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劳役

  • 我在火影里玩英魂RPG
  • 清晨的微风轻轻吹
  • 2026字
  • 2022-04-03 21:59:23

水之国西北方无名小岛。

一处看起了不是一般简陋的临时营帐里,传出几声争执。

“不可能,我雾隐不可能答应的!”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头大声说道。

他满脸通红,气喘呼呼的,一副下一秒就要去世的模样,看的周围人担心不已。

“那这么说,你们的水影不想要了?”天河笑眯眯的说道。

他对这个答案并不感到意外,谈判嘛,就得狮子大开口,然后慢慢谈。

更何况他本意就是敲雾隐竹杠。

闻言,雾隐代表的老头更加气了,伸出手颤颤巍巍的指着天河,吹胡子瞪眼的,看的周围雾隐的人一阵紧张。

其中两个更是上前一步,一个拉着老头低声劝道,另一个则轻拍老头后背顺气。

生怕老头下一秒就去净土报道。

雾隐这边的人都有点后悔了,就不应该让这老头做代表。

“快点决定哦,不然...”天河停顿片刻,取出一把长剑,对着长剑吹了吹上面并不存在的灰尘。

嚣张跋扈的样子牢牢的印在雾隐的脑海里,怎么也去不掉,看的他们咬牙切齿。

“你威胁雾隐?”老头嗖的一下拍桌站起身,身旁的两人眼角直条,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那蠢货水影,就送给你们了!”

此话一出,技惊四座,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吓到了。

老头后面默不作声的一个独眼男人看不下去了,快不上前一把捂住老头的嘴,然后示意其他人将他带出去。

“抱歉各位,这老家伙上了年纪了,脑子不好使,一直在胡言乱语,冲撞了各位,十分抱歉!”

独眼男人说完,躬身行礼,诚意十足。

见此,天河回过神来,投去质疑的目光问道:“雾隐的情况很不好吧?”

“怎么连个真正能做主的人都没有?”

独眼男人轻咳一声,指着自己说道:“在下雾隐上忍班班长,我想我足以代表雾隐。”

其余雾隐接连点头,作证其属实是上忍班班长。

天河点点头,说道:“那好,我刚才说的,你可听见了?”

独眼男人忽然裂开大嘴一笑,说道:“火影大人欺我没有见识?就刚才所说的条件,怎么可能会有人答应?”

天河摸着下巴,并未作答,而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独眼男人。

独眼男人被看的心里发毛,直皱眉头,内心渐渐不悦。

这火影怎么这么没有礼数?

正当他要出声之际,火影忽然大笑两声,说道:“好!今天的谈判就此结束,也到饭点了,回去吃饭!”

留下一群一脸懵逼的雾隐们,面面相觑。

回到虎贲军营地里,天河直摆头。

今天的结果在意料之中,但换人了却在意料之外。

可不影响接下来的行动。

雾隐整体的实力并不高,但作为五大忍村之一,比那些阿猫阿狗的小忍村强多了,水影带去的八百部队并不是雾隐的全部。

也就是说,雾隐还想打,那是真的能打。

可木叶打不下去了,除非天河让千手扉间集结部队,派兵过来。

不然以只剩三百多的虎贲军士兵,怎么在水之国本土附近跟雾隐们碰一碰?

用游戏的话讲,雾隐人家有本土加成呢,还有地形优势。

一来到水之国附近,天河就感受到了那密集的水汽,水遁忍术在这里的增幅可不是一星半点。

他本人又没强到宇智波斑的那种程度,一个人单挑整个忍村他做不到。

还有比较好笑的一点是,因为他不懂谈判,他上来就是一个小目标,没有就不放人。

雾隐怎么可能会答应?

这不明摆着坑钱的吗?

现在的物价不像太子的那个时候,一个小目标,把雾隐卖了都没这么多。

作为万年垫底的村子,跟风、土、雷这三国差不多,国土基本上都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根本不像火之国那样。

雾隐很穷,只比砂隐强一点罢了。

除了这一个小目标以外,天河还有着其他的条件。

俘虏水影以外,还俘虏了近两百的雾隐,现在全部都在涡之国这边封印了查克拉,受涡潮村忍者看押呢。

说实话,天河其实不是很想放这两百人回去的,放回去了也没几个钱,跟水影比根本没得比。

两百个俘虏里,大部分都是下忍,下忍根本不值钱,更何况还是雾隐的下忍,炮灰中的炮灰。

那留着干什么用?

劳役!

一些重活,比较废人的活都可以交给他们来做。

没办法,缺劳动力嘛,木叶的忍者根本不顶用,人太少,需求太大。

前文说过,忍者是无法用一些五遁忍术种田,但不代表忍者不是劳动力。

以查克拉的特异性,超凡性质,给予了他们远超普通人的劳动力。

一个忍者干的活,可以顶普通人几倍甚至十倍以上!

还有就是事无绝对,像释放出元素忍术,过一段时间会消失等等,无所谓的,因为物质界被改变了,可不会恢复原样。

就比如某些土遁,改变了土里的情况,再比如火遁烧什么东西,烧没了就没了。

还有像是威力强大的忍术,凿山之类的,都能做到,还不会恢复原样。

所以说,准确的来讲,不是忍术不能种田,而是水遁这种术不能用于浇灌,因为水在没有了查克拉之后会消散,就跟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完全消失。

具有时限性的忍术不能用于种田。

而能改变物质的忍村才能用于种田。

所以,天河很馋忍者的劳动力啊。

怀抱着一声令下,十万忍者去种田的梦,天河缓缓入睡。

翌日,憋了一肚子火的独眼男人带着一副写满“不爽”的表情踏入谈判的营帐里。

“如果火影大人依然是昨天的条件,那么就请回吧,我们雾隐不怕战争!”

独眼男人黑着脸说道。

天河见此连忙摆手,嘴上说道:“不不不,我们木叶诚意十足,就看雾隐有没有想要谈下去的心。”

确实,天河是真的想让雾隐赎回水影,而不是砸在他手里。

闻言,雾隐一方脸色更加难看了,只见独眼男人咬咬牙,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