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到丛林
  • 大酋长系统
  • 星空没有云
  • 3425字
  • 2022-05-15 19:50:30

丛林的深处,四处都是危险,有毒的或没毒的,能动的或不能动的。吴崖紧紧地握着一根林中折的棍子,小心翼翼拨开身前茂密的藤蔓植物。每走几步,就会停下来细心聆听周围的声音。林间不时响起的鸟叫声,虫子悉悉索索。吴崖神经紧绷,一刻也不敢大意。

来到这里已经三天了,从最开始的崩溃,到后来的破罐子破摔,摔到现在,吴崖求生的欲/望战胜了恐惧,他想一定要冲出这丛林。站在一个小丘陵之上,放眼远处,乃是葱葱郁郁的平原,虽然还有许多灌木和小坡,但已经是变得极为开阔了。

远处的山脉和原野,依旧荒无人烟,昭示着发生的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就是吴崖已经穿越到了不知多少年前的原始社会,想要回去,断无可能。

吴崖苦笑一声,想起以前看的那些穿越小说,不是穿越到古代就是穿越的异界,虎躯一震,王霸之气一漏各种小弟纷纷拜倒,无数美女投怀送抱,自己这是到了哪里?周围全是树木,原始社会,石器时代?我这白白胖胖的,放到野人眼里那就是绝对的美餐!

想到这里,吴崖心里却道一声不好,咱虽然是五讲四美,但有一个坏毛病,那就是说什么坏事,他都会发生,说一个准一个!

张大娘家晒腌菜,吴崖说你这不怕下雨?吴崖没走三步,天边飘来乌黑的云朵,连下三天,张大娘的腌菜直接改做了酸菜。

李老爹家里贴菜秧,吴崖就嘀咕,这出大太阳就完了,全都晒没了。中午饭还没吃,电视台就发布高温预警,三十八度高温,连着五六天。李老爹的菜秧反而成了腌菜。

自打那时候起,每逢送灶神那天,家家户户便买糖到吴崖家里,美其名曰熟络熟络近邻。

想到这个,吴崖摇了摇头,忽然,他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嗯?这难道是香蕉?”

这几天下来,他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四肢无力,二目无神,唯有鼻子还算灵敏。

“这个,味道不会错,这是香蕉的味道!”

食物的芳香激发起了他最后的力量,吴崖四处搜寻起来,天无绝人之路,没一会儿,吴崖见远处一个小山坡上,矗立着一颗香蕉树。吴崖顿时大喜,连滚带爬跑了过去,狼吞虎咽好一阵,又休息了一会儿。

恢复了力气后,吴崖心道:天不亡我,岂能自弃?

这时,吴崖听到了一个河流的响声。以前饿的时候,各种感官都被不同程度的降低了,知道吃了这顿香蕉餐之后,吴崖的听觉才重新恢复。有了河流,就能找到水源和食物了,必须要看一看,走上香蕉小坡的顶上,放眼一看,远处一条大河滔滔而过。此时,吴崖心中浮现出一个疑问,这么大的河,我这是到了什么地方?

可就在这时,吴崖看见波光粼粼的河面之上,似乎划过来了几个猪皮筏子,不是正对着来的,而是从河流的上游斜着流下来的。吴崖惊了,荒芜人烟还好,遇到了语言不通的原始人才是真的糟糕了。

吴崖想惹不起我还躲得起呢,正欲转身走的时候,脑海中一个特别冰冷的电子声响了起来:“叮!系统任务:收服这些原始人;奖励:抽奖一次和忠实的仆人一个。”听到这个声音,吴崖脸色顿时就黑了,不过这声音发布的东西他不敢不听。

和每个穿越者类似,吴崖穿越到这鸟不拉屎地史前时代,也是带着金手指来的,也就是一个自称“大酋长系统”的辅助系统,功能很强大,但吴崖现在还不知道如何使用。前几次抗争,都被它的杨氏电击法给弄得投降了。

反抗是不可能反抗的,可收服这些原始人,谈何容易?别说收服了,自己这小身板,能不能安全靠近他们也还是个麻烦呢。

不过,大酋长系统第一次被激活,就给了吴崖一个宝贝,那就是一个可以随身携带,可大可小的神矛,说是百步之内,指谁打谁,但一天只能用一次。有了这种宝贝在手里,吴崖倒是有了一点保命的信心,可就一根矛,怎么用才能收服这些原始人呢?

正在吴崖想办法的时候,那些原始人已经划到了河岸上,看样子,渡河已经将他们的力气耗光了。一般来说,这种大河渡过一次是十分危险的,也不知道什么事情让他们敢于冒这么大风险横渡大河。只见原始人中,有男有女,还有几个骨瘦如柴的小孩,但却不见一个老人。只见原始人十分惶恐无助的坐在地上,偶尔也打看一下周围的环境。

此时,吴崖也重新回到了河岸边的小坡之上,趴在地上,掩藏在小草丛中注视着原始人的一举一动。大概半个小时过去,吴崖束手无策之际,忽然有了异动。

那些原始人纷纷站了起来,将小孩护在身后,成年男女,都拿起了随身携带的武器,或者是石矛或者随地捡一块石头,面对着一个方向。吴崖顺着他们的眼睛看过去,只见一只庞然大物出现在了河岸边——鳄鱼!

鳄鱼这种生物,对于只有石造武器的原始人,几乎是碾压性的。虽然这么这个部落的人又三十多个,但不见得是这个鳄鱼的对手。但吴崖却大喜起来,这个鳄鱼来的好,收服他们的机会来了。

一开始,吴崖知道要利用自己的神器立威,但这个威立则立矣,只能让人望而生畏,不能让人感恩在心。而现在,在这些个原始人非常危险的时候,如果能够杀鳄鱼立威,还能给这些原始人救命之恩。恩威并施,方能服众。

可吴崖也知道,这样冒然出去,起到的效果不大。他压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心中意念一动,手上便出现了一根利矛,看起来朴素至极,但有一种莫名之威力。

吴崖考虑的时候,那些原始人也开始慢慢后退起来,而鳄鱼显然是不肯放过这到了眼前的大餐,也是慢慢跟进。只不过,这么多个两腿猎物,它还没选中自己想吃的那个。

那些原始人中,一个看起来比较有威望也强壮一些的人站了出来,把所有人护在后面,可鳄鱼也看到了这个人似乎最为“肥美”。

陡然之间,鳄鱼扭动着闪电般的向前飞跑起来,这速度一点也不和它那个巨大的身体相匹配。到了跟前,一下飞扑起来,带着如山峦一般的气势向前压去。

那个强壮的原始人大惊,将石矛立在自己身前,想要借助鳄鱼自身的冲击力刺穿它。可鳄鱼也成精了似的,身子一扭,一摆,避开了那个矛头,顺便将原始人拍在地上。那人受此重击,躺在地上没缓过气,晕厥过去。霎时间,原始人慌乱起来,急忙将自己手中的石块或者石矛投出去,可是这些武器对鳄鱼来说,不过是挠痒痒一般。

只见鳄鱼十分惬意地摇摇头,摆摆尾巴,任由那些石头砸在自己身上,鳄鱼不饿,还饶有兴趣地看了看剩下那些人,眼神之中仿佛尽是不屑。原始人当真害怕起来,两股战栗,几欲夺路而逃。但他们脑海中有一个十分重要地思想,那就是只有团队才能生活,所以还留在原地,和鳄鱼对峙。

吴崖心道,时机到了!

他站了起来,出现在了小坡上面,拿着神矛一步一步走向前去,因为这个神矛需要在百步以内才有用。此时,太阳西沉,正好是在吴崖地背面,吴崖举着神矛,仿佛天神下凡一般。原始人纷纷侧目过来,鳄鱼也察觉到了不妙,转过头来。

“咳咳……”吴崖在掂了掂神矛,在手心上吐了口水,盯着鳄鱼,心中一念道:射穿那只鳄鱼的心脏。

刚刚念完,还没等吴崖真正用力,手上的利矛却自己飞射了出去,系统出品,必属精品,矛飞射出去,没来得及让人反应,不偏不倚,唰地一下,正好射穿了鳄鱼的厚皮,扎进了它的心脏。鳄鱼翻滚几下,不到三秒,便失去了生命。

原始人都震惊了,这这这,这还是人吗?在他们眼里,吴崖地投矛不过是轻轻地、十分随意地一投,就能飞这么远,还能扎这么透这么准!这不是人能够做到的,只有传说中地神才能做到!

这是神迹啊,难道是我们的神灵终于显灵了?原始人们纷纷跪下,匍匐在地上,不敢抬头。吴崖走上前来,直接对原始人说了一句:“起来吧,是天神要我来拯救你们的,从此以后我将是你们新的酋长!”

不过吴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话语自动变了一个强调,和以前说的话完全不一样,而且和自己想要真正说的话相比,十分简洁,但说起来和自己的母语一样,没有一点障碍。吴崖想,也许是系统为了原始人听得懂,故意更改的吧。

果然是神显灵了,原始人都开始呼喊起来:

“酋长!酋长!酋长寿!”

原始人几乎已经进入了狂热状态,绝地逢生的喜悦让他们对吴崖产生了无穷的崇敬,而吴崖的思想也一下子被系统的声音吸引了过去,脑海中系统道:。

“叮! 恭喜宿主,任务完成,奖励抽奖一次,请问现在要抽奖吗?”

“暂时不抽奖。”

“奖励忠实的仆从一个,请问现在就要接收吗?”

“仆从就接受吧!”。

一开始,吴崖只听见了系统颁布任务,他知道系统的尿性,不按照它的做,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惩罚呢。可现在,他现在才知道,居然还有一个仆从送了出来,那还不赶紧看看? 哎呀呀,仆从嘛,不知道是什么类型的呢? 女仆?小激动啊……

吴崖心道,如果是这样,那这个系统的奖励还算厚道。话一说完,其左手边便出现了许多光粒,只见光粒慢慢汇聚起来,不一会儿,光粒凝结成为了身体模样,而且越来越凝实。。

忽然一变,一个精壮有加的原始人汉子便出现在了吴崖眼中。

“wc,怎么是男的!”吴崖女仆梦想没了,破口大骂,而这个时候,异变突生,一柄尖锐的石头,挨到了吴崖的脖颈之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