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萌面刑警之第三者(下)
  • 萌面刑警
  • 婴宁应宁
  • 6170字
  • 2022-01-10 16:45:26

9

攸默晚上的时候叫了童岩,事由是:陪他看电视。

童岩有点不爽,“两个大老爷们一起看什么电视啊?我要带幺记者去吃西餐。”

“幺娆今天要加班,不会理你的,你就乖乖陪着我吧。”

当童岩在视频会议室见到攸默,发现陪他看电视又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加班时,发出一声哀嚎。

两个人就着两盒泡面,一起看了杨轩业的采访。说到杨轩业的隐疾时,攸默指着投影,“看他,脸色变红,两手交叉,身体动作表示,他虽然痛苦,但没有撒谎。”

“这么说,这个渣男还是个心有苦衷的大暖男?”

攸默点点头,“至少他在屏幕面前没有撒谎,而且你想,为什么三个女孩对他念念不忘?他性格上肯定特别体贴。”

“不是三个,小涵,大美,这是两个啊。”

“等等,他刚才说的是,三段感情!”

这么说,还有一段感情被隐藏了?

攸默的眼睛大了。

电话响起来,是网管处的警察。

“攸队,网上发帖人的IP我们查到了,是用手机发的,位置是在卖场8楼的健身房,机主名字叫齐鹤。”

第二个电话是幺记者,拨过去却没有人接。

齐鹤,这不是董小涵的闺蜜吗?

攸默觉得什么隐隐不对,但环环相扣里,缺少了一环,他连不上。

童岩也在看手机,“头儿,幺娆给我发了微信,我要去约会了!”

打开微信,幺娆写的是:“杨轩业说,他的感情里遇见过三个疯子,我认为我们不知道的那第三段感情,可能有问题。”

“第三段感情?”

攸默飞速地想:“六年前遇到董小涵,半年前遇见刘大美,第三个人,第三个人,第三个人……”

童岩满脑子都是约会,“头儿,我明天早晨要去晨跑,给幺娆送早饭,怎么样,暖不暖?”

“健身!”攸默脱口而出。

“什么?”

“杨轩业是在健身教练那里遇见的董小涵,董小涵的闺蜜齐鹤,就是那个健身教练!”

“那又怎么样?”童岩没有跟上攸默的思路。

“齐鹤,她的名字的首字母,就是Q!那条手链,天啊,我要给幺娆打电话,我和你沟通太难了!”

电话就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幺娆。

攸默按下了接听,“喂?”

轰!手机里一阵响,没人说话。

攸默脸色变了,不好,幺娆有危险!

10

卖场已经关门,但楼上的KTV和电影院经营至深夜。从侧门上楼,走货梯,可以直达顶层。

齐鹤在八楼的健身中心工作了十年,对这些了如指掌。

她牵着幺娆,一直走到了顶层天台。

幺娆没想到一个女人,力气竟然这么大。她轻松地就卸了幺娆的胳膊,封了嘴,一把匕首抵在腰上,幺娆只能服从。

齐鹤在天台上画了一个圈,命令幺娆坐进去。

齐鹤看了看手表,十一点四十,时间还早。

她的刀架在幺娆的脸上,声音不大,但很尖锐,“那天你救下那个董小涵的时候,没想到会有今天吧?午夜十二点,会有人来救你吗?呵呵,你坏了我的好事,就不能怪我了。”

幺娆心里计算,十二点,还有多久啊,这地方大半夜的,人影没有一个,完了完了,这回是要死在这儿了。

齐鹤也是这么想的,她伸手撕下了幺娆嘴上的胶带,“大记者,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杨轩业的健身教练,也是他的第一个女友,之后他遇到了董小涵。”

“对,难怪你能救下小涵,你很聪明。”

“我又没抢你的男友,你绑我做什么?”

“要不是你,董小涵已经死了,轩业也会回到我身边了,你坏了我的大事。”

“你的大事?”

“大记者,今天是满月,满月和太阳一样。如果再不动手,我就没机会了。”

幺娆想起小涵要跳楼的时候,说起的诅咒,“这个圈中割腕的诅咒,是你告诉董小涵的!”

齐鹤笑了,“当然是我,用生死圈中的血祭天,把我和轩业的护身符烧掉,我们就是生生世世的夫妻。我本来把我和轩业的护身符都给了小涵,想用她来祭天的。”

“你骗了她?她跳楼之后,第一个想起来的人,能陪她能告诉她一切的人,是你,可是你却想要她的命。”

“我和小涵,是从小在一起玩的闺蜜,可是她把杨轩业从我身边夺走,两个人相处了六年。这六年,每天对于我都是折磨,我忍了下来。可他并没有像他说的那样娶她,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说他还爱我。我不让她们死,怎么才能和轩业在一起?”

幺娆有意拖延时间,“她们?我知道了,是董小涵还有刘大美,可是深夜,刘大美怎么会让你进门?”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还自以为什么都知道,和杨轩业一样,蠢得很。”

“你什么意思?”

“刘大美是一个白富美,她身边什么样的追求者没有,她为什么会嫁给一个像杨轩业这样普普通通的屌丝?另外,你知道她为什么爱健身吗?”

幺娆摇头,猜不出齐鹤要说什么。

“从她闪婚嫁给杨轩业,我就想不通这其中的奥秘,恰好她也在我的健身房健身,我就毛遂自荐,成为了她的私教。一节课,我就明白了,原因就是,刘大美根本不喜欢男人。她嫁给杨轩业,不过是做给催婚的家人和身边人看罢了。

“结婚之后,他也发现了这点,可是刘大美根本就不想离婚。他多次找我,他说如果结束了这段婚姻,他就娶我……我身材很好,勾引刘大美毫不费力。她告诉我,她老公出差了,让我过去找她。小涵在医院里睡得很沉,我看完电视剧出去时,她根本就不知道。

“说实话,我下手之前有点犹豫,她转过身,我一咬牙,拿着准备好的哑铃,对着她的后脑砸了下去……就一下,她就死了,杀人真的很容易。只是我从她家出来之后,却害怕得了不得,总觉得身后有人,只得去酒吧灌酒。要不是你阻止,杀小涵更容易,可感情要是也这么容易,就好了。”

十一点五十五分,女疯子把刀放在了幺娆的手腕上,“还有五分钟了,大记者,你不该救小涵的,要是她也死了,他总会回到我身边的。可是现在,我只能靠你来祭天了。”齐鹤诡异地笑着,继续说,“等我们生生世世成为夫妻之后,我会问问阴阳师,怎么能从这个圈里放出你来。”

幺娆眼睁睁看着刀就架在手腕上,胳膊都被卸了,自己一点力气也没有,心里混乱一片。

“如果那天我没有站出来救人呢?不,幺娆,你做得没有错,没有错。”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周围一片漆黑,远处似乎有一闪一闪的亮光,这,就是世界最后的样子吗?幺娆闭上了眼睛,前男友、他的婚礼、那把西瓜刀,在脑袋里转过。

“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清晰的声音,划破了黑夜。

幺娆猛地睁开眼睛,就看见了之前并不想看见的那张萌脸,依旧是面无表情。

他穿着整齐的警服,一只手上拿着枪。

幺娆看着攸默,攸默也看着幺娆。

“谁也不能阻止我,你这个小屁孩更不能!”

齐鹤将手中符点火,拿刀就要往幺娆身上来,攸默砰地一枪,打落了齐鹤手中的刀。就这个时候,幺娆用头用力地撞向齐鹤,整个人滚了出去。

没有一点缓冲,齐鹤看着快要燃尽的符,毫不犹豫地纵身跳下,只听见楼下砰的一声。

攸默放下枪,扶起旁边的幺娆,手上传来的踏实感让幺娆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是得救了。

“谢谢你,攸队。”这次,幺娆是真心的。

但攸默只是说:“要谢,就谢手机定位吧,我不过是证明警察的方式是最安全而有效的。”

幺娆知道不仅是定位,手机半路就被扔了出去,攸默猜出了疯子的目的地,这才及时赶到,救下了自己。

救护车赶来的时候,齐鹤早就没有了呼吸。

等等,这是什么?

齐鹤的手上,系着一条手链,红色的绳,绳上拴着一个白色瓷的招财猫和一个小银片,银片是一个字母,D。

攸默的轻松感一瞬间全都消失了,他深深皱起了眉头,“错了,这一切全错了,不是齐鹤,不是她!”

11

“如果你现在说出真相,我仍然算你自首。”

攸默面前坐着的,是依旧穿着白裙子的董小涵,但她只是看着攸默,轻轻地摇摇头,“我不知道你要我说什么。”

攸默的萌脸变红了,“我答应一个人,所以我给你三分钟时间,这三分钟结束,就轮到我说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但董小涵什么也没有说。

攸默长叹了一口气。

“齐鹤亲口承认她杀了刘大美,之后,为了完成她的血祭,她从天台跳了下去。本来都以为这就结案了,可是,这个案子里仍然存在很多疑点。”

董小涵抬起头。

攸默继续说下去,“齐鹤说,她看完电视剧就去了刘大美家,时间不超过十点,而刘大美的死亡时间在十一点之后。另外,她说,她从刘大美的身后,只一下,就打死了她,但尸检显示,刘大美死的时候,遭到了长时间的击打。而且齐鹤她杀完人之后,转身就跑去了酒吧,而我们看到的现场,收拾得整整齐齐。”

董小涵竟然笑了一下,“齐鹤是个颠三倒四的人,她说的话,有什么可信度?”

“就算她说的不可信,东西是不会撒谎的。现场刘大美紧紧攥住了一个手链,手链并不值钱,不属于习惯买奢侈品的死者。而且她攥得那么紧,应该是属于凶手的东西。这个手链上面有一个字母,Q。”

攸默抬头看董小涵,董小涵低下头去,“齐鹤的首字母就是Q啊,你们警察,不会连这个都猜不出吧?”

“我们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人证、物证都在,本应该结案了。可是,我在齐鹤的手上发现了另一条手链,上面的字母是D,手链依旧不新,看上去戴了很多年。如果这条手链才是她的,那写着Q的手链是谁的呢?我听说,初中的女孩子,喜欢交换手链这样的小把戏。”

董小涵的脸色变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仅凭一条手链,就想胡乱诬陷人吗?我根本就不认识刘大美,我和杨轩业也已经分手了,你们凭什么怀疑我?”

攸默看着董小涵,好长一段时间,才说话,“董小涵,那条手链上,有血迹,DNA,你抵赖不了的。”

“不可能!”

“是,我知道,在现场,你很小心,没有流血,但在那之前,你在天台上表演割腕,难道不记得了吗?在现场,我就推断,凶手是女性,独居,身高不超过165CM,只是我没想到,凶手是两个人,两个同样独居,身高不超过165CM的女性。

“那天晚上,齐鹤趁着你装睡时出门,在刘大美家,她用哑铃在刘大美的后脑上狠狠一击,之后她仓皇离开了。我猜,那个时候,刘大美只是昏了过去,并没有死。之后你来的时候,刘大美已经转醒,所以她死死抓住了你的手链,那是你和齐鹤交换的手链,所以你将错就错,把手链留在了现场。

“之后,你清理了刘大美家的所有痕迹,中间你因为之前失血,又消耗了大量体力,差点晕倒,于是还在她家的床上躺了一会儿,这才带着哑铃挣扎着离开。接着你回了医院,齐鹤在酒吧喝酒直到天亮,她以为你一直没有出去过,我说得没错吧?”

董小涵看着攸默,半晌,终于说:“是,她命还挺硬,我去的时候,她拉着我的手求我。她说‘我求求你,别杀我,要什么我都答应’。齐鹤一直以为人是她杀的呢,吓得都不敢出门,她就是不跳下去也活不了多久了。呵呵,她们都太傻。警官,是,人是我杀的,我恨她们,我认罪,行了吧?”

攸默叹了口气,“董小涵,有人让我告诉你,杀人罪和被教唆杀人罪,是不一样的,你明白吗?”

董小涵蓦地睁大眼睛,“你什么意思?我杀了人,我认罪,你还想怎么样?”

“董小涵,你怎么知道齐鹤没能杀死刘大美呢?你并不认识刘大美,那你是怎么找到并且进入刘大美家中的呢?”

董小涵猛烈地摇头,“我承认杀人,别的我无话可说,你们要怎么样,刑讯逼供吗?”

攸默摇头,“我们不会的,只是觉得有点可惜。”

攸默打开了监控设备,画面里,童岩在询问另一个人,董小涵一个激灵。

那个人,是杨轩业。

12

童岩问:“杨先生,我们找到了杀害你妻子的凶手,这个人你也认识。”

杨轩业依然是文质彬彬的样子,“我听说了,她跳楼了,很遗憾,我曾经是爱过她的,真的。”

童岩笑了,“你爱过谁,哥们儿我一点也不关心,但我要告诉你,凶手不是齐鹤,是董小涵。”

杨轩业神情有点狼狈,掩饰不住地惊讶,但他极力克制了自己,很快恢复了常态,“董小涵?你们确定?”

童岩点点头,“证据确凿。”

杨轩业声音没有发抖,“哦,她还真是个疯子啊,跳楼不成,就要杀人。”

“故意杀人,且情节恶劣,她会是死刑。”

杨轩业点点头,“杀了她,我妻子在地下也算是安宁了。”

童岩看着杨轩业,“杨先生没有别的想说的吗?她杀人毕竟也是和感情有关。”

杨轩业竟然笑了,“我只能说,我以后再交女朋友,一定要慎重了,要远离这样的疯子。”

另一间屋子里的董小涵,看到了杨轩业说的一切,眼泪汹涌而出,她凄厉地大喊:“杨轩业,你个王八蛋,我去你大爷的!你根本还是最爱你自己!这一切,明明是我们商量好的!”

13

“我和杨轩业谈了六年恋爱,迟迟没有结婚,因为我们都买不起房子。我们两人家里都没什么钱,挣的除了房租和花销,什么也攒不下。可这城市的房价,却一天一个价,我们根本就买不起。

“杨轩业是好面子的人,他不愿意这辈子就在出租屋里度过,直到有一天,他认识了刘大美。刘大美开着敞篷的福特野马,穿短款的机车服,短发,是一个白富美。她说,只要她和杨轩业结婚三年,就给我们二十万作为补偿。杨轩业和我说,有了这二十万,我们就能交得了首付了。

“可是这二十万挣得并不容易,刘大美脾气不好,更是要求我和杨轩业再不能见面。为此,我们特意买了小号,偷偷和对方联系。直到有一天,杨轩业和我说,他有了好主意。他说,只要骗齐鹤杀了刘大美,车子、房子,就都是我们的了。

“齐鹤喜欢杨轩业,这事我一直都知道,可我不觉得她会为了杨轩业而杀人。杨轩业说他有办法,他给她设下了让我在天台跳楼的计策,我装作中计,在天台上割腕。齐鹤信以为真,她以为杀了刘大美,杨轩业就会带着继承来的房子和车娶她。

“但她太没用,我不可能死,她那一下也只让刘大美昏了过去。醒来之后,刘大美挣扎着,给杨轩业打了电话。杨轩业慌了神,他全程指导我用备用钥匙,去彻底杀了刘大美,再打扫了所有的痕迹。

“齐鹤到死都不知道,她不过是我和杨轩业手里的棋子,可是说到底,我不过也是杨轩业手里的棋子吧。”董小涵掩饰不住地落寞,“我还以为,我们六年的感情,我和别人不一样。”

攸默看着董小涵,“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的作案是杨轩业教唆的?”

董小涵突然笑了起来,笑声回荡在整个屋子,脸都已经扭曲变形,“当然有,事情之后,他让我销毁了专门和他联系的手机,但是我没有,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销毁吗?”

眼泪从董小涵的脸上留下来,“我以为,这是我们爱的纪念。”

根据董小涵的指示,在健身房董小涵的柜子里,攸默轻松找到了那个手机,还有作案的哑铃。

杨轩业和董小涵的证据确凿,将转移到看守所。

被送往看守所前,董小涵看着攸默,说道:“替我转告那个记者,我对不起她,她不该救我的。”

攸默摇摇头,“她从不后悔救你,而且就是她让我留给你那三分钟,她以为你会自首的。”

董小涵摇头,“她爱得清醒,可是我,爱得糊涂。”

14

路旁咖啡馆,咖啡豆的香气,加上三明治的味道,三个人的脸上都有阳光。

攸默转达了董小涵的话给幺娆。

幺娆想了想,“救人我永远也不后悔,只是‘杀人罪和被教唆杀人罪是不一样的’这话并不是我说的啊。”

攸默点点头,“这句话是我要告诉她的。”

“啊?为什么?”

“我知道她不是一个人犯罪,这里面有很多疑点都显示,她有同伙。可杨轩业拒不认罪,他有不在场证明,现场没有任何证据,他的手机也早就换了,如果董小涵不指认他,交代证据的话,我们没办法指认杨轩业,我不能让任何一个罪犯逃脱法网。”

幺娆恍然大悟,“佩服,佩服。”

攸默一笑,“幺记者被绑架时的镇定,我也很佩服,我欢迎你到我们单位来做那档法制节目。”

“真的?太好了!两位坐,这家店是我朋友开的,我去帮她一下。”

老板娘林筱竹和幺娆一起端来了咖啡和蛋糕,香气四溢,拉花依旧精致到无可挑剔。

童岩的咖啡拉花依然是帅气的侧影,幺娆的咖啡里拉花永远是海洋之星的形状。

攸默的拉花就很奇怪,是一朵花,可是这花,各个角都不对称,丑出了新意。

童岩乐到颤抖,“哈哈哈,队长,这绝对是你的真实写照,看看我的侧影,看看,看看!”

攸默别过了脸去。

林筱竹的咖啡里没有拉花,她也端着杯子坐过来。

“老板娘,你这么厉害,这花是故意做成这样的吧?”

林筱竹一笑,幺娆红了脸,在桌子底下踢筱竹的腿。

老板娘配合地点头,“是啊,这个花是我初次学的,献丑了。”

攸默惊讶于这么厚脸皮的记者也会脸红,他轻轻喝了一口咖啡,慢慢道:“谢谢老板娘,我很喜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