一看就知道,月光森翼是谁了。

而正是这个明显的信号,两个哥哥的溺爱,父亲的纵容,家族的势力,让月光森翼养成了无法无天的性格。

在忍校时期就已经是不折不扣的刺头了。

扯远了。

“你对于月光雄新有什么看法?”

月光锋刃沉默了一会,心里在想:要说什么好呢?

为什么这么想?因为月光雄新的事情不是一般的多,而且大部分都是坏事,说出去就是坏消息的那种。

月光锋刃想了想,觉得天河不会问这种无聊的问题。

他作为火影,怎么可能对一个人一点了解都没有?

所以他问的有个关键点,那就是这件事上的内容。

“一个...宠溺孩子的不合格父亲?”犹豫再三,月光锋刃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闻言,天河微微点头。

这时,办完事的暗部已经到门口了,他感觉到里面有人,在想着要不要敲门,就被天河叫进去了。

待他递交完情报后,立刻就以更快的速度消失不见了。

随意打量了几眼情报,天河不由得对某人嗤之以鼻。

格局小、做人失败、熊孩子家长。

这是他对从未见过面的月光一族族长——月光雄新的三个印象。

上面的情报很多,但大多数都是些关于月光雄新今天做了些什么恶事、明天又打算去干嘛干嘛的屁事。

当然了,这么短的时间内,暗部速度再快也不可能把调查报告写成这样的,所以里面很大一部分都是曾经对月光雄新的一些个人档案而已。

一直保存在暗部的文件库里,这事千手扉间建立暗部的时候就已经在做了,所以天河才能有那么的信息可以查。

特别是那些曾经被千手扉间重点关注的那些人,更好查。

“给你也瞧瞧,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

天河把这张大半内容都是手写复刻出来的书面情报递给月光锋刃。

月光锋刃接过来,大致瞅了一下,顿时就失去了兴致,撇了撇嘴,满不在乎的将纸张还给天河。

迎着天河诧异的目光,月光锋刃解释道:“这些事情很多我都知道,跟上面写的没什么区别,就是详细了点。”

“这样吗?”天河闻言,不禁感到一丝感慨。

这月光雄新到底有多么不受欢迎啊?这感觉估计随便挑一个月光一族出来的人问,他都能说出一堆黑历史来。

天河对此不由得啧啧称奇,对那个尚未逢面的月光族长默哀三秒以示缅怀。

看完了这书面情报后,在他的心里,月光雄新早已被判了死刑了,耶稣来了都没用的那种。

“我记得,你之前的那件事...你打算怎么做?”

天河想起了月光锋刃的过往,那件事化作他今天的名字,时时刻刻都在提醒他。

“我已经明白要怎么做了。”

月光锋刃目不斜视,淡然的回答道。

“怎么做?”天河不禁来了兴致,想听听他的说法。

“弄死他!”

天河顿时一囧,气氛被冲的一干二净。

“就这?杀了他就能解决问题吗?”天河有些哭笑不得。

感情搞了半天,你就想到了一个武力解决?

“就算没有月光雄新,那也会有月光雄旧,月光雄老。”

“你说是不是?”

月光锋刃点点头,这个问题他确实没想过,大脑立刻运转了起来。

片刻后,他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好办,我当族长。”

天河愕然。

“你是想...你当了族长后,靠着权利还有武力让你的族人不成为月光雄新这样的人吗?”

细想了一下,天河觉得月光锋刃想到可能就是这个。

见他点头确认的样子,天河的嘴角微微抽搐。

算了,还是不问了,看样子这种问题还是不适合问月光锋刃这类的人。

如果换做是问宇智波橘的话,他可能会说送去坐牢而不是死刑。

嗯,无期不减邢的那种。

“那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的你是不是也成为了另一种的月光雄新?”

天河的一番话,让月光锋刃陷入了沉思。

细想一下,这说的也没多大毛病啊。

透过现象看本质,月光雄新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利益,自己的利益,在填满他的口袋后,他才会去考虑主脉的利益。

在主脉被填饱后,他才会以大一点的格局去考虑家族的利益,怎么样才能让家族发展的更好,更大,以便他获得更多的利益。

而以目前时代和木叶的实际情况看,他怎么样才能填满自己的口袋?

答案是:

压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