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公卿阶级

  • 我在火影里玩英魂RPG
  • 清晨的微风轻轻吹
  • 2046字
  • 2022-04-17 20:05:00

最后是突击队,没什么好说的了,就按照原本忍者这个职业的来也差不多,暂时不对外征兵,而是从暗部这个特殊部门里挑人进去,主要是暗部人太多了。

无非就是高机动性,侦查与反侦查,突袭与奇袭等方面。

天河是打算把这支部队当做奇兵用,上能战术穿插迂回,下能斩首敌军首脑,远可利用高机动特性增援,近可布置陷阱埋伏敌军。

总之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主力军则依然是虎贲军。

陷阵营因查克拉甲胄的缘故可以当做一张王牌,用于强攻。

唯一的遗憾就是远程输出的部队。

弩箭在忍界貌似并不合适,对付小小下忍还行,中忍以上除非偷袭放冷箭,不然很难有太大的作用。

除非是用查克拉矿石打造箭矢,能吸收忍术查克拉,完全避免射出去的箭矢被忍术摧毁。

但这未免有些太过于奢侈了。

如果将忍者比作法师的话,那么忍术就是法术,而能吸收查克拉的查克拉甲胄则是有魔免buff的防具,用查克拉矿石打造的兵器则是有着破魔效果的武器。

仿佛就像是专门克制忍者的一样。

虽然弩箭不行,那热兵器呢?枪械大炮呢?

如果子弹是由查克拉矿石打造的,那行不行得通?

答案是肯定的。

想到这个可能,天河就绞尽脑汁的将关于火药、枪械还有热兵器的概念灌输进科研部里,让千手扉间根本停不下来。

反正千手扉间是没听说过小小的花生米能杀人的东西。

但作为一个科研大佬,他也有这好奇心,甚至比一般人高多了,一下子就被天河所描述的情景给吸引住了。

直接投入比以往还要热情的态度,都有些走火入魔了,让漩涡水户都忍不住跑来找天河抱怨,说什么能不能体谅一下老人家?再这么下去还得了?

这是我小叔子啊,不是你的工具人啊喂!

......

征兵如荼如火般举行,也吸引到了一众家族的目光。

他们大多数人也不复以往的漠视态度,自从火影带领部队与雾隐一战之后,他们就知道,火影练兵有一手的。

原本木叶的守备力量大头虽然是那些平民势力出身的下忍,但实力占比最高的还是家族出身的。

而现在火影不带他们玩了,自己搞了一支队伍,从头到尾都是新的,连成立时间都不长,战斗力却比他们这些家族联合起来的还要高。

你说他们坐不坐得住?

纷纷派家族成员或亲自行动来火影大楼找天河,不是想要塞人进去,就是想要抱大腿。

如日向这等大族都派人过来了,宇智波也有,但宇智波其实并不慌,他们先前就与火影因律法有了接触,还因警卫部改革好感剧增,隐有称臣之势。

上一个服的人还是千手柱间,现任火影能算半个。

......

火之国大都会,神之眼组织临时会议中心。

“首领,物资又告罄了,缺口实在是太大了。”

阴暗的会议室里,几个人围坐在一起,其中一个面露难色的人开口道。

他是神之眼组织里管后勤的,最近因为得到了大名的许可,他们组织疯狂扩张,结果就是导致资源使用的太快,库存又得跑老鼠了。

“再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

在他的旁边,一个留着三撇胡须,眼眶凹陷,塌鼻梁小眼睛,说话间还露出一口黄牙,内里外头展现出不是一般猥琐的气质,活脱脱的一副早死反派相。

“老鼠说的对,首领,现在能不能执行那个计划了?”

在那贼眉鼠眼,被称为老鼠的旁边忽然出声说道。

见此,老鼠的眼睛一亮,也是快速开口说道:“没错!请首领下令!”

而在他的旁边,那个平平无奇管着后勤的人见状,对着老鼠给了一个厌恶加鄙夷的表情。

他知道,这个有着“老鼠”外号的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人,先不说他那什么罪孽深重的事了,先说老鼠那各种铺张浪费钱财和粮草就能让他恨透了。

要不是他打不过老鼠,不然早就找个机会干掉了,省的得在这闹心。

坐在主位上的人,正是启源。

只见她并未做声,沉默不语。

片刻后,她拿起放在桌上的资源情况报告单,仔细阅读了一番。

确实是如她预言出来的情况别无二致。

刚才她不说话,正是在预测未来,想要知道后面计划执行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

但因为涉及的方面太多,无法准确的定位,导致得到的未来比较模糊,还断断续续的。

缩小范围的话又不太准确,而且得到的信息量较少,没多大用,无法对计划形成阻碍,所以她才没有这么做。

“影,你去把太政大臣给干掉,记得将留下的痕迹推向他的左大臣身上。”

“...是,首领!”

虽然众人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做掉太政大臣,这不是个荣誉官职吗?

但后面是左大臣三字一出,他们顿时就明白了。

太政大臣在火之国是四大长官,其余分别是左右大臣和内大臣,他们都是公卿阶级的。

在火之国太政大臣是名誉官职,政治首脑并不是太政大臣,而是其的第一副手:左大臣。

而这届朝臣里,太政大臣的孙子结婚时被左大臣的儿子给劫婚了,硬生生的抢走了,至此二人结了梁子。

后面左大臣的儿子仿佛是要盯死太政大臣的孙子一样,疯狂找麻烦,这里刁难一下,那里羞辱一下。

太政大臣的孙子忍无可忍,结果他在一个酒楼里,让人给打了一顿,没死,但残了。

这下好了,政坛上左大臣天天搞太政大臣,政坛外太政大臣的孙子也天天被搞,这次伤残就一下子成为了引爆炸药桶的引火线了。

二人之间的梁子越来越大,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了,现在目前因为上次被大名插手制止后,就等一个机会,一个爆发出来的机会。

说完这句话后,启源偏头看向旁边从头到尾都在低头缄言的红发女子,想了想刚才得到的预言片段:

“火雁,你五日后,去左大臣家中,来一把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