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被服厂任职

李云龙大惊失色,逮着通信员骂道:“狗日的,有这样的吗,打了胜仗还被降级,还有没有天理了。”

“这不是不讲道理嘛。”

一旁的小兵吓傻了,忙说:“这是总部的意思,团长。”整个人低下了头,瑟瑟发抖。

张大彪一个手势,示意小兵退下去。

随后他安慰李云龙:“总部这次确实过分了,打了胜仗还这样。”

“可不是嘛,坂田可不是一般人,这个功劳可不小。”

一旁的张天昊也跳了出来:“这真是不讲道理,哪有这么做领导的。”

“撤职就撤职,让我当营长,连长也行,让我去狗日的棉服厂,当厂长,这不是逼张飞绣花嘛。”

“不行你去找旅长说说情,让他给你说说好话,别让你去棉服厂了。”张天昊接着说。

李云龙无可奈何,他看着张天昊,不好意思说:“小张啊,连累你了,这次你立了大功,干掉坂田联队,准备给你申请大功,怎么着也是一个排长,结果,诶。”

张天昊:“团长,没关系的,只要跟着你,我做小兵都行,我们还要一起打鬼子呢。你快去旅长那里吧。”

李云龙长叹一声,跑去了旅长那里。

386旅指挥室,李云龙急冲冲地走了进来。

“报告”

“进来。”旅长正在指挥室看着地图。

李云龙刚进去,本来气冲冲的,看到旅长后就怂了一半,不敢出声。

旅长看到李云龙后,立马停了下来,脸色都绿了。

指着李云龙的鼻子就骂:“狗日的李云龙,又给老子闯祸,老总电话都打到我这了,老子还挨了一顿骂。”

“我就猜到是你了,果然是你。你个混蛋,战场抗命你也敢干,不要命了。”

李云龙立马怂了起来,笑着说道:“旅长大人,别生气,别生气。”

“俺老李当时也是迫于无奈,战场情况万变,当时也是没有办法。”

李云龙接着说道:“况且俺老李也是有功的,我把坂田联队干掉了,还炸死了坂田,这可是我们旅的大敌人,我还缴获了鬼子的大佐指挥刀。”

说完,便把指挥刀往旅长怀里塞。

旅长不耐烦的推脱到:“滚滚滚,别提你那些功劳,战场抗命,这一条就是死罪,功不抵过。”

“别,别啊,你给咱说说情,你知道,咱老李一项遵纪守法,不敢干坏事。”

“你滚犊子吧,这次可是老总发话,谁也没办法。”

“那你让我干营长,连长都行,怎么着也不能让咱绣花去啊。”李云龙无奈的说道。

“别说我没提醒你,这是老总在锻炼你,你好好去磨练一下心智。”

李云龙无奈的看着老总,想做着最后的努力。

老总又补充道:“别怪我没告诉你,你好好干,后面有你大显身手的时候,要是再一直这样,你就去炊事班背大锅去。”

“你赶快去被服厂报道去,手续都办好了,那边好好干。”旅长最后说道。

李云龙有点失去了耐性:“咱也是有功之人,你们不能这么干,我打了胜仗怎么还能降职。”

“狗日的李云龙,有牢骚去老总那里发去,别来我这。”旅长愤怒地说道。

话已至此,李云龙也垂下了气,无可奈何,只能接受这残酷的事实。

李云龙回去和张大彪,张天昊做个简单的告别,便起身前去被服厂上任了。

临走时,张天昊告诉李云龙:“我们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出来的。”

不得不说,李云龙在新一团治理的还是相当的好,所有人都把李云龙看的很重。

大家都站在外面,给李云龙送行,他们知道李云龙是一个能打硬仗的英雄。

李云龙看到此情此景,心理也是万分感动。他对这支部队也是充满了感情,他告诉所有人:“一定要努力杀鬼子,继续打出新一团的威风。”

“别婆婆妈妈的,一起干了这一杯酒,大家一起多杀鬼子,早日赶走小鬼子。”

干完,李云龙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一旁的张天昊看到后,心理也是万分难过,他想做李云龙的兵。

此时他想到了系统,坂田突围那一次,他干掉了不少小鬼子,还有大佐,中左,他的金币肯定更多了。

于是他看向系统,发现自己已经拥有40金币了,可以更换系统内很多东西了,他可以利用这些东西,来让李云龙官复原职。

话说李云龙离开部队来到被服厂,一路上倒也顺风顺水。

刚到被服厂,便被眼前的场景震撼到了。

后勤部的张部长正站在门口,后面还有一大帮子的人。有男有女。在这里欢迎着自己,李云龙心理很开心。非常温暖。

没办法,坂田联队的消息传播的太快了。李云龙的名气已经响彻晋西北,连RB人也对其仇恨不已。

我军很久没有这种胜利了。

所有人都被这个消息鼓舞到,大家都对李云龙非常有好感。认为他是个大英雄。

李云龙到了的时候,张部长突然说到:“让我们热烈欢迎李厂长来被服厂工作第一天。”

大家纷纷拍手叫好,表现的特别热情。

张部长说道:“李团长,来,我们已经备好了酒菜,虽然寒酸了点,但是保证够了。”

李云龙此时也显得不好意思,没想到大家这么热情,但是棉被厂毕竟不是他所愿意的,所以他内心还是不太高兴的。

酒席上,李云龙和张部长推杯换盏。喝了不少酒,李云龙借着酒劲,向张部长诉说着自己的委屈。

大家听后也都替李云龙感到可惜,却也无可奈何。

李云龙内心很苦闷,他喝着闷酒,一杯接着一杯,他想给自己灌醉,只有睡着了,他才能忘记这种痛苦。

张部长安慰道:“首长不会忘记你的,你肯定会回去的,前线离不开你。”

李云龙不以为然:“不回去,打死也不回去,无缘无故给撸了,还打了胜仗,找谁说理了,我就在这被服厂待一辈子。”

说着,就又一杯接着一杯。两人推心置腹的说道,聊了很晚。

很快,李云龙就不胜酒力,进入了梦乡,等待他的明天,将是如何带领着大家为前线将士们制作足够棉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