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第一包三十七章 神秘的面纱

  • 我在火影里玩英魂RPG
  • 清晨的微风轻轻吹
  • 2058字
  • 2022-04-19 18:41:03

许久没有得到回应,启源睁开双目,抬起头来叹息一声。

老鼠这人的为人处世确实有些不耻,但进组织这么久了,也做了不少贡献,能力也有,那些缺点也对组织没多大影响,于是她就放任不管了。

可没想到,放任放任着,居然变得放肆起来了?

启源细想了一下老鼠此人从进来组织到现在的所作所为,更加稳固了她的决心。

或许是气氛有些不对吧,还是老鼠忽然被风吹醒了。

他猛的摆了摆头,想起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脸色骤然变得苍白了起来,牙口颤颤,膝盖一软的跪了下去。

“饶命啊首领,属下并不是有意的!”

启源并未作答,她无言的望着空无一物的前方,心里却暗暗冷笑。

哪怕是她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了,依然是有那么几个想走人生捷径的家伙管不住自己。

她不知道自己的情况吗?可尽管她这般封闭,还是有人想揭开面纱,一探究竟,抱着不切实的想法,妄图征服,然后一步登天。

“说吧,什么事?”

启源淡然的开口道。

磕着头,嘴上说着求饶之类的话语的老鼠一愣,喜悦涌上心头。

他脸上不动声色,依然用着那一副痛哭流涕的表情说道:“任...任务有了新的消息!”

说完他哽咽了一下,吸了吸鼻涕,样子装的很完美,却依然改变不了他在启源内心定下的结局。

老鼠接着说道:“任务失败了。”

启源闻言,微微一愣,又露出理所当然的表情。

忍村是什么性子,她也明白了。

对于这个消息,启源没有感到太大的意外,她也没用预知术。

一是预知术有副作用,无法经常使用。

二是此等小事不值得她用预知术。

老鼠自说出任务失败的话语后,他就一直在偷摸观察首领的脸色,却在启源的防备下,什么也没看见,就看见一片黑的外套。

无奈,只好接着说道:“但根据消息说......”

一通解释下,启源也明白了为什么任务会失败了。

她其实本来就不抱有希望的,下达这个任务只是试一试,成功了最好,没成功也无所谓。

只有老鼠这个人当真了,或者说是有什么内幕?让他如此上心?

“可以了,你走吧。”

老鼠如实负责的松了一口气,应了一声便以极快的速度下了祭坛,生怕跑慢了祭坛启动,他就得上天了。

启源看着前方愣神,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

回到自己的私人场所后,老鼠气喘吁吁的,脸上尽是劫后余生的笑意,渐渐的笑的更大声,更开心了。

常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这不,他福来心至,胸腔里与心脏紧紧相连的赤红血珠涌现出大批血液,迅速流淌全身,阵阵酥麻感让老鼠舒爽的叫出声。

这就是提升实力的美妙感吗?

请给我来一打!

老鼠感受着体内源源不断的力量,狂喜不已。

他现在感觉能轻轻一拳打死一头牛!

“哈哈哈哈!”

这比吸血快多了!

就是太过于危险了,反正老鼠是不想再来第二次。

抚摸了一下胸膛,感受体内鲜红血液的源头,老鼠的表情越发控制不住。

这颗神秘的珠子是他偶然间寻觅到的,带回去仔细观察时,赤红的珠子忽然飞起来,猛的钻入他的体内,直接与他的心脏融合在一起。

自那时候起,他就不一样了,要说哪里不一样,也就多了一项能控制血液的技能,还有能够通过吸血,特别是处子的鲜血,快速的提升实力。

阴险狡诈的老鼠非常清楚,如果事情败露的话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光是那实力深如渊海的首领就让人看不懂。

他就打算瞒多久就瞒多久,一直等到羽翼丰满,就是他当老大的时候了!

还有那神秘非凡,有股魔力的首领,真想揭开她的面纱啊!

还有那股香气,那皙白如雪般的肌肤,真叫人流口水。

老鼠这般想到。

他是个男人,他也不例外的对神秘的首领感兴趣。

神秘,永远都会让人好奇心爆棚。

正如他十岁时偷看隔壁寡妇洗澡一样。

这男女有何区别?

......

几日后,处理完大事的天河坐在他的椅子上,想着明天要带谁去大都会。

大部分事情已经步入正轨,无需他像年幼孩子的父母那样,时刻关注着。

嗯,宇智波橘是个人选。

就带他了!

天河看了看手上的新版档案,决定了人选之一。

去大都会当然不是来玩的,而是有正事。

他作为一村之影,出门不说带点护卫,如果连个人都不带,显得他很廉价。

哪怕以他的实力而言,一个人是真的足够了,但很多事情不是这么说的,所以他必须要带。

不过带两个看好的年轻人就行了,带他们见见世面,增长见识,添加阅历。

说到年轻人,天河想起了之前石平推荐的那个家族子弟。

月光锋刃!

严格的讲,月光锋刃算不上真正的家族子弟,他只是月光家族出身,双方基本不欠谁。

他的父母早就与家族貌合神离,各自为营了。

想到这个人,天河打开柜筒,找出了前一段时间派人查的情报。

哦哟,信息量还不少嘛。

天河略感惊讶,细细观看了一番。

他之前太忙了,这事也不是很大,就放在一边了,现在才想起来。

没多久他就看完了,心情有些复杂。

啧啧。

月光啊月光,看来我是等不到那个咳嗽男的出现了。

不得不说,月光一族这一手大棒加枣玩的很溜,从一介支脉一跃成为唯一主脉,还玩起了垄断手法,趴在整个家族身上吸血。

天河越看心越冷。

这个家族没救了。

如果说以后木叶有什么特大事情,那么绝大部分家族都还有的救,而这个月光明显的看,是真的没救了。

毕竟不是谁都是团藏,满嘴仁义道德,一脸为村子好,还自觉做了贡献。

图利谋益是每个人都会有的想法,但很明显,月光一族做过头了。

天河觉得月光一族的做法不合适,但现在他无权干涉。

可收集来的情报上,月光一族做的可不止是残害逼迫威胁同祖同宗那么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